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9章

    第19章

    她怎么会在他卧室里?

    傅少钦眼眸里闪过一丝嗜血的寒光。

    和她的婚礼刚结束,他便被傅老太爷傅衡升一个紧急电话叫回去了。

    傅老爷子今年九十六岁,即便从傅氏掌权人位子上退下来快四十年了,可老爷子在傅家仍然是权威的存在。

    就像太上皇。

    一个多月前,傅少钦一举拿下傅氏集团的掌控权,并把所有的隐患都铲除时,傅老爷子对他下过一道命令。

    “钦儿,既然所有的妨碍都被你铲除了,那么留下来的你不要再对他们下死手了,如果你能答应爷爷,爷爷以后绝不过问你的事情。”傅衡升半强迫半恳求的说。

    傅少钦一脸冷郁的回答:“可以!”

    执掌傅氏两个月来,老爷子从没过问过他。

    然而今天,在他和沈湘的婚礼刚结束,都没来得及送母亲回医院,老爷子便紧急召他回去。

    傅少钦以为是老爷子听到了他结婚的风声呢,结果到了老宅才发现,是二姑母家的表弟楚天凌在向老爷子求救。

    “钦儿,你曾答应过我,不会再铲除任何人了。”傅老爷子开口便说道。

    这个庶出的孙儿有多心狠手辣,傅衡升两个月前已经见识过了。

    “四哥......我,我真不知道她是你的女人,我看她穿一堆破烂玩意在工地上搬砖,我还当她是乡下来的小可怜呢......饶了我吧四哥?”楚天凌双腿打颤,牙齿打架,舌头都伸不直了。

    就算把外公搬出来当保命符,楚天凌也不能确定傅少钦不会当场毙了他。

    对傅少钦的女人动歪心思!

    简直是自寻死路。

    傅少钦撸了撸楚天凌的头发:“阿凌,以后多帮姑父姑母打理公司,年纪轻轻的就左拥右抱的,身体迟早会被掏空!”

    表哥的话又冷又肃,楚天凌却听出了赦免的意思。

    他感激的恨不能给傅少钦下跪:“谢谢,谢谢四哥不杀之恩。”

    “钦儿,凌儿口中的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傅老爷子绷着一张脸:“我是不过问你的事,可你也不能什么女人都往家带!你要娶的女人总得带回来让家人看看吧?”

    “那个女人是我妈临终前的一个安慰。”傅少钦如实告诉老爷子。

    “等办了你妈的后事,得把这女人抹干净。”老爷子面无表情的说道。

    “嗯。”傅少钦简短的回答。

    “你奶奶一个多月没见你了,留下来吃顿饭再回去!”老爷子不容商量的语气。

    傅少钦是在吃饭期间接到沈湘发来的短信的,这才想起沈湘还在中餐厅内,随即让助手严宽去接了她。

    却不曾想到,沈湘竟然在他的卧室。

    他的卧室也是起居室,里面连着书房,以及大露台。起居室内机关重重,若擅自闯入随便乱动任何一样东西,动第一下是警告。

    动第二下,是惨死。

    而且,卧室的门设置和寻常的门相反的,陌生人想从外面进来十分容易,一推就进来。

    若想出去就不可能了。

    这叫瓮中捉鳖。

    这个女人对他到底有什么企图?竟然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敢私自闯他的卧室?

    真是每次都刷新他对她的认知。

    傅少钦蹲在沈湘面前,冷彻寒骨的目光看着她。

    沈湘蜷缩在角落里,白天的婚纱还穿在身上,不得不说,这款婚纱和沈湘十分相配,前后浅V领设计勾勒出了她若隐若现的美背,由于太过于清瘦,她背上的蝴蝶骨清晰可见。

    齐耳的短发又将她的脖颈拉的修长玉润的,由于她是半趴在手上的姿势,后脖颈连同露出来的那一抹背部便形成了一道极为优美的弧度。

    而腰节处的X形设计,又将她的腰身收的更显的小腰不赢一握,傅少钦下意识摊开自己的手看了一下,估计两手掐住她的小腰,都还有空余。

    她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托在手背上,就这么眼眸闭着,眼角挂着泪珠睡着了,她睡着的样子不像她醒的时候那么冷静镇定。

    反而更像个惊慌失措无助极了的孩子。

    那滢滢的泪珠,慌乱的睫毛,微蹙的眉头都显示着她的害怕。

    这让傅少钦想起一个多月前那夜,林汐月流露出来的肢体语言,也是这样的。

    无形之间,傅少钦突出的喉结滚了一下。

    忽而想起她并不是林汐月。

    她是个趁他不在家时,闯入他卧室找死的女人。

    傅少钦毫不犹豫的抬起大手狠狠捏住了沈湘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头来。

    沈湘正在做噩梦。

    她失去了父母,身无分文,又被一群恶徒追杀。

    “求求你们放了我好不好?让我生了孩子,给他找个好人家收养,你们再把我杀死吧,求求你们了......”她苦苦的哀求对方。

    对方只对她阴森森的笑。

    一步步的逼迫她。

    沈湘流出绝望的泪水的一刹那,她被为首的恶徒猛然推下了悬崖。

    “啊......”沈湘是疼醒的。

    醒来便看到傅少钦冷鸷的深眸正在凝视她:“说!为什么闯入我的房间!找死吗?”

    她被他捏的生疼,疼的眼泪掉了出来。

    “我......”她吓的睫毛上全都是水雾:“我......你母亲给我的那个镯子很贵,我不放心放在客厅,就想......敲门还给你,我......门只敲了一下就自己打开了,我......”

    没睡着之前,沈湘便知道自己今天必死无疑了。

    她心里及其悲哀。

    她做错了什么?

    要寄人篱下八年,还要替人顶罪,还要被人玷了污,阴差阳错有了宝宝,虽然是一场耻辱带来的,可也是自己唯一的亲人,她想把宝宝生下来,和宝宝相依为命。可上天就连这个机会都不给她吗?

    沈湘绝望的看着傅少钦,原本凄怜无助的小脸忽而又变成了以往那般冷清平淡:“随你处置。”

    男人却松开了她的下巴,然后弯身一个横抄将她拦腰拖了起来,她重心不稳下想都没想便双手攀援了他的脖颈。

    男人的唇慢慢抵近她。

    沈湘闻到一股好闻的烟草味,她瞬间脸红了,双手下意识推拒他:“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