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20章

    第20章

    “听着!”男人低醇冷鸷的声音一字一字说:“再擅自闯入我的房间,死!”

    她如一只迷失方向的嫩鹿般,急促的忽闪着长而蜷曲的睫毛,拼命点头。

    男人转身从床头柜上拿起那枚翠绿镯子,抱着沈湘推门出去,进入沈湘的房间将她放下,然后将镯子重新给她戴上:“明天戴着它去看望我母亲,她会更高兴。”

    “我......知道了。”她细小微弱的声音卡在喉咙里,战战兢兢的回答他。

    男人转身出去了。

    沈湘这才飞速的将房门关闭,整个人倚在门上,双腿都没有了支撑的力气了,她瘫坐地上,呼呼的喘粗气。

    她觉得自己就像鬼门关走了一遭那般。

    幸好只是虚惊一场。

    独自平静了好一会儿,她才脱去婚纱水晶鞋,简单洗漱一番便上床休息了。

    明天第一天上班,她必须把状态调整好。

    记住网址

    翌日,沈湘很早起来便去了病房看望夏阿姨,她刻意将手镯露出来,面上带着一些娇羞的样子。

    夏阿姨看了果然高兴。

    沈湘陪她说了一会儿话便要离开:“妈,我今天得上班,不能陪您了,到晚上我再来看您。”

    “湘湘,你才新婚第二天,怎么就上班呢?”夏阿姨不解的问。

    沈湘佯嗔道:“妈!谁让您不事先跟我说一声就突然袭击给我举行婚礼呢?我刚找好工作,是我喜欢的建筑设计,您也知道这是我的理想。”

    “好好好,妈妈恭喜你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快去上班吧,下班后记得来陪妈妈说会话。”夏淑敏很是宠爱的语气答应她道。

    沈湘顺利的去了新公司报到。

    正如昨天送她回来的那位凌少所说,她到任之后,设计部的领导便把她派到城南近郊的工地上,说是让她适应一段时间,实际到了工地上,她就是个打杂的。

    不过沈湘很高兴。

    她拿的是设计师助理的工资,要比工地上的民工高出不少呢,只要在这里做满一个月,她就能拿到工资,就能做第二次孕检,就能有钱买车票回老家查询母亲的死因。

    所以,她不在乎工作有多苦。

    连续三天,沈湘都在工地上打杂。

    每天早上去一趟夏阿姨那里,白天又有那么体力活要干,晚上下班还要去夏阿姨那里,三天下来,她累的晚饭都不想吃了,躺床上一分钟便睡着。

    翌日醒来才发现,出门的时间比昨天晚了近一个小时,沈湘迅速起床刷牙洗脸,一路小跑赶公交,到了医院没跟夏阿姨说几句话便去了工地。

    为了不迟到,为了给上司留个初步好印象,下了公交车她又急促往工地上跑。

    快到地方的时候,和一个陌生人撞了一下。

    “对不起,对不起,我赶时间。”沈湘匆匆道歉,匆匆离开。

    被撞的男人是黑子。黑子看着沈湘的背影,脸上露出阴险的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找了你几天,竟然在这里遇到到了!”

    黑子尾随着沈湘,看着她在工地上开始干活之后,才掏出手机打给林汐月:“林小姐,我已经找到了你要的人,你猜她在干嘛?她在工地上当建筑工人,那活可都是大老粗干的活!你确定是她跟你抢老公?”

    林汐月得意的冷笑:“沈湘在工地上打零工?哈哈!真是要笑死我了!她的确是想抢我老公想破坏我的幸福,可我未婚夫怎么可能看上她呢!”

    “那你还要她的命吗?”黑子又问。

    “当然要!我不仅要她的命,我还得玩点带花样的,你上次不是跟我说你可以让我亲眼看着你折磨她吗?”林汐月哼着轻快的曲调问黑子。

    “只要钱给到位,想怎么折磨她你一句话!”黑子说。

    “那可真是太爽了,嘻嘻!”林汐月得意极了。

    既然只是傅少钦用来安慰他母亲的工具人而已,林汐月想要在沈湘死前告知沈湘真相的念头就更强烈了。

    她马上就能看到沈湘吃惊,愤怒,痛苦,不甘,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了。

    哈哈!

    沈湘是下班等公交的时候,被一部没有牌照的面包车掠走的,面包车将沈湘带到一个废旧的仓库内才把头套给她解开。

    沈湘惊恐极了。

    前几天在傅少钦的卧室内做的那个噩梦,竟然成真了,她真的被一帮穷凶极恶之徒给绑架了。

    为首的男人皮肤黝黑粗糙,一看就属于那种烧杀抢掠的恶人,男人伸手把沈湘手腕上戴着的手镯撸了下来,然后对一帮手下说道:“不要动她!”

    “大哥,反正都要死的人了,让小弟们爽一爽呗?”其中一名手下猥琐的求道。

    听到这话,沈湘绝望的闭上了眼眸,两行清泪滑落下来。

    “肯定会让你们爽个够,不过这女人现在还是我们的货物,等林小姐来了之后让她亲眼看着,你们再处置也不迟,现在谁敢动货物一根汗毛,我唯你们是问!”黑子命令道。

    “是,黑子哥!”手下没人敢违抗黑子。

    黑子吩咐完便拿着镯子外出打听价格去了,打听清楚之后才知道,这枚手镯竟然价值几百万。

    而且有珠宝店不问出路,现金收购。

    为防夜长梦多,黑子当即卖了镯子。

    然而他却没想到,他刚走,收购手镯的珠宝店便立即联系了傅少钦:“四少,手镯出现,并且我们已经给那位卖镯子的人身上安了定位系统,跟着他应该能找到沈小姐。”

    “盯紧他!我马上到!”傅少钦无比森冷的在电话里命令道。

    这一次,他一定要把沈湘碎尸万段!

    收了线,傅少钦带着助手带着一些最得力的人马一路跟踪黑子来到那处废旧的仓库内,从四周包围仓库,并悄无声息的进入。

    此时仓库内,林汐月正怒目圆睁看着手中的一张化验单,看完之后,她恶狠狠的甩给沈湘一巴掌:“该死!你竟然怀孕了!沈湘,你真是太该死了!”

    这张化验单是林汐月从沈湘的包里翻出来的。

    沈湘被五花大绑在水泥柱子上,她苍白的小脸上流下无比绝望的泪水:“拜你们林家所赐,我怀孕了。”

    林汐月忽而得意狂肆的笑了:“沈湘,我来告诉你你怀了谁的孩子好不好,你先猜一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