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二章 有眼色

    既然杜秋婵今天不走,林心雨就更不愿意在家里待着了,她哥刚离开,她就闹腾去看她舅姥爷。

    “行,地方你也认识,自己去吧,别跟不认识的人走哈。”

    杜老太太下午还有活呢,接了一家晚上宴席的事,闺女来了正好可以给她搭把手。

    “娘,你老以后不用这样,家里债快还完了,你也该歇歇,就给我老舅做点饭收拾收拾家就行,不愿意在城里待咱就回乡下。”

    杜老太太哪能听闺女的:“我可不回去,在城里挣点钱还算容易,乡下上哪里找钱去?这债没了,可是这孩子都大了,哪一个不需要钱?你是嫁闺女还是娶媳妇,没钱能玩的转吗?

    唉,长河这孩子他就那样,你别一天到晚的跟他叽叽,除了些小毛病,这人其实人还是不错的。”

    杜秋婵苦笑了一声:“就这小毛病都差点要了一家老小的命了。唉,我也不知道该咋形容他这个人,有的时候天真的要命,有的时候还有些小矫情,我就没见过一个大男人这样。”

    杜玉枝拍拍闺女的胳膊:“别抱怨了,总比那些喝酒打老婆孩子的要强吧?所以啊这人得知足,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们还想咋地?能离婚啊?踏实的跟长河过日子,眼下苦是苦了点,可是孩子都大了,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妈呢也没啥大能力,能帮点是一点,闲着也是闲着,这老人啊得多动动,要不然该傻掉了。”

    做酒席这活,杜秋婵小时候就跟老太太学,长大了跟她娘一起出去挣钱,所以今天这活还真的难不倒这娘俩。

    心雨这边溜溜达达的找到了废品收购站,正巧赶上一辆大卡车刚从里面卸完货出来,看到偌大的院子里废品都堆成了山了,难怪她舅姥爷没空回来。

    院子里的人都在忙着干活,收购站本来人就不多,这些日子送来的东西越来越多,根本就忙活不过来,大家伙现在都是加班加点的干呢。

    所以心雨进来的时候,根本就没人搭理她,倒是杜立春看到小丫头了。

    “心雨?你咋过来了?”

    小丫头笑眯眯的跟杜立春打招呼:“舅姥爷,我来看看你啊,你都没空回家呢。东西这么多?我来搭把手。”

    都没容杜立春拒绝,心雨已经上手了,这两个人说话声音也惊动了周围其他的人。

    “哟,杜师傅,你这外孙女挺实在啊,小丫头,帮忙可以,可是没工资哈,不过我们可以给你买点糖吃。”

    心雨小手一挥:“咱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糖就免了,那啥,以后大家伙多多关照我舅姥爷和我姐姐就啥都有了。”

    大家伙笑呵呵的应了:“行啊,小丫头还挺孝顺的哈,放心吧,在这里没人欺负你舅老爷和你姐姐。”

    心雨说是帮忙,其实她就是想捡漏,真的跟她姐姐说的那样,破烂多,哪有那么多的好东西?

    都整理了半天了,才找到几本还算不错的孤本,至于什么瓷器啥的,根本就没有,这东西废品站也不收啊,没法再次回收利用,心里暗自叹口气,看来她是没这个运气了。

    心雨眼神飘向了那些大件家具之类的,这东西据她姐说的,那些没有破损的,收拾收拾就会对外出售,价钱会很便宜。

    不过有些即便是好的,可是不能对外出售,不合乎要求的直接拆解做烧柴卖了。

    心雨虽然对木料没啥鉴定眼光,可小说里不都写了,那些黄金珠宝啥的喜欢往这里藏。

    抱着捡便宜的心态,心雨颠颠的跑到屋里去帮忙。

    有人专门往里面运送,心雨过来了倒是帮了那个人的忙了,他不用再费心思检查,这事交给心雨来做,好的分一波,坏的直接挑出来,不能卖的还有一个人专门拆解呢。

    心雨进来之后,就发现一个老头正在拆解一张架子床,这东西心雨怎么看怎么喜欢,全都是榫卯做成的,一根钉子都没有。

    至于这床的木材,她觉得能做成这样雕工的床,想必应该是花费了不少的银子。

    跑到老人身边:“老爷爷,我帮你拆吧,你老歇歇,喝口水,活动活动腿脚。”

    有人帮忙,老头了乐不得呢,不过还是很担忧的问了一句:“小丫头,你行不行,这东西可沉呐,手上没点劲拆不动。”

    心雨咧着嘴冲老人家笑:“咋不行,我在乡下那也是干过重活的,你别看我人长的瘦,我可有力气了,你老瞧好吧。”

    有人接手,老头溜达溜达跑外面抽烟去了,屋里都是易燃物品,不让抽烟,他都忍好久了,有人帮忙,他乐得放松放松。”

    架子床,心雨拆的并不费劲,她有力气在,找对了方法,拆解对她来说易如反掌。

    关键的是她在拆床板的时候,竟然在床箱暗格里发现了几块金饼以及三件首饰,这东西的出现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太赶巧了。

    心雨看了一下,屋里没别人直接把金饼塞到自己内衣口袋里,至于那三件首饰她没动,然后把拆解好的木头用绳子一起捆好,这东西她要了,晚上就过来弄,反正她舅姥爷在这里打更,方便她下手。

    在检查其他的家俱的时候,心雨就没啥收获了,老头在外面松散好了,这才慢悠悠的进来。

    心雨冲老头招招手:“老爷爷,你来——”

    看小丫头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连老人家都觉得这小丫头怪有意思的。

    “咋的了?”

    心雨看了一眼外面,然后把手里的东西快速塞到老爷子的兜里。

    “刚发现的。”

    老头手伸进衣兜一瞧,好家伙,金钗啊还是三根,这可是意外收获。

    干拆解这活吧,不是没遇到这样情况,但是机会不多,谁家有钱没事往家俱里塞东西?

    老头直接从兜里掏出两根金钗塞到心雨的手里:“这个拿着,别吱声,只有咱们俩个知道。”

    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没人发现的时候,发现好东西就归个人所有。两个人发现的呢,就对半分,人太多了,只能上交,就是这么个道理,人多嘴杂,大家伙也怕出事。

    心雨摇摇头,把金钗往老头手里塞:“老爷爷,我想要这个木头,可以吗?”

    老头突然笑了,感情小丫头喜欢这个床啊,也是,这东西不常见。

    “喜欢啊,那晚上过来,对了,这里还有几个好的呢,我给你找出来。”

    心雨留了一根,另外一根她死活不要,老头倒是对这小姑娘有些刮目相看了,懂事,这样的孩子他喜欢。

    “那爷爷就不跟你客气了,我去给你找。”

    心雨小声问了一句:“爷爷,你就没有喜欢的?”

    老头嘿嘿笑:“家里可塞不下了,乡下地方大。”

    老头没多解释,这丫头灵着呢,不用他老人家多指点。

    看老头把一些好货都给堆到墙角的地方,心雨笑眯眯的冲老人家点点头,然后继续干活,不过再也没有其他的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