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3章 十三章

    第十三章

    贺兰瓷脑中一转,有七八分肯定道:“……因为韶安公主?”

    陆无忧挑了挑眉,没说话,当是默认。

    贺兰瓷一边小口小口慢吞吞喝她的汤药,一边看热闹似的问道:“她挤上你的马车了?”

    韶安公主当日确实一眼相中了陆无忧,转头就去求圣上给她赐婚。

    小姑娘想得简单,觉得自己贵为公主,自是金枝玉叶,想要谁做驸马不行,没想到头一回就撞了墙。

    对她素来娇宠有求必应的父皇,委婉地劝她换个人选,甚至还让手下的秉笔太监去带公主相看品貌出众的良家子,奈何小公主铁了心就想嫁这个,还跑去央求心软的丽贵妃。

    最后从状元郎那得知他已经定了亲,还以为韶安公主会死心,没想到她回去拜访了一趟姑母浔阳长公主,居然开发出了一条新的思路——明的不行,可以暗着来埃

    去长雍猎苑的路上,本来陆无忧是同三位翰林同僚呆在一辆马车里。

    半道上,韶安公主就强行挤了上来,还带着果盘点心,一张小脸巧笑嫣兮,坐在陆无忧身侧,一副要和他促膝长谈的模样。

    另外三位翰林被挤到对面,其中两位眼观鼻鼻观心,当没看见。

    剩下那位忍了忍,忍不住道:“这一车的男子,公主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待在此处,成何体统!实在于理不合!还请公主下车1

    然后他就被赶下去了。

    去年刚及笄的小公主纤纤玉指夹着点心,笑靥如花道:“陆哥哥,你要不要尝一口这个梅花糖蒸新栗粉糕,是宫中御厨做的点心里本公主最喜欢的,又香又甜,极是美味。”

    陆无忧目光疏淡,笑得客气又礼节妥帖:“臣资历尚浅,着实惶恐,还是先分给其他两位大人。”

    对面两位翰林:“……???”

    “多谢公主好意,臣已经吃饱了。”

    “臣也不饿。”

    陆无忧道:“既然两位大人都这么说了,臣更是……”

    然后他们俩也被赶下去了。

    马车里只剩下两人。

    韶安公主略显紧张地捋了一下鬓发和头上的钗环,确定自己没有一丝不妥之后,才羞羞涩涩地在心上人面前道:“陆哥哥,我知道你的为难,也不想断送你的仕途……所以我另想了个法子,你不娶我也没关系,可以私底下偷偷做我的面首,这样就不算违背祖训了,你也可以继续当你的官……”

    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多离谱。

    “……不过既然这样,你就是本公主的人了,就不能娶你那个什么定了亲……陆哥哥你怎么了1

    方才还端坐着青袍少年唇角弧度似嘲非嘲,神色惨然道:“公主为何要这般折辱于我。”

    韶安公主一愣:“本公、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你别吓我啊1

    下一刻,只见少年脸色惨白,唇无血色,连声咳嗽起来。

    “臣、臣旧疾发作了……”他仿佛是被她气的,瞬间连呼吸都困难了,却还在艰难道,“多、多谢公主抬爱,但……咳咳……但臣……”

    韶安公主到底是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下子慌了神。

    “你先别说话了!来人,快、快把他送去御医那1

    此时此刻,太医院的车里。

    陆无忧正要再开口,车帘外突然响起了少女娇滴滴的声音:“陆哥哥是在这吧1

    贺兰瓷听到这声音,反应比陆无忧还快些。

    她立马放下手里的药碗,扯过被褥,躺进榻里,盖着脑袋,悄无声息缩进角落。

    陆无忧眼神一转,顺手扯过摆药的炕案,手指微微用力,将案几挡在隔壁榻前,阻隔住外来视线,动作驾轻就熟,没有发出丁点声响。

    几乎是同时,韶安公主已经进了车内,身后跟着的宫女仆妇也都满脸焦灼。

    “公主、这不妥、不妥碍…”

    “公主您慢点……”

    就连老御医都惊讶地道:“公主可是哪里不适……”

    韶安公主看都没看他,径直挑开帘子,浓郁的药味弥漫,里头光线昏暗,不太分明,随着一线光射入,方才看见靠在榻旁按着心口,微微抬起眉目的少年。

    他脸色依旧苍白,眸色浅淡,俊逸的脸上却再不像以往一样挂着温柔如水,令少女心折的笑容,反而透着一股疏离而客套的凛然正气。

    韶安公主顿时心头一痛,气弱道:“……你没事吧?”

    陆无忧又按着心口,咳了一声:“有劳公主关心,臣已无碍……咳……”他咳得弯下腰去,瞬间又坐正起来,背脊挺得笔直,仿佛是要和她拉开距离。

    “御医,他到底……”

    老御医硬着头皮道:“这位大人看脉象确实是有些虚弱,车内狭窄,公主还是请下……”

    说完,他就被从自己的马车上赶了下去。

    一时间,马车里除了二人,只剩下一个瑟瑟发抖埋头熬药的医童。

    以及,一个藏在被褥里忍不住额头冒汗的贺兰瓷。

    她迫切希望,陆无忧能带着他的风流债早点一起离得越远越好,可惜事与愿违,韶安公主不止不打算走,还像是要在这里认真谈感情。

    “陆哥哥,刚才是我说错了……你别生气……”韶安公主低声讪讪道,“我没有折辱你的意思,我刚才去想过了,面首可能不太好听,要不……你、你可愿做我的外室。”

    陆无忧:“……”

    贺兰瓷:“……”这有区别吗?

    “……我是不是又说错了,但我的心意你明白的,我就是想、想……”

    陆无忧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清正,仿佛全天下的浩然正气都凝聚到他身上,他边咳边道:“公主,此事恕臣难以从命……咳……臣素有旧疾,方士言臣寿数不久,唯有与臣命定之……咳……之人,也就是臣未过门的妻子相处日长,方能续命避祸,若要强行拆散,便会……”他连声咳嗽,似要把肺腑都咳出来,“更何况,臣对臣未过门的妻子情可鉴天,长命无绝衰,此生绝不负她……咳……”

    言辞之间,哀意连连,桃花眸中的水色几乎要溢出,陆无忧重重咳了一声,只见他遮掩着唇的指缝间一抹鲜红顺着手背流溢而下,滴落在地面上。

    韶安公主惊叫了一声:“你吐血了1

    陆无忧这才看了一眼自己的掌心,他的唇角亦沾着血痕,越发触目惊心,他浑不在意地用手背抹去唇角的血,极哀极苦道:“公主,为何就不能放过臣……”

    他按向自己的胸口。

    那抹血痕从青色官服上蹭过,幽暗的光线下,他几乎像一只凄厉的鬼怪,语气都变得惊悚起来:“——还是非要臣死在公主面前。”

    血腥味在药味中蔓延。

    演出效果惊人。

    小姑娘被吓得再度惊叫了一声,差点要哭出来:“我不逼你了,我、我先出去了。你、你好好养箔…”

    熬药的医童也跟着一哆嗦,把刚熬好的药摆在陆无忧面前,说了句“药……大人您趁热喝”,迅速连滚带爬从马车上下去。

    这下真没别人了。

    贺兰瓷情不自禁“啪啪啪”鼓了三下手掌:“好演技。”

    这演技她不是第一次见,但还是忍不住惊叹。

    陆无忧瞬间卸去方才一身的凄厉气场,恢复正常地取出块帕子,仔细擦着长指上的血迹,游刃有余道:“承蒙夸奖。”

    贺兰瓷已经掀开被褥,坐起来透气了。

    “陆公,呃,陆大人……”陆无忧状元出身,直入翰林院任从六品的修撰,几乎是没有悬念的事情,“我冒昧问一句,你的旧疾和未婚妻里有一样是真的么?”

    陆无忧随口道:“假作真时真亦假,贺兰小姐,这很重要么?”

    也是。

    就算陆无忧翻车了,又与她何干。

    陆无忧擦完了手指,擦手背,空气中血腥味仍未散去。

    贺兰瓷也随口道:“……你这血哪来的?”

    “假血罢了,混迹江……朝堂随身带的。”他挑眉看过来,语气微微上挑,带了点促狭笑意,“你要么,我还有一包。”

    “……不用了,多谢。”

    贺兰瓷端起自己喝了一半的药碗,继续咕咚咕咚喝着。

    方才闹了这一通,药已经有些凉了,更加苦涩难以入口,贺兰瓷却像是根本没有品出来,眉都没皱一下。

    陆无忧擦干净手指,转头看了她一会,眉心微拧,道:“你不嫌苦么?”

    贺兰瓷喝下去最后一口,用帕子拭了唇角,道:“还行。”

    主要是从小喝习惯了。

    喝完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居然还真舒服了一些,然后贺兰瓷就看见一块香酥甜软被纸托着的点心摆在了她面前,还散发出一点淡淡的梅花清香。

    她顺着点心抬头看去。

    陆无忧微微笑着道:“梅花糖蒸新栗粉糕。”

    贺兰瓷不由道:“哪来的?”

    “公主给的。”

    “……”

    “我尝过一块,味道不错。”

    贺兰瓷惊讶:“你还真敢吃?”

    陆无忧笑得温柔:“她总不至于毒害我。”

    贺兰瓷有些奇怪地望向陆无忧,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这么好心,但由于他之前确实没害过她,外加点心太诱人,她迟疑了一会,还是拿起了一块。

    入口滋味确实细腻清甜,将口中苦味尽皆驱散,除了太甜,没什么不好。

    她仍然觉得古怪,但还是道:“……多谢。”

    话音刚落,只见一碗汤药被推到了她面前。

    陆无忧低笑道:“那贺兰小姐介意再喝一碗吗?”

    贺兰瓷:“……”

    陆无忧补充:“我闻过了,这一碗是治体虚之症的,就算没病之人喝了也无大碍。马车就这么点大,若倒在地上,极易被发现。”

    他本来就长了一双清澈的眸子,桃花眼敛着,显得温文无害,竟还叫人觉出几许真诚。

    贺兰瓷总算明白,反而安心道:“那你自己怎么不喝?”

    陆无忧言简意赅:“很苦。”

    ……她也嫌苦好不好!

    贺兰瓷无语地看了他一眼,丝毫没有吃人嘴软的自觉,无比冷酷道:“自己喝。”

    刚说到这,马车外突然又传来了声响。

    “见过二殿下1

    “二殿下。”

    贺兰瓷瞬间一个激灵。

    她强压下那股沿着脊椎蔓延的战栗感,对陆无忧道:“你赶紧……”

    话还没说完,贺兰瓷一转头,发现他人没了。

    紧接着,车辕往下一沉,二皇子冷飕飕的声音,拖腔拉调清晰地飘了过来:“贺兰小姐,听闻你身体不适,我特来探望。”

    ……怎么刚看完陆无忧的笑话,就轮到她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