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9章 十九章(三更)

    第十九章

    公主的生辰宴上,官员家眷和勋戚世家分席而坐。

    贺兰瓷同其他正二品官员的家眷坐在一处,因她名声太大,长得又惹眼,在这种宴席上一向少有人向她搭话,贺兰瓷也乐得清闲,只远远看见姚千雪在冲她眨眼。

    她刚从青州回来时,自小一起长大的表姐姚千雪待她一如往昔,也曾试过让她融入上京贵女圈,奈何她对胭脂首饰一无所知,也没有婆母教导她那些女子该会的东西,擅长的全是在书院里学来的,若她是个男子倒还好,是个女子别人只当她是在卖弄——反正她又不能科举,最终还是只能嫁人。

    看陆无忧中状元风光无限的时候,贺兰瓷不是没有羡慕过。

    在青州时,她的文章也常被夫子夸赞,可末了夫子总要叹上一句,可惜不是男子。

    有时候贺兰瓷也实在觉得,自己和贺兰简投错了胎,若他是自己的话可能不会这么自寻烦恼,挣扎两下,也许就躺平收拾行李直奔二皇子去了。

    只是到底有一分不甘心。

    她正意识游离,就听见一声高亢响亮的“圣上、丽贵妃、二皇子到”。

    顺帝自然是作为主宾来给女儿贺生辰的,他身侧雍容华美的丽贵妃正将手臂搭在顺帝的腕上,笑得十分艳丽动人,而神色冷淡的二皇子萧南洵则走在了最后。

    韶安公主提着裙摆,一溜烟便跑过去,挽着丽贵妃的另一只胳膊,声音娇甜地喊着“母妃”。

    四人皆是盛装华服,除了萧南洵略有些冷淡外,俨然是和美的一家四口。

    贺兰瓷有些不合时宜地想起了那位颇令人唏嘘的皇后娘娘。

    雍顺帝虽叫顺帝,但当初他登位登的并不怎么顺利,既非嫡亦非长,是在先太子一案后,几位皇子又先后牵扯出了事,帝位空悬之时,当今太后、内阁辅臣、甚至司礼监等几方角力下的结果,也多亏浔阳长公主的襄助,为此他甚至还求娶了嫡母许太后的侄女为后。

    据说许皇后原本已有意中人,是顺帝百般殷勤讨好,一意求娶,最后终于让许太后嫁了侄女,并把宝压在了他身上。早些年帝后夫妻还算和睦,许皇后还生了位公主,可惜一岁便夭折了。

    后来顺帝羽翼渐丰,帝位稳固,权柄日重,又将丽贵妃接回来后,京中就再难见到这位皇后娘娘的身影,宫中的三大宴,和先前的郊祀等事,本都该是皇后随行,如今出现的却都是丽贵妃。宫中对外的说法是皇后娘娘随太后一并青灯古佛,不问世事,深居浅出,但到底如何也只有宫中人自己知道了。

    看着这位面容慈眉善目,和蔼可亲的老皇帝,贺兰瓷的心情有一丝复杂。

    然而没等她多复杂一刻,就感觉到萧南洵那双冷淡的黑灰眸子正瞥了过来,她立时周身一寒,萧南洵的视线在她身上停留的瞬间,面上竟短暂显出了一丝笑意来,仿佛很满意她今日的打扮。

    萧南洵看着她,像看一个装饰精美的礼匣,亟待开拆。

    令人感觉非常不适。

    贺兰瓷心头再次升起强烈的危机感。

    她迅速低下头,避免与他对视,直到那阴郁的视线从她身上缓慢消失,才觉得终于放松下来。

    主宾已经入席了,之后便由顺帝身边跟着的大太监诵读翰林院写给韶安公主的祝词。

    贺兰瓷本能发作,忍不住认真去听字句。

    能进翰林院的都是国之翘楚,除了三鼎甲,也只有少量二甲进士能入选庶吉士,文章自然锦绣华丽,短短一篇公主生辰祝词,都能写得文采斐然,华章瑰丽,有庞然气魄。

    就是……文风怎么听怎么有点熟悉。

    顺帝龙颜大悦,问道:“这祝词是哪位爱卿写的?”

    身旁太监恭敬笑道:“是公主指定要新科陆状元替她写的。”

    顺帝转头看向自己的小女儿,韶安公主捧着脸,作小女儿状道:“父皇,您都说他是天上下来的文曲星了,我让他帮我写个祝词怎么了嘛。”

    果然。

    女儿如此,顺帝也十分无奈,此刻他看上去只像个寻常疼爱女儿的父亲:“宣陆卿家进来吧。”

    翰林院虽然清贵,但品阶却不高,更何况陆无忧刚做官还不到一个月,光禄寺给他安排的位置在殿外。

    不一会,陆无忧便进来了。

    他唇角带笑,目光含情,身姿挺拔颀长,步履不紧不慢,姿态落落大方,居然还带了几分贵气。

    不知道的还当是哪个世家贵公子。

    与高官服色相同的绯罗袍穿在他身上格外惹眼,再配上那张——纵然是贺兰瓷也不得不承认,卖相不错的脸,引得周围夫人小姐都窃窃私语起来,好几个隐约间还红了脸。

    看得贺兰瓷很难不想夸他一句“蓝颜祸水”。

    “听闻陆卿前些日子突发旧疾,不知病养得如何了?”

    陆无忧笑道:“多谢陛下关心,微臣已无大碍。”声音温和清朗,极是悦耳。

    顺帝也笑得和蔼,像在看自家子侄:“那就好,陆卿年纪轻轻,还是要多保重身体。这篇祝词可是你写的?”

    “惭愧,正是微臣的拙作。”

    韶安公主在旁边拧得几乎像根麻花,又娇羞又兴奋,毕竟是心上人亲手给她写的生辰祝词,她刚拿到就着人裱起来挂在自己寝殿里了。

    “陆卿家文采了得。朕便赐白银三十两,纻丝两匹,彩缎两匹,以赏你这篇文章。”

    韶安公主立刻跟着道:“那我也要赏!我也赏三十两!”

    “……”

    贺兰瓷默默无语了一会。

    要知道她爹贺兰谨正二品的官位,每月明面上的月俸也就六十一石,算上布匹米粮,折换成银两不过二十多两。

    他陆无忧一篇文章的赏赐怎么就能抵得上她爹三个月的月俸了!

    这合理吗!

    所谓天子近臣的翰林官赏赐一向是这么不讲道理。

    不过也能看得出顺帝确实很赏识他,难怪不舍得让他尚公主。

    陆无忧自然从善如流地领旨谢恩。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了一道慢悠悠,却又有些阴冷的声音。

    “久闻陆状元风采,今日得见果然不凡,我想敬陆状元一杯,不知可否?”

    说话间,萧南洵正拎着酒壶,往自己面前的两个黄釉高足杯里倒酒,倒完,他便起身,径直向着陆无忧走来,唇角扬起,像是笑,却又像是没笑。

    这会,贺兰瓷倒有些迷惑了。

    难不成,二皇子,只是单纯地,喜欢样貌出色的人?

    她有些狐疑地去看韶安公主,却见她两眼直放金光,似乎极为期待着什么……她难道不觉得自己兄长看起来很危险吗?

    贺兰瓷目光流转间,萧南洵已把酒杯递到了陆无忧面前。

    顺帝见状,倒很是高兴:“洵儿,陆卿熟读经史,颇有才干,日后你可与他多亲近。”

    陆无忧的眸子低垂,接过了萧南洵递来的酒杯——皇子亲手递过来的,他不接也不行。

    他再抬眸看去时,萧南洵刚好把自己杯中的酒液饮尽,随后他将空杯子反扣向下,笑着缓声道:“我也想与陆状元多亲近。”

    话音未落,陆无忧已仰头将酒水一饮而尽,脸上亦笑得十分正直纯良:“圣上与殿下实在抬举微臣了。”

    贺兰瓷远远看着,只觉得这两个人脸上笑容都假得离谱,和纸糊的也没什么区别。

    喝完酒,陆无忧便又退回了殿外。

    顺帝侃侃而谈几句对女儿的祝福后,又叫丽贵妃说了几句,便宣布正式开宴,钟鼓司的乐舞表演开场,前面的桌案上也陆陆续续摆上了菜馔。

    贺兰瓷虽没吃过,但听姚千雪说过,光禄寺的菜一贯难吃。

    如今一看,果然,周围的官员家眷大都在闲聊或是看表演,不怎么动筷子。

    这么大个宴会,为保证上菜时还是热的,菜大都不是新鲜的,还加热过多次,贺兰瓷动了一下筷子,发现自己被衣裳勒得难受,头顶又重,实在没什么胃口,便又放下了。

    拿起杯子,她发现里面放的是酒,也放下了。

    旁边随侍的宫女见状,过来小心问道:“贵人可是对这菜肴有什么不满?”

    贺兰瓷犹豫了一下,道:“能……给我倒点茶吗?”

    茶很快便被倒来了。

    茶液澄清,茶香四溢,倒是好茶,贺兰瓷小品了一口,没觉出什么问题,到现在也确实有点口渴,便没多想,一口气饮尽了。

    只是她没想到,喝茶也能喝得头晕。

    又或许是这一身衣服实在是太累赘了,贺兰瓷想了想,趁着现在周围人都在忙着聊天,她索性提着裙摆悄悄站起来,想出去透口气。

    方才那宫女又跟了过来,道:“贵人是身体不适吗?要不带您去旁边的暖阁歇息一会。”

    贺兰瓷不止头晕,身体还有些发热,确实难受得厉害,外加她对别人的殷勤并不陌生,不觉得有什么奇怪,便点了点头。

    出去殿外,冷风一吹,她着实舒服了一些,但还是晕,大脑反应也变得有点迟钝。

    那宫女便搀扶起她的胳膊,带她往远处走,贺兰瓷对公主府半点不熟,任由她领着七拐八绕进了一间屋子,左拐至西边套间的暖阁,被扶到床上,她才渐渐觉得自己身上热得不寻常。

    “您这样坐着不舒服,要不我帮您把鞋袜脱了,您躺一会……”

    说着,宫女就要上前来动手。

    贺兰瓷却一下清醒了。

    她一向危机感甚重,自从上次在觉月寺被李廷坑过更是格外敏感,平常也没有被别人伺候穿脱衣物的习惯,当即便婉拒道:“不用,我在这坐一会就行。”

    “贵人别为难我啊。”那宫女面露难色,“您还是躺着休息吧……”

    贺兰瓷头晕晕地撑着床柱,却蓦然间脑海里闪过当初梦见的场景。

    床榻上。

    威逼而来的人。

    虽然场景截然不同,可那股恐惧感硬生生涌了上来,尤其她刚见过二皇子本就不安,现在更是不敢再呆,贺兰瓷硬撑着坐起来,就打算朝外走。

    谁料,那宫女脸色微变道:“贵人你要去哪?”

    她竟是拦在贺兰瓷面前不让她走。

    这再感觉不到有问题就是傻了。

    贺兰瓷咬着牙道:“让开。”

    “你不能……”

    不等她说完,贺兰瓷骤然抬起手臂,眨眼功夫,只见一支尖头寒芒烁烁的簪子,正抵在宫女的喉头上。

    宫女毫无防备,瞬间便吓得噤了声。

    簪头依旧涂了陆无忧给的药,她事先便偷偷藏在了袖管里。

    宫女并不知情,只有些紧张地望着贺兰瓷,目光里似乎还透出了一丝怜悯,不过很快,那宫女便一脸茫然地软了下来,慢慢睡着。

    这药……还真的挺好用的。

    贺兰瓷默默想着,立刻将人放倒,她不敢过多停留,几乎马上便走,与此同时,她的身上开始越来越觉得热,像从身体里涌出了热流,意识也越来越涣散——到了这个份上,她不用猜都知道,八成是那茶有问题。

    若是喝了酒,还能说是醉了,可她分明一口也没喝。

    李廷现在脑子还没好,敢在这里串通宫女给她下药,恐怕极大可能会是……

    恐慌支撑着贺兰瓷开始慌不择路地往外跑,她死死掐着手心,以使自己尽量保持清醒,可仍旧步履蹒跚,现在不能回去,回去说不定还没到席上就被其他的宫女抓住……

    贺兰瓷紧咬着唇,越发往偏僻的地方跑。

    公主府那么大,趁着现在大部分宫女应该还在宴席附近,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忍过这阵药性再说。

    ——虽然贺兰瓷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药,到底要忍多久。

    但无论如何不能被其他人看到。

    由于过度紧张,嘴唇甚至已经被她咬出血来。

    贺兰瓷品尝着唇齿间的血腥味,身体却越发没有力气,像是被人抽走筋骨了一样,她勉力支撑着闷头往前跑去,呼吸紊乱而急促,身体摇摇晃晃不知道跑了多远,贺兰瓷忽然听到了一阵有些凌乱的脚步声。

    她顿时一惊,停下步履,想赶紧找个地方藏起来,这么想着,贺兰瓷一扭头便躲进了旁边一处偏僻殿内。

    不曾想,下一刻,那个脚步声也跟了进来。

    贺兰瓷扶着墙,吓得几乎不敢动弹,她脑袋越发昏沉,不由得更用力咬住嘴唇,强迫自己转身看去。

    殿外已有蒙蒙夜色,廊下一盏盏红灯笼若隐若现,连成一片幽邃的柔柔艳光,天际边浓黑氤氲,卷着昏红烛色翻滚,有几分寂静的暧昧。

    夜宴正酣,四周的声响都十分遥远。

    绯红衣袍的少年正站在门口,映衬着溶溶月色灯影,似月下临妖。

    是陆无忧。

    贺兰瓷瞬间松下了一点防备,紧接着却发现另一件更糟糕的事情,陆无忧眸光含水,面色酡红,眉心微蹙,轻喘着气,不似寻常淡定平静——居然看起来和她的现状有点像。

    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双双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绝望。

    陆无忧低垂眸子的时候,已清楚这杯子里估计放了些什么东西。

    二皇子倒酒的动作虽快,但还是被他看到,在给他倒酒时,二皇子的小指轻轻按在了酒壶下侧一个机括上——有这样机关的酒壶,往往可以倒出两种酒液来,本是匠人巧心,却往往会被拿来下毒——当然,他觉得二皇子总不至于闲情逸致到特地用这样的酒壶,是为了让他尝另一种酒。

    陆无忧扫了一眼酒液,大概可以判断不是致死的,便仰头喝了下去。

    就算真是致死的毒药,只要不是瞬时毒发,他都有办法抑制下去,再徐徐图化解。

    更何况,他从小便试过大大小小的毒,一般的毒在他身上根本不起效用,而能在他身上瞬时毒发的毒药,大约尚不存在。

    陆无忧出了殿外,随手掏了一颗万能的解毒丹药,塞进嘴里,便继续坐在席上,一边喝酒,一边微笑着和同僚闲聊。

    光禄寺的菜还是一如既往的难吃,不过酒倒是不错。

    陆无忧腹诽着,喝完了一壶,在喝第二壶的时候,突然感觉身体的温度在不正常地攀升。

    他拿酒杯的手微微抖了一抖。

    毫无疑问,就这点酒,绝不可能让他喝醉,再来十壶都不能。

    那么就是二皇子给的那杯酒毒性发作了。

    大概算算时间,距离他喝下那杯酒,差不多过了一刻到两刻钟左右。

    这毒性倒是一般。

    陆无忧想着,单手撑住额头,弯起眼眸,似闭非闭,任由脸颊泛红,佯装出醉意。

    主要是想知道,二皇子给他下毒究竟所为何事。

    就算他没打算夺嫡站边——当然他现在的官位也远轮不到他站——弄清楚这件事也是很有必要的。

    果然,不一会,便有神色紧张的内侍过来问他是否身体不适,要不要找个地方休息,他说话时声音都在颤,眼神也始终飘忽,不敢看他的眼睛,未免演技略差。

    陆无忧腹诽了一阵,将计就计,应声跟去。

    热意在身体里来回激荡,他用内力压了一些下去,仍是装作燥热难忍的样子,那内侍毫不怀疑,搀扶着他,就这么进了韶安公主的寝殿。

    到了这里,他已经完全明白了。

    和那位康宁侯二小姐的行径,简直不分上下。

    至于这毒究竟是什么,也就更没什么疑问了。

    陆无忧眸中闪过一丝不耐。

    但戏还是要继续演下去。

    毕竟他现在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且毫无防备的读书人。

    那内侍把他关进殿里,就退出去了。

    透过遮挡视线的屏风,能模糊看见床榻上坐了个女子,她呼吸声甚至比陆无忧的还要急促,鼻息里充满了惊惧,甚至隐约有些抽泣声——这会陆无忧是真的有些不耐了。

    因为他认出这个人甚至不是韶安公主。

    这是把他当什么了。

    不管是什么原委,陆无忧此刻都确实动怒了,因为倘若他不是会武,不是对药性有所抵抗,那么接下来他被算计陷害所做的事情,很有可能毁掉他的一生。

    还要搭上另外一个无辜女子的清白。

    他翻出一颗清心丸咽下,这药能让人灵台清明,对大部分的情药起效,实在不行他找个冰水池子呆到药性消下去就是了。

    想着陆无忧已经抬手推门,门还被拴上了,他内力微震,便将外面的门栓震掉。

    随后,陆无忧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他想得简单,可没料到这药效竟死活消不下去,甚至越显生猛。

    陆无忧出门找了个无人的池塘,想跳,看了一眼里面泥沙混着水草,又有点嫌脏,他这一身状元吉服是御赐的,回头还不好让人洗。

    这么犹豫间,就听见暗处有人叫道:“陆状元,陆状元是你吗……”

    ——药性果然麻痹了他的警惕心。

    不然不会这么近,他才发现有人在附近。

    陆无忧闻声立刻避走,偏偏有人在他又不好用轻功,只能尽量循着印象向公主府里偏僻的位置去——多亏他事先看过了大致方位。

    可在移动过程中,药性似乎越发地强烈了,不光是身体发热,就连呼吸都带上了灼热的温度,那种陌生的意欲甚至逐渐侵进他冷静的大脑里。

    他终于忍不住站定,屏息凝神摸了一把自己的脉息。

    片刻后,陆无忧怔住了。

    他不信邪,又摸了一次脉,陆无忧的医术不算特别精湛,但也能大概感觉到这股已经逐渐在他身体里彻底发作的药性,有多猛烈磅礴。

    猛烈到好像不是那么轻易便能解的。

    一滴汗顺着他的额角落下来,身后追着的人也越发近了。

    陆无忧脚步加快,夜色浓重如雾,赤红灯火鬼影似的飘曳,看在眼中竟有了几分影影绰绰的欲色,他又塞了一颗清心丸咽进嘴里,凉意顺着喉管滑下去,他勉强捡回自己的神智,想着算了,先找一处偏僻殿宇,躲过目前的追兵。

    等人都走了他再用轻功出去,想办法消掉体内的药性。

    想到这里,陆无忧再不犹豫,转身便挑了一处殿宇闪身进去。

    几乎一进去,他就意识到这里面还有另外一个人。

    且是个女子。

    这简直是最糟糕的状况。

    陆无忧抬起头,刚想压低声音让她快点离开,却愕然地看见殿内深色的昏红光影里,站着一个对他而言,异常眼熟的少女。

    红衣盛装的贺兰瓷正无助地抵着墙面,仿佛柔若无骨一般,轻轻抖着纤细的身子,裙摆在她身下如花瓣盛开,一层层褶皱光华变换,闪耀着金线辉芒,细波粼粼,又恰好拱出了一段玲珑曲线,自盈盈一握的腰肢至妖娆的胸脯,着实婀娜多姿。

    她本人则眼波如醉,眼瞳中的水光摇晃,似乎下一刻就要滚落,发梢间镶着红宝石的足金饰物正映着她被染上霞色,堪称妖冶的面容,唇瓣血色点点,艳丽至极,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引诱人堕落的魔魅气息。

    可偏偏贺兰瓷又看起来极其脆弱娇软,像是伸出一只手,就能轻易攀折,然后便可以……对她为所欲为。

    陆无忧和她目光交织。

    在刹那间,感觉到身体里的药性,似乎又往上猛烈地翻了一翻,汹涌澎湃地冲击着他的四肢百骸,呼吸霎时粗重,刚才的清心丸仿佛全白吃了。

    就连他的大脑都出现了一刻的恍惚。

    却在此时,外面响起一阵“陆状元、陆状元”、“陆大人你在吗”的呼唤声。

    陆无忧伸手按着殿门,猛然闭上了眼睛。

    ——这状况令人几近绝望。

    贺兰瓷也听见了外面的声音,她按着墙面,尽力维持神智,压低声音道:“你不会也……”

    话说出口,她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绵软得几乎没法听,像浸透了某种甜腻的汁液,反应过来贺兰瓷立刻便住了口。

    好在,说到这,陆无忧肯定也能明白。

    下一刻,他从嗓子里挤出了一声极轻的:“嗯。”

    算是承认了。

    两个人阴沟里翻船,还翻到一起去了,不免显得荒唐又好笑。

    至于是谁给他下的药,想也知道是那位娇滴滴的韶安公主贼心不死,既然不是找她的,他们俩呆在一起也只能徒增危险,贺兰瓷掐紧手心,她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掐破皮,但此刻唯有疼痛才能让她恢复一点气力。

    贺兰瓷将碍事的裙摆卷起,扶着墙摸到窗棂边,想推开窗跳窗离开。

    临了想起陆无忧,她有些紧张道:“我先走了。”

    陆无忧站着,低垂眸子,没有动弹,听见她的声音,似乎才有了一点动静,他按着殿门,转头绕向另一侧的窗户,哑着声音道:“我走那边……”

    比他平时的声音要低上几个度,也没了那股游刃有余的调侃意味。

    然而偏偏在此时,外面又传来了一些其他的声音。

    “你们有瞧见贺兰小姐吗?”

    “我们在找陆状元,你们瞧见了吗?”

    竟是两拨人交汇到了一起。

    贺兰瓷的脸色也变了。

    “要不在附近殿里找找?那边我们都找过了……”

    “好,那我们去这边,你们去那边。”

    正准备推窗户的手微微一僵,贺兰瓷撑着窗栏,下意识地望向陆无忧。

    经过之前郊祀一事,她便对他有种奇怪的、说不上来的信任——因为此刻,若不是陆无忧,换成任何一个男子,只怕她都不会如此心平气和的与其呆在一个空间。

    她和陆无忧虽然不对付,但这么多次接触下来,他有无数机会,却从未占过她分毫便宜。

    也一直很注意肢体间的距离。

    陆无忧明明桃花无数,甚至那时青楼花魁都有仰慕他,愿自荐枕席的,但还真没听过他这方面的风流传闻——所以她,姑且,可以觉得,他或许,嘴上不太讨喜,但人,还能算得上是个君子。

    贺兰瓷在极度的惊恐中,脑子飞速转着。

    陆无忧也停下了动作,他似乎往嘴里塞了一枚什么。

    贺兰瓷无法分辨,身子也又开始有些发抖,外面的人似乎越发近了,她咬着唇,低声试探着,非常难以启齿地道:“……你不是,不讨厌她,觉得她只是个被宠坏的小姑娘。要不,你假装,从一下公主?”

    以陆无忧的忽悠手段,应该不难应付那位韶安公主。

    公主看起来只要陆无忧演得足够卖力,便会听话,说不定直接把解药给他也不是没有可能。

    虽然这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建议,听起来仍然有点缺德。

    陆无忧这时的声音仿佛恢复了一点往日的味道,他侧过身来,飞快道:“那我觉得二皇子人也不错,贺兰小姐为何不考虑一下,从了他之后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至少你不用再自己修屋顶了,还有……嗯,锦衣华服,珠翠满头。”

    贺兰瓷:“……!”

    是她想修的吗!还不是生活所迫!

    一瞬间,贺兰瓷甚至忘了自己和对方现在的处境,脱口而出道:“……你再说我们就只能两败俱伤了!”

    然而此刻,外面的人听声音像是已经到了殿外。

    陆无忧微垂着眼睛,快步朝她走了过来。

    贺兰瓷一怔,外面的声响让她有些慌乱地按着墙面,拼命眨动双眸,说到底刚才都是强撑,她的大脑现在似乎已经不太能反应过来陆无忧到底要做什么,也理不出清晰的思绪,只是觉得害怕——很怕被二皇子抓到,落入无法想象的境地。

    陆无忧压低声音道:“……你到底想不想被二皇子抓到?”

    贺兰瓷下意识地用力摇头。

    “那就……”陆无忧短促道,“得罪了。”

    说完,他的手无比迅疾地从她腰间穿过,揽过腰肢,随后,贺兰瓷只觉得身体骤然一轻,竟被他揽着轻轻巧巧地跃到了房梁上,陆无忧的动作极稳,极静,没有发出丁点声音来。

    猛然腾空,无处着落,贺兰瓷心头一慌,手臂本能地环住了陆无忧的脖子。

    还没在房梁坐定,便听见陆无忧闭眸忍耐道:“……松手,掉不下去的。”

    一滴热汗顺着他的脸颊,下滑至颌,紧接着,滴入她的衣襟口,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滚烫得有些灼人。

    贺兰瓷闻声连忙松手,可脸已经熟了个彻底。

    几乎同时,这处偏僻殿宇的门口已被人推开。

    “你们进来看看,四处搜搜,特别是床帐、床底和柜子里,搜仔细了,千万别漏下哪里,听到没有。”

    “知道了!”

    殿外进来三四个提着灯的人,点亮了殿中的灯盏,立刻翻箱倒柜地找了起来。

    这过程中,每一瞬都似乎变得无比漫长。

    贺兰瓷这辈子也没有和一个男子贴得这么近过,房梁与屋顶间位置有限,陆无忧伸着长腿,侧坐在房梁上,而她差不多是躺靠着蜷缩在陆无忧的怀里,能感受到背后的身躯是何等的火烫——她的腿就架在陆无忧的腿上,后腰紧贴着他的腹部,颈脖几乎完整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陆无忧一动不动,可他灼热的鼻息却萦绕在贺兰瓷的颈侧,带了一点极浅的酒气,随后飘过来的是一丝淡淡的甜味,像冷寂空旷的寒潭里静静绽放的睡莲香气,明明该是清淡的气息,可此刻可贺兰瓷感受到的,却分外炙热浓烈。

    撩拨人心,让人熏熏欲醉。

    热意还在身体里流窜,她的后颈被陆无忧的鼻息弄得不住颤动,连自己的呼吸也愈加急促了起来,身体里原本还有的力气被一分分抽走,只剩下一种陌生的欲望。

    她被烫得太难受了,身上不知觉已香汗淋漓,贺兰瓷咬着唇压抑住唇齿间的声音,终于忍不住轻微地拧了一下身子。

    迅速地被陆无忧抓住了胳膊。

    “别动。”

    他声音喑哑低沉得近乎破碎。

    贺兰瓷已经有些失去自主意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强烈地想要触碰对方的念头——明明陆无忧也很热,她靠上去只能更热,但就是想要这么做。

    于是,她的手轻轻贴上了陆无忧的手背。

    肌肤交触的瞬间,一丝酥麻的电流在两人的手指间流窜。

    陆无忧闪电般抽回了手,他似乎也意识到什么,动手翻出了一颗淡青色的药丸,递了过来,示意她吞下。

    贺兰瓷大脑知道他的意思,身体却不受控制地低下了头,将药丸卷进嘴里的同时,柔软的唇瓣和湿润的舌尖从陆无忧的手指上,舔舐而过。

    身后的躯体剧烈地震颤了一下。

    仿佛差点就要掉下去。

    贺兰瓷连忙扶住他的胳膊,陆无忧一手撑着房梁,一手按着她的腰,总算稳住,但听他的呼吸又比方才沉重许多。

    吞下药丸,贺兰瓷终于找回了一丝理智。

    可这理智有,反倒不如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贺兰瓷顿时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羞耻,和微妙的抱歉,然而身体的敏感度丝毫没有降低,就连陆无忧紧紧箍着她腰部的手,都分外分明。

    甚至她还能感觉到陆无忧腹部处……

    贺兰瓷脸顿时烧得更加厉害了。

    唯一庆幸的是,下面的人翻箱倒柜发出的声响掩盖了上面两人的响动,他们丝毫没有察觉,此刻他们要找的人,就在这顶上。

    下面的人找了一会,终于发现确实没有,于是对外面回禀道:“都找过了,不在这里面。”

    “行,出来吧,去别的地方搜搜。”

    里面的人吹灭了灯盏,陆陆续续都往外走,不一时,这偏僻的殿宇内,便恢复了之前的黑暗寂静。

    贺兰瓷刚想松了口气,突然感觉到身子又一轻。

    陆无忧竟抱着她整个人斜坠到下面的软榻上了,两个人在满目漆黑中,无声地跌进了一床柔软的被褥里,滚作一团。

    贺兰瓷懵了一瞬。

    下一刻,就听见陆无忧欲念深重却又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贺兰瓷,你想弄死我。”

    作者有话要说:  ≡w≡

    希望下章明天同一时间大家早点来看,当然在阿江也别期待太多。

    一个充满道德感的预警:本文会有婚前那啥,就那啥,都写文案上啦。

    评论区发100个红包庆祝忧瓷贴贴!

    ps:出于谨慎,希望别怪瓷瓷,她一个小姑娘遇到这种事是真的挺无助的,虽然她老公人很好的。

    顺便强烈谴责这种龌龊行为,本文主旨是美貌少年少女勇斗强取豪夺恶势力(?

    感谢宋云笙、48844287、42083121、sage、野月的地雷,和94喵喵54、β、35661955、鱿鱼鱼、40021476、不狗何贼、薄荷绿汁、人形猫薄荷君、我的灌汤包呢、玥影之婳、一心向阳、0328葫芦宝、彬蔚、访客爱丽丝、西西yeol、你今天真好看、闪电、douuuuu、biubiubiu、我来撒花花、我爱小莽莽、蕾蕾、ni、山肆游云、yukiyuki、江江很炸毛、7鹿7、sislier、安静的猪头三、粒子、一只西柚、哈哈哈、木易、fejal、乔伊、僵尸偷走了你的脑子、pppiiinnn、菜花要变瘦、就这样、blank、46185543、哒哒哒哒哒、江眠总是睡不饱、柒柒、岛上的最后一天、crystal、啦啦啦啦、白桦舍利、soso的小可爱吖、48031531、从王从君、你别扒拉我、初棠、白柳垂堤、lwj、喜帖街、21721014、路人甲、南岸的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