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9章 离开

    温锦章向来讲究公平,听到温老太太的话,微皱了下长眉,“妈,这种事不要乱说,阮阮身子没有中毒或是遭暗算的迹象,怎的与淑莹和婉婉有关?”

    温老太太叹了口气,“不是说她们暗算,而是她们克我家小娇娇。”

    “我前段时间去了洪安寺,跟阮阮和叶婉婉算了下八字,阮阮五行火旺喜水,而叶婉婉五行金弱不喜火,两人水火不容。”

    “以前我家小娇娇事事迁就着她,两人相安无事,但我小娇娇稍微有点不顺着她,你今天也看到了,回来一直吵到现在。”

    “一会儿说我家小娇娇不让她坐车一起回来,明明就是她自己给男同学送巧克力。一会儿又打击我家小娇娇自尊,说小娇娇不会弹琴,你也听到了,我家小娇娇弹得哪里不好听了?”

    “小娇娇这会儿连你都查不出病理,浑身难受,你这个做父亲的,尽快拿个主意出来!”

    温阮细白的手指轻轻拉住温锦章的衣袖,脸色苍白的摇头,“爸爸,我没事的,以后我事事顺着婉婉姐就行了……”

    话没说完,又趴在床边干呕,脸色白得像张纸,看着就令人心疼。

    温锦章身为中医,自然能看出温阮是真的不舒服,这种身理上的东西装是装不出来的,但他又确实查不出病理原因。

    他不信那些东西,但他母亲信。

    有时老人的见解,不一定是错的。

    “今晚我先让淑莹和婉婉去锦园公寓住。”

    温老太太摆摆手,“你赶紧送她们走,免得让我小娇娇遭罪。”

    ……

    柳淑莹和叶婉婉听到温锦章要送她们回锦园,母女俩犹如当头一棒。

    “温叔叔,是你让我们住进来的,现在你又让我们走?”

    温锦章将温阮身体情况说了出来。

    “她一定是装的!”

    柳淑莹看着到底年轻还沉不住气的叶婉婉,喝斥一声,“你闭嘴!”

    柳淑莹已经明白今晚发生的一系列的事,都在温阮计划之内,她的目的,就是要将她们母女赶走。

    温锦章看似是个温润好说话的人,但他十分有原则。

    决定的事,也不会轻易改变。

    虽然还不明白温阮为何发生如此大改变,但柳淑莹知道,今天她和婉婉得以退为进,暂时先离开这里了!

    “锦章,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和婉婉这就搬走,你好好照顾阮阮,”柳淑莹看着温锦章,眼底泛起了红,“其实我知道老夫人不喜欢我和婉婉,这段日子给你们添麻烦了,只是我担心阮阮,她是我带着长大的,以前都好好的,怎么一跟老夫人亲近,就生了这种怪病呢?”

    不待温锦章说什么,柳淑莹就带着叶婉婉上楼收拾东西去了。

    ………

    温锦章亲自送母女俩离开的。

    车子一开出庄园,温阮就从枕头下面拿出针炙包,动作利落地朝自己穴位上扎了几针。

    温老太太坐在一边看着温阮,“这套九行针是你爷爷在世时研究出来的独门针炙术,需极高天赋才能学得会。这套针法,不仅能救治病危之人,还能自封穴位,做出生病的假象。”

    “小娇娇,你爸爸当年都没学会,你怎的就会了?你之前不是说,对学医继承家业没兴趣吗?”

    温阮握住老太太的手,软声说道,“奶奶你难道忘了,爷爷还在世时就夸过我有天赋,以前我叛逆贪玩情商低,容易相信别人,但不代表,我不懂这些呀!”

    听到温阮的话,老太太感动得热泪盈眶,“你爷爷后继有人了,要是他还活着,得多高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