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7章 花开堪折直须折

    “不能!”金锋毫不犹豫拒绝:“伤了人可不得了。”

    “小气样,不试就不试!”

    小玉撇撇嘴,把弓弩还给金锋。

    “金锋,你就让小玉试试嘛,刚才你没回来,小玉怕你被狼叼了去,急得都快哭了,还让翠花喊她当家的山里寻你呢。”

    有小媳妇儿调侃两人。

    “小玉,你要是有心思,怎么不早点让你哥去金锋家提亲呢,现在再嫁过去只能当小妾喽!”

    马上有人跟着起哄。

    “说什么呢,看我不撕了你们的嘴!”

    小玉恼羞成怒,追着俩小媳妇去打。

    这种玩笑在村里很常见,金锋也不在意,从地上捡起兔子走了。

    小院子里,关晓柔看到天都快黑了,金锋还没回来,急得坐立不安。

    听到门口有动静,小鹿一样飞奔出来:“当家的,你回来啦!”

    然后才看到金锋手里提着的兔子,激动的差点跳起来。

    当家的没有骗自己,他真的会打猎。

    关晓柔蹲在野兔旁边看了一阵,突然一拍脑袋,跑进厨房端了碗水出来:“当家的受累了,先喝点水,我去把饭热热。”

    “以后我要是睡懒觉或者回来晚了,你不用等我,做好饭自己先吃就行。”

    金锋跟着去了厨房。

    “那怎么行,哪有男人没动筷子,女人先吃的道理?”

    关晓柔往火塘里扔了把干树叶,拿着根木棍扒拉一阵,又吹了几口气,埋在火塘里的火种就引燃了树叶。

    但是吹气的时候,有灰烬飞了出来,沾到了她的脸上。

    “灰。”

    金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关晓柔赶紧伸手去擦。

    结果她忘了手上也有灰烬,越擦越多,弄的鼻子两边都是。

    “花鼻猫,”金锋笑了笑,伸手帮她擦拭:“咱们没有那么多规矩,做好饭你只管吃……嗯?怎么擦不掉?”

    关晓柔瞪着一双大眼睛,一动不敢动,心里像钻进去一只小鹿,噗通,噗通乱跳……

    金锋说了什么,她完全没听到。

    “发什么愣呢?”

    金锋伸手在她鼻尖上刮了一下,起身出去拿毛巾。

    “嘤嘤嘤……”

    这时候的女子哪里经得住这么撩?

    关晓柔捂着脸,觉得自己的心快要被乱跳的小鹿踩化了。

    金锋拿着毛巾进来,关晓柔的脑子还是蒙的,羞恼的抢过毛巾,把金锋推出厨房。

    一直到吃饭,关晓柔脸上的红晕都没有消散,完全不敢抬头看金锋。

    吃过晚饭,金锋没有再去铺子。

    他能看出来,关晓柔已经准备好了,油灯都被她用家里仅有的一小块红布包成了喜庆的红色。

    伺候着金锋洗漱完毕,关晓柔默默坐到床边。

    或许经过两天的相处,她对金锋有了更深的了解,也或许挂在院子里的两只野兔让她看到了生活的希望,此时脸上没了对未来的担忧和恐惧,只有羞怯。

    金锋走过去,拉起她的小手。

    关晓柔微微颤了一下,却没有反对,任由金锋握住小手。

    就在金锋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时,窗户外边突然传来噗通一声。

    “二狗子,你挤什么挤?”

    “说好了,他们拉手就该我看了!”

    外边传来孩子的争吵声。

    “这群熊孩子!”

    金锋满头黑线,提着板凳冲了出去。

    “哎呀呀,快跑啊,金刚发火了!”

    五六个熊孩子一哄而散。

    “有完没完了?”

    金锋提着板凳,心情很糟糕,也很纳闷。

    一般来说,熊孩子只在成婚当天来听听墙根,怎么今天又来了?

    突然,金锋拍了拍脑袋。

    成婚毕竟是喜事,所以多少要准备点花生之类的小东西打发孩子。

    这年头的孩子,一年到头也吃不了几回零食,金锋没有准备,他们能善罢甘休才怪。

    遭到驱赶也没回家,而是继续在不远处探头探脑,看来是铁了心要继续闹。

    今晚估计又没戏了……

    金锋提着板凳回屋:“晓柔,你先睡吧,弓弩还有点小问题,我去调一下。”

    关晓柔红着脸点点头。

    当天晚上,金锋给弓弩加了个简单的绞盘,又做了个箭匣,这样一来,上弦速度更快,还省掉了每次射击之后都要重新填放箭矢的麻烦。

    弄好这些,已是半夜,正准备去摘门板睡觉,却发现关晓柔坐在门口木桩上。

    虽是春末,夜里还是有些冷的,关晓柔冻得抱着膝盖,时不时还搓搓手。

    “晓柔,你不睡觉在这儿干什么?”

    “当家的,你回屋睡吧。”

    关晓柔小声说道:“要是让别人看到当家的睡在铺子里,会说晓柔不守妇道的……当家的要是嫌弃晓柔……晓柔来铺子睡……”

    “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了?”

    金锋握住关晓柔冰凉的小手,放在手心暖着。

    “当家的不嫌弃晓柔,为什么……为什么不愿意和晓柔同房?”

    关晓柔低着头,说着说着眼泪就出来了。

    “晓柔,是这样的。”

    金锋想了一下,说道:“咱们见第一次面就成亲了,我想着让你先熟悉熟悉这个家,熟悉熟悉我,然后再说同房的事,要不然你把我当成了坏人怎么办?”

    “我知道当家的不是坏人,能嫁给当家的,是晓柔这辈子最大的福气。”

    “傻姑娘,你真是傻的可爱。”

    金锋哭笑不得,伸手把关晓柔揽进怀里:“娶到你这么漂亮温柔的老婆,也是我的福气。”

    简简单单一句话,把关晓柔逗得脸红不已。

    眉眼间的情意更是浓的化不开。

    金锋忍不住低头吧唧一口。

    关晓柔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羞得把头埋进金锋胸口。

    花开堪折直须折,人家女孩子巴巴等了半夜,再磨叽就太矫情了。

    金锋把关晓柔拦腰抱起,进了里屋。

    很快,里屋就悉悉索索响起脱衣服的声音。

    常年在家里纺线,关晓柔没有经历过风吹雨打,皮肤细腻白嫩,吹弹可破,身材更堪称完美,不逊色金锋藏在硬盘里的任何一位老师。

    “真是个宝藏女孩儿啊。”

    金锋徜徉雪峰之间,流连忘返。

    良久,床榻摇晃的声音,伴随着春夜的虫鸣响起,和谐而自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