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5章 回娘家

    少了几百斤的老虎,金锋几人返程的速度快了许多,吃过中午饭从县府出发,天没黑就回到西河湾。

    “给,冰糖葫芦!”

    送走看热闹的村民,金锋从布袋里掏出一个油纸包裹。

    “怎么买了这么多?”

    关晓柔打开油纸,发现里面足足有十几根糖葫芦。

    “好不容易去一趟县府,自然要多买些。”

    金锋笑着拿出一根:“听客栈的伙计说,这是县府最好的糖葫芦,你也尝尝。”

    “小娥要是见到这些糖葫芦,肯定会高兴坏的。”

    关晓柔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去。

    只是短短几天时间,她就从人人厌恶的灾星,变成了人人羡慕的有福之人。

    她迫不及待的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母亲,告诉妹妹。

    走亲戚自然不能一大早就去,哪怕关晓柔早已归心似箭,第二天还是等到了太阳升起才出发。

    “哎呀,老三家的灾星又回来了!”

    “早说这样的灾星没人要,你看看,这才三天就被人家赶回来了吧?”

    “我看着不像赶回来的,俩人刚才还笑了一下。”

    “不是赶回来了,那个男人背着布袋干什么?里面装的肯定是赔钱货的东西。”

    “你怎么知道,万一是女婿给老丈人背的礼物呢。”

    “你活了半辈子,见过几个女婿给老丈人送礼的,何况关晓柔还是个灾星。”

    “昨天后山遭了老虎,说不定就是灾星招来的,快去喊老三回来,不能再让灾星回村了!”

    ……

    刚刚进村,风言风语就把关晓柔的好心情破坏的一干二净。

    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惶恐。

    “不怕,有我呢。”

    金锋握住关晓柔的手微微用力:“还记得我怎么说的吗?咱们又不吃他们家的大米,把他们的话当放屁就行了。”

    “嗯!”

    关晓柔感受着手心的温度,心里慢慢踏实下来,停在一座破落的小院门前。

    院子里,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正趴在墙根用手扒拉着什么,听到脚步声,缓缓抬起脑袋。

    看到来人是关晓柔,小姑娘惊喜喊道:“呀,姐姐,你回来啦?”

    “小娥,你干什么呢?”

    关晓柔快步走过去,把小姑娘从地上拉起来。

    “姐姐,我听到这里有蟋蟀叫,它的窝肯定在这里。”

    小姑娘指着墙根说道:“姐姐,你放我下来,我抓到蟋蟀,烤了咱俩一起吃。”

    “小娥,嫂子昨天又没让你吃饭吗?”

    关晓柔抱着小姑娘,眼泪红了。

    “嫂子说我反正也活不了,吃饭也是浪费粮食,还跟大哥说把我扔到后山……”

    小姑娘也跟着哭起来:“姐姐,他们说你嫁人了,你把我带走好不好,别让大哥把我扔到后山,后山有狼,我怕……我给你纺线,我还会挖野菜,姐姐你带我走好不好……”

    关晓柔把小姑娘紧紧抱在怀里,抬头用祈求的目光看着金锋:“当家的……”

    金锋点了点头,也觉得嗓子堵堵的。

    咯吱!

    一个头发乱糟糟的中年妇女推开房门。

    “娘!”

    关晓柔擦了擦眼泪:“这是我当家的……”

    中年妇女看了看满脸泪水的闺女,脸色大变,不等金锋和关晓柔说话,扑过来就要给金锋下跪:

    “姑爷,你既然在送亲队里挑了晓柔做婆娘,就不能再送回来了……姑爷你行行好,把晓柔领回去吧,要不然她哥回来会打死她的……”

    “婶子,不是这样的!”

    金锋赶紧托住关刘氏。

    开玩笑,第一次见面,丈母娘先给自己磕个头算怎么回事?

    虽然,这个丈母娘,还有些叫不出口。

    “娘,当家的不是要把我赶回来,我们是过来看你的。”

    关晓柔也赶紧解释。

    “真的?”

    关刘氏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是真的,当家的还给娘带礼物了呢。”

    关晓柔从金锋肩膀上取下布袋,一件一件往外掏东西:“这两只兔子是前天打的,当家的用盐腌好了,娘可以留着慢慢吃,这匹布是当家的昨天从县府买的,给娘做衣裳的……”

    “姑爷,这些是给我的?”

    关刘氏眼睛瞪得滚圆。

    她活了半辈子,头一次有人给她送礼。

    还一次送了这么多东西。

    “婶子,礼物有些寒酸,您别嫌弃。”

    金锋有些不好意思。

    哪怕两世为人,这都是第一次见丈母娘,带的东西中最值钱就是两只野兔,让他觉得有些拿不出手。

    “不嫌弃,不嫌弃!太多了,还都是好东西……”

    关刘氏赶紧摆手,然后扭头看向关晓柔:“姑爷是干什么的?”

    女多男少,女婿的地位也随之水涨船高,平时去娘家,很少会有人带礼物。

    像金锋这样带这么一堆东西的,几乎没有。

    “娘,当家的是读书人,不过他会打猎,兔子就是他打的。”

    说到金锋,关晓柔满脸自豪:“他还是打虎英雄呢,前天晚上只用三箭就射死一只五百多斤的大老虎呢!”

    “打虎英雄?”

    关刘氏瞪着眼睛问道:“前几天咱们后山来了一只老虎,可凶了,打虎队的汉子伤了五六个才把它打跑,昨天听村长说在西河湾被打死了,莫不是姑爷打死?”

    “对,就是当家的!”

    关晓柔骄傲说道。

    “老天爷啊!”

    关刘氏一屁股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嚎啕大哭。

    “娘,你哭什么啊?”

    关晓柔吓得手足无措:“我说错话了吗?”

    “我是高兴的。”

    关刘氏擦着眼泪说道:“老天爷终于开眼了,晓柔,你找了个好姑爷啊!”

    “嗯,当家的对我可好了,进门都没打我,吃饭让我上桌子,大米饭随便吃,昨天去县府还扯布让我做新衣服呢!”

    “好,好!你总算熬出来了……”

    关刘氏抚摸着关晓柔的头发,眼中满是舐犊之色,看金锋的眼神也越来越喜欢:“姑爷,别在院子里站着了,进屋。”

    屋子比金锋家还破,居中摆了一张缺条腿的桌子和两条不知道用了多少年的长凳,窗户下放着两架破旧的纺车。

    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了。

    “姑爷你坐,我去给你倒碗水。”

    关刘氏拿起桌子上的破茶壶,小跑着去厨房打水。

    “姐姐,你真的吃到大米饭啦?”

    小姑娘终于找到了说话的机会。

    抓着关晓柔的胳膊,口水都快流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