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7章 唐冬冬

    不用关柱子说话,回过神来的田三丫已经冲到金锋跟前,陪着笑脸说道:

    “刚才是我瞎了眼,竟然没认出姑爷是打虎英雄,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说完,对着自己脸上扇了一巴掌:“这巴掌算是给您赔不是!”

    这一巴掌没有一点放水,脸上直接浮出来五个手指印。

    但是周围的村民却没有一个笑话田三丫的。

    他们都饿怕了,如果他们家也有一个打虎英雄的姑爷,让他们磕头都行。

    “不用给我赔不是,你刚才骂的是晓柔!”

    金锋冷冷说道。

    “晓柔,我错了。”

    田三丫扭头对着关晓柔,对着自己脸上又扇了一巴掌:“晓柔,以前是嫂子错了,我不是人,不该欺负你,可是你也知道咱们家是什么样子……”

    关晓柔到底心软,也知道以前家里的情况,田三丫说了几句软话,就把她哄住了。

    毕竟是关晓柔的娘家人,她想原谅就原谅吧,也不是什么大事,大不了以后少来往就是了。

    金锋懒得听田三丫倒苦水,也懒得搭理过来搭话的大舅哥,蹲到边上研究纺车。

    邻居们发现没有什么热闹可看了,一个个回去干活去了。

    “当家的,我跟嫂子说好了,咱们走的时候,可以把这台纺车带走。”

    关晓柔终于摆脱了田三丫,蹲到金锋旁边。

    “你还真准备纺线供我读书呀?”

    金锋笑着打趣。

    关晓柔全身的肌肤都水嫩嫩的,唯独手上到处是老茧,都是纺线留下来的。

    “我知道当家的你有本事,家里不用我挣钱,但是除了纺线,我也不知道能做什么,总不能一直闲坐着吧?”

    关晓柔低着头说道。

    “没事纺纺线也行,不过这架纺车都快散架了,就别往家里搬了,回头我再给你做一架更好的。”

    工科博士不是白读的,古时候的纺车机械结构又非常简单,金锋几眼就看明白了,回去随便改一下,效率绝对能翻好几倍。

    “当家的你还会做纺车?”

    关晓柔惊喜道。

    “我会的东西多着呢。”

    金锋臭屁道。

    “当家的,咱们出去走走吧,我带你去见个人。”

    关晓柔把金锋拉起来。

    “见谁啊?”

    “我最好的朋友,”关晓柔说道:“以前大家都说我是灾星,所有人都躲着我,只有冬冬不嫌弃我,还总帮着我干活儿。”

    “那得见见。”

    两人走出小院,转过一片竹林,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正在锄地。

    少女比关晓柔还要高一点,长得也标致,只是有点太瘦了。

    金锋总是觉得这个少女有点不对劲,不由多看了两眼。

    “当家的,冬冬长得好看吧?”

    关晓柔笑着问道。

    “的确挺漂亮的,就比我家晓柔差那么一点点。”

    “那你把冬冬娶回去做小妾怎么样?”

    “你怎么又来了?”

    虽然是理科生,但是该有的求生欲还是要有的:“天底下漂亮的女人多了,难道见一个就要娶回家,咱家装得下吗?我娶你一个就够了。”

    “相公,冬冬不光长得漂亮,还会读书算数呢。”

    “会读书算数?”

    金锋一愣。

    这年头男人认字的都少之又少,更别提女人了,千分之一多没有。

    “冬冬以前是城里的大小姐,后来家里遭了变故才来关家湾投靠五奶奶。”

    关晓柔说道:“以前五奶奶都不让她干活的,最多跟我学学纺线,现在怎么干起活来了?”

    “怪不得。”

    金锋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会觉得不对劲了。

    那个少女干活的姿势很别扭,一看就是以前没下过地的主。

    唐冬冬是外来户,在关家湾也没什么朋友,所以见到关晓柔也很高兴。

    俩人头凑着头跑到一旁说悄悄话,金锋也不好意思掺和,只能跑到一边思考怎么改进纺车。

    “冬冬,五奶奶怎么让你下地干活了?”

    “我从家里带来的首饰卖完了,下次交税都不够了,就想开垦一些荒地,看看能不能多挣些钱,免得被抓到送亲队。”

    唐冬冬无奈说道。

    “冬冬,你不用参加送亲队,关家湾想娶你的小伙子多着呢。”

    “关家湾的男人一个个蠢得跟猪一样,还喜欢打婆娘,我就算死也不会嫁给他们。”

    “要不然你嫁给我当家的吧,他从来不打人,对我可好了……”

    关晓柔又把金锋夸了一遍。

    “晓柔,你太傻了,就算他对你再好,也不能随便给他找小妾,要不然你会吃亏的。”

    纳妾在大康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唐冬冬并未觉得冒犯,而是恨铁不成钢的点了关晓柔额头一下。

    “别人我才不乐意呢,但是你嫁过来多好,咱们又可以做姐妹了,你要是愿意了,我就去求求当家的。”

    “晓柔,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怕我心气高想不开,放心吧,我不会的。”

    唐冬冬握住关晓柔的手:“我想自己试试,要是真的活不下去了,再去投奔你。”

    “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

    ……

    吃过午饭,虽然田三丫再三保证,以后绝不会欺负关小娥,关晓柔还是有些不放心,和金锋商量之后,决定把关小娥带回家养一段时间。

    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对关小娥都避之不及,但是走的时候,每个人都笑着过来打招呼。

    活了快二十年,这是关晓柔最畅快的一天。

    “姐夫,这就是西河湾吗?”

    关小娥趴在金锋背上:“看着跟我们关家湾一样嘛?”

    可怜的小姑娘,长这么大只出过一次村子,看什么都好奇。

    “咱们两个村子就隔了几里地,当然一样了。”

    “姐夫,去你家还能吃大米饭吗?中午的大米饭太好吃了!”

    “当然了,不光有大米饭,咱们还可以做饼子、馒头,你想吃什么,就让姐姐给你做什么。”

    “哇,太好了,我想快点去姐夫家。”

    在关小娥的想法中,这已经是最好的日子了。

    “别急,前面转个弯就到我家了。”

    金锋笑着说道:“咦,怎么这么多人?”

    小小的院子里,站着二三十个人,叽叽喳喳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金锋,晓柔,你们总算回来了!”

    林云芳迎上来说道:“你家里遭了贼,快进去看看丢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