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09章

    新的一周开始了。

    周一早上,秦菲不到8点就领着威威出了门,占杰上班晚,临走前敲门进书房,坐到占喜床边摸摸她的额头,发现温度降了不少,问:“请过假了吗?”

    “嗯,把病历本拍照发给文姐了。”占喜赖在被窝里,声音细细的,“哥,你和嫂子道歉了没?”

    占杰别开头“啧”了一声:“小孩子管这么多干吗?”

    “让你和嫂子道歉呢。”占喜皱眉,“本来就是你不对。”

    占杰瞪眼:“我哪儿不对了?”

    “哎呀我不和你吵,反正你对嫂子好点儿吧,平时帮她干点家务,周末至少休一天带威威出去玩玩,你这个爸爸就跟墙上挂着似的。”占喜不耐烦地冲她哥摆摆手,“你赶紧去上班吧,我能照顾自己。等我这个电灯泡搬走了,你和嫂子就又能过回甜蜜的二人世界了。”

    占杰觉得好笑:“什么二人世界?威威不是人啊?”

    占喜笑嘻嘻:“威威还小,他懂什么呀!晚上睡得也早,嘿嘿。”

    “说的好像你很懂似的。”占杰撸一把妹妹的头发,“晚上回来想吃什么?”

    占喜说:“我不回来吃了,签完合同要去房子里交接,回来都不知道几点钟,你们别管我了。”

    “行吧,你自己注意身体,电饭煲里有粥,一会儿记得吃。”占杰起身,又回头叮咛,“中介是正规的吧?签合同看仔细,你大了,这点事应该搞得定。”

    “放心啦!可正规了。”占喜催他,“快走快走。”

    家里剩占喜一个人,她养病养得特别乖,一个早上就躺在被窝里,醒醒睡睡,中午吃完白粥配小菜,她独自一人去医院输液。

    几大包药水挂完已是下午4点,占喜精神好了许多,打车去青雀门附近的房产中介,等了没多久,房东就被刘中介喊来了。

    那是位五十多岁的阿姨,合同签得很顺利,签完后,占喜刷掉房租、押金和中介费,一行三人去交接房屋。

    阿姨特别健谈,去青雀佳苑的路上说个不停。

    “我这个房子你可算租着了,要不是看现在年底难租,我是不租这个价的,不信你问小刘,春夏那会儿没有两千六根本租不到!”

    “我也不是人人都肯租的,小刘说是个清清爽爽的小姑娘,在附近上班,我才答应。小妹,我房子装修不久,你要好好爱护哦。”

    占喜点头:“放心吧,阿姨。”

    因为刚从医院出来,占喜的口罩没摘过,三人走进单元门等电梯,房东阿姨继续介绍:“我们这个小区的房子造得满有趣,两梯四户,四户的格局很不一样。01是89方的两居室,02和03中间套都是一室一厅小户型,04是大户型,有140方!”

    正说着,电梯来了,门一打开,占喜不禁一愣。

    电梯里站着的那人她见过,就是前天来看房时遇见的那个高个子黑衣男人。

    占喜对他有印象是因为他的打扮一点儿都没变,还是一身黑,脸上戴着黑色口罩,看起来酷酷的,视线也没往他们身上落,低着头双手插兜、侧过身就走了出去。

    占喜三人坐电梯上楼,进到802室后,刘中介很快帮两位女士交接好水电燃气。签完交接单,房东阿姨把钥匙交给占喜,接着就领她在屋子里到处看,教她燃气灶、洗衣机、空调怎么用,末了说道:“你们打工的也不容易,我当初买下这小区四套小户型,就是打算租给你们这样的大学生白领,好让你们在这个城市打拼时,能有个温馨的家!”

    占喜:“……”

    她哭笑不得:“阿姨,那您可真费心了,谢谢您啊。”

    全部弄完,房东阿姨和刘中介先走了,占喜一个人留在屋子里,门一关,她转身看向小小的客厅,突然就蹦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占喜真是太开心了,记忆里从没有这么开心过,比上大学时入住寝室都要开心!她自由了,解放了!从现在开始,她可以一个人生活了!

    客厅有简单的餐桌椅、二人位布艺沙发和茶几,卧室里则是双人床、床头柜、衣柜和书桌椅。占喜晃了一圈,想到平时收藏下来的好物安利和看过的少女房装修案例,心里美得冒泡!幻想着给自己添个鞋柜和置物柜,再买些可爱的小台灯、收纳篮、化妆盒什么的,嗯!还要在阳台上种花!要是能再养只猫就更好了!

    呜呜呜……激动得想哭!

    回到客厅,也不管沙发脏不脏,占喜直接蹦到了沙发上,摊手摊脚地躺下来,望着天花板嘿嘿傻笑。

    她想,相亲的事儿先不管,老妈要是安排了她就去见,大不了就说不喜欢,挑毛病谁不会啊!占喜不信老妈还能摁头让她结婚。

    眼下她最重视的其实是转部门的事儿,四、五月毕业招聘季公司会放出许多坑,只要策划部有坑,占喜就打算递申请。

    两本学位证书和策划部的岗位都对口,又在本公司待过一年,熟悉公司的业务,占喜列举自己的优势,想着再好好准备几个月,转岗势在必得!

    嗨了十几分钟,她依依不舍地离开802室,准备吃个晚饭再回家。

    占喜对青雀佳苑附近不熟,出了小区大门后沿街溜达了一圈。

    冬天天黑得早,华灯初上,店铺门头上的灯光都已点亮,正是下班高峰,街上人来车往,热闹非凡。

    占喜找到一家小吃店,点了一碗鸡蛋打卤面,等待的时候,她面向店门发呆,就看到一个黑衣男人从门口走过。

    又是那个人!

    这次他手里提着一兜东西,低着头走得飞快,一下子就过去了。

    占喜莫名地想起罗欣然说的那句话——“是个帅哥哦。”

    她虽然对未来的男票没有“帅”的要求,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占喜好奇地想,这人真的是帅哥吗?万一他长着朝天鼻,或者是国字脸、突嘴、龅牙呢?

    等等!那个男人和她住同一个单元,那以后是不是还有机会见到啊?占喜托着下巴浮想联翩,不知道自己搬过来后,能不能有幸看到这个男人的脸,到时一定要去给罗欣然汇报一下。

    ——

    这一整天,骆静语就待在家里做葵百合,三朵百合一起开工,上午染色,等晾干时做午饭,吃完饭后就是熨烫加组装,全部完工时天已擦黑。

    他把四朵百合一起插进玻璃瓶里,每一朵颜色、花瓣形态都不尽相同,连着叶片生长的位置和数量也不一样。有三片叶子的,也有四片、五片叶子的,挤挤挨挨地凑在一起,紫红色的大花瓣怒放着争妍斗艳,每一朵都像在呐喊:选我选我选我!

    骆静语看着这四朵花,轻轻笑了一下,心想:宝贝们,选不上也没事,三朵进陶缸,剩下的那朵就送给“鸡蛋布丁”姐姐,不会浪费的。

    因为制作烫花的过程中对湿度有要求,所以家里不能开加湿器,热空调开了一天,房里就特别干燥。骆静语决定出门透口气,顺便买点水果,润润嗓子。

    虽然嗓子这个东西对他来说形同虚设,但嗓子干了,他还是能知道的。

    买了些梨和橘子回家后,骆静语想了想,拍下四朵百合的合影发给“鸡蛋布丁”,这是这一天他发给她的第一条微信。

    【好大一头鱼】:四朵葵百合.jpg

    【好大一头鱼】:鸡蛋老师,你发烧好一点吗?

    占喜正在店里吃面,手机搁在桌子上,左手打字回复。

    【鸡蛋布丁】:好很多啦,已经不发烧了,就是有点骨头酸,明天再休息一天差不多就能好了,谢谢关心![微笑]

    骆静语听说她好起来了,心里也挺高兴的。

    【好大一头鱼】:我做完百合四朵,你觉得什么样了?

    【鸡蛋布丁】:应该是:你觉得怎么样?不需要加“了”,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你要问我的其实是我对这个东西的看法,要用“怎么”。下面我回答:超级好看!牛逼!大神!

    【好大一头鱼】:[捂脸][捂脸][捂脸]

    占喜吃了一口面,继续打字。

    【鸡蛋布丁】:小鱼啊,你下次试试,把量词放到名词前面。

    她现在叫他“小鱼”叫得挺溜了,觉得比叫“乖学生”要自然,他似乎也没反对。

    【好大一头鱼】:?

    【鸡蛋布丁】:就比如:我做完了四朵百合,你觉得怎么样?四,是数词,朵,是量词,数量词经常一块儿用,有时是会在名词后面,大多数时候是在名词前面的。名词你知道吧?百合就是名词。

    【好大一头鱼】:[衰]

    【好大一头鱼】:你像我的姐姐。

    占喜一口面条差点呛出来。

    【鸡蛋布丁】:啥意思?[疑问]

    【好大一头鱼】:她是语文老师。

    【鸡蛋布丁】:……

    【鸡蛋布丁】:你姐是语文老师?那你语文怎么会这么差的呀?

    【好大一头鱼】:[流泪][抓狂][难过]

    骆静语真挺委屈的。

    骆晓梅兴趣爱好随老爸,老爸是高中学历,骆晓梅从小爱看书读报,上学时成绩也好,后来考上专招听障学生的特殊教育师范专业,毕业后进入钱塘市盲聋学校,成为一名初中语文老师。

    而骆静语随老妈,老妈只有小学文化,骆静语从小就爱做手工,读书成绩一直不怎么样。

    他也不偏科,语文差,数学也差,英语更是一塌糊涂,其他什么物理化学生物对他来说宛若天书,只有听障学生专有的美术和手工课,他才能次次数一数二。

    而美术和手工中,又数他的手工最出类拔萃,所以才会下决心放弃高考,不念美术类专业,高中毕业后直接出门学手艺。

    他不像骆晓梅,接受过高等教育,身边健听人朋友也多,阅读量又大,打字时已经和常人无异。

    骆静语的朋友多为听障人群,仅有的几个联系着的健听人还是和烫花工作有关。几年来没人和他微信聊天,他自己也忙着干活赚钱,不看书,不刷剧,输入很少,书面汉语水平才会呈退步趋势。

    对外运营这一块,他太依赖方旭了,自己也意识到这个问题,却不知该怎么改善。直到现在遇上“鸡蛋布丁”,和她谈生意时,骆静语一脑袋话表达不出来,才深深地感受到一种挫败。

    占喜哪里会知道对方的烦恼,看着那头蓝色鲸鱼发过来的三个懊恼小表情,心里一咯噔,心想糟糕!是不是说得太直白,打击到小男孩的自尊心了?

    【鸡蛋布丁】:你不高兴啦?

    对方又是反复几次的输入中,消息才回过来。

    【好大一头鱼】:我没有不高兴,觉得就是很笨,文化低,聊天学不会,打字很差。

    这失落的语气呦!看得占喜都心疼了。

    【鸡蛋布丁】:你哪里笨啊,你都能做这么好看的花呢!让我做这四朵,我一个月都做不出来。

    【好大一头鱼】:学学会的了,不难。

    占喜叹口气。

    【鸡蛋布丁】:小鱼,你打字有语病,我就想着提醒你一下。我没有别的意思,就希望你记住一个问题后,至少以后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出错。我其实不太明白你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就听过有一种叫阅读和书写障碍,很多人都有的,你不要压力太大。我可以陪你练习聊天,我们每次纠正一点点,慢慢的你就会记住越来越多,聊天打字就会越来越好啦。

    【好大一头鱼】:周五,交货了。

    占喜看着这句话,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赶紧安抚。

    【鸡蛋布丁】:交货了,我也不会把你删掉啊,我们是朋友啦。

    【好大一头鱼】:真的吗?

    【鸡蛋布丁】:当然啦!

    【好大一头鱼】:真的你像我的姐姐。

    【鸡蛋布丁】:啊?

    【好大一头鱼】:她对我很耐心照顾了,很好的人一个。

    【好大一头鱼】:很好的一个人。

    【鸡蛋布丁】:[庆祝][强]说对了呢!!!

    【好大一头鱼】:[捂脸]

    占喜决定这天不再纠正对方的其他语病了,一股脑儿地上,估计谁都受不了这打击,慢慢来吧,于是她扯开了话题。

    【鸡蛋布丁】:对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租好房子了,马上就能搬出来自己住!真是太爽了!

    【好大一头鱼】:[庆祝][庆祝][庆祝]

    【好大一头鱼】:自己住真的好!

    【鸡蛋布丁】:[微笑]明天你的计划是什么?就那盆花,接下来要做什么了?

    【好大一头鱼】:明天,做三朵望鹤兰。

    他记住了!占喜好欣慰。

    【鸡蛋布丁】:明天我在家休息,你可以随时和我联系,不用做得太急,尽量不要熬夜,伤身体的。

    【好大一头鱼】:我知道了,谢谢关心。

    这是“鸡蛋布丁”说过的话,骆静语觉得很好用,学会了。

    占喜抿抿唇,打下一句话。

    【鸡蛋布丁】:小鱼,周五,我希望你来送花,行吗?

    骆静语看着手机屏幕,一时不知该怎么回。

    他的喉结滚了一下,手指才移上屏幕。

    【好大一头鱼】:为什么?

    【鸡蛋布丁】:因为我想见见你啊。

    严格算来,骆静语和“鸡蛋布丁”正儿八经地聊天,其实才三次,他没想过告诉对方自己耳朵听不见,也不是故意隐瞒,只是想让他们的交流更纯粹一些。

    如果见了面,是无论如何都瞒不住的。

    到时候,她就会恍然大悟,为什么他聊天会这么烂。

    一定会很失望吧?

    骆静语头一次和一个陌生的健听人微信聊天,还是个小姐姐。从她还是“糖氽蛋”的时候开始,他们就聊得很舒服,他能感觉到对方是个非常温柔善良、包容体贴的人。

    他很庆幸自己能认识这样一位萍水相逢的朋友,很珍惜这段友情,宁可承认自己有阅读和书写障碍,也不想让对方知道他是聋人。

    但她想见面。

    要答应吗?

    其实他也挺想见她的,就是不敢。

    足足思考了五分钟,骆静语想好了。

    【好大一头鱼】:好的,我去送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