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一章 重生

    大梁国,京城,工部员外郎宁光焰府上。

    宁蔚躺在床上看着床架上雕刻的花卉发呆,她明明跌进威远侯府那方冰冷的湖里,明明已经死了,怎么睁开眼,竟回到出阁前的闺房里?

    冷得彻骨的寒水进到鼻子让她痛到极点,她挥舞着双手想要呼救,刚张开嘴,喉咙尚未发出声来,冰冷的湖水直往她嘴里灌……

    她奋力挣扎,想让自己凫起来,可她的双脚被人紧紧拽住,直将她拽到深处。

    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助感,无比清晰盘踞在她的脑海里。

    这,绝非梦境!

    宁蔚翻了个身,抬起右手搭在枕上,将头枕到手上,再次陷入沉思。

    她是被人推进湖里的!

    宁蔚记得,她带着一腔怒火从婆母侯夫人吴氏的院子里奔出来。

    当时的她气极了,当然,她不是气婆母吴夫人,而是气继母小赵夫人,不对,是赵夫人。

    彼时的小赵夫人,因她亲生的女儿宁荷嫁进陈王府做了王妃。

    皇上赐了父亲开府仪同三司的一品官职,小赵夫人顺理成了诰封的一品夫人,成了京城世家的坐上之宾——赵夫人。

    赵夫人当着婆母吴夫人的面数落她,说她不争气,嫁进威远侯府七年,不曾给侯府添一儿半女。

    赵夫人端着母亲的身份训导她,身为侯府的世子夫人,要贤慧大度,要处处为侯府打算,为世子打算。

    赵夫人还要她趁世子回京的日子,为世子张罗迎娶宁蕾做平妻之事,再为世子纳两房妾室,好为石家开枝散叶。

    让石景扬迎娶宁蕾做平妻?

    宁蕾,宁家三小姐,赵夫人的幺女。

    赵夫人如此会打算,为何不让她的长女宁荷张罗将宁蕾迎进王府,给陈王做侧妃?

    宁蔚震惊得愣愣的看着赵夫人,没等她回过神来,赵夫人靠近她,说出了让她情绪彻底崩溃的话来,

    “只要我想要的,我便会牢牢的抓到手里。当年我能嫁进宁府,如今,就能让我的女儿嫁进侯府!”

    当年她能嫁进宁府……

    宁蔚脑子回响着赵夫人的话,跌跌跄跄的往前走,不知不觉行到湖边。

    正当她气得浑身发抖时,身后一股力朝她推来。

    于是,她跌入冰冷的湖里。

    有人不要她活!

    这人是谁?婆母吴氏?

    应该不是婆母,婆母为人磊落,她若不要她活,会直接赐她一杯鸩酒或一丈白绫,婆母不会朝人下阴手。

    不是婆母,会是谁?

    赵夫人的人?她能在威远侯府颐指气使的要她做这做那,还用得着弄死她?

    但若不是赵夫人的人,推她下湖的人又会是谁?谁要置她于死地?

    宁蔚的头突突地痛得厉害,她抬手按了按太阳穴,扭头看向桌上的茶水,想开口喊人。

    宁蔚刚想张口,门外传来声音。

    “你俩不在屋里伺候小姐,就知道躲在此处偷懒!”

    丫鬟婆子提着食盒进了芳菲苑的月门,领头的婆子朝廊下正在打络子的丫鬟训斥道。

    丫鬟枣花与桑叶听到声响,赶忙站起身来朝婆子曲膝解释道:“杨嬷嬷好,小姐刚歇下,奴婢俩怕吵着小姐,才避到廊下来。”

    屋里的宁蔚听着屋外的对话,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

    廊下一声高过一声的责言,是祖母钱老夫人身边的管事杨嬷嬷的声音。

    宁蔚一阵恍惚,杨嬷嬷?祖母去世后,她好像就出了宁府。

    那会儿,宁蔚身陷囹圄之中,无瑕顾及其他。

    祖母去世后,杨嬷嬷去了何处她也没有深究。

    “这都几时了?大小姐才刚刚歇下?

    大小姐这会儿睡了,晚上又要睡不着了!你俩伺候人是越来越不上心,小心老夫人将你俩罚卖出去。”

    杨嬷嬷用手指了指桑叶与枣花,越过二人想往屋里去。

    “扑通”一声,枣花一个头磕到杨嬷嬷身边,伸手抱住她的腿,“嬷嬷,小姐有交待,不让人进去打扰的。”

    杨嬷嬷正想朝枣花发难。

    桑叶跟着跪下去,帮腔道:“嬷嬷,小姐确实有吩咐,未经小姐传唤,不许人进去打扰,还请嬷嬷见谅。”

    杨嬷嬷低头看看枣花,又看看桑叶,迟疑一下,在心里权衡着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想着宁蔚的倔脾气,杨嬷嬷没敢往屋里去,只朝屋里扬声道:“既然小姐不让人打扰,那老奴就不进去了。

    你俩转告大小姐,今儿老夫人那里有客人,大小姐不用过去陪老夫人用晚饭。

    不过,你们也知道,老夫人疼爱大小姐,一日不见大小姐,老夫人心里会担忧。

    所以,大小姐吃过晚饭后,得去静安堂给老夫人请安。

    这些吃食是老夫人让老奴为小姐送过来的,都是小姐爱吃的。老奴将东西放在这儿了,你俩好生伺候小姐。”

    杨嬷嬷离开时,还不忘看一眼屋子。

    桑叶与枣花等杨嬷嬷一行人走后,才站起身来。

    二人对视一眼,桑叶往屋里看了看,说道:“我去看看小姐醒了没?”

    “进来吧!”枣花正想点头,屋里传来宁蔚的声音。

    宁蔚靠着床头,看着桑叶与枣花一人拧一个食盒跨门槛进来。

    桑叶与枣花是祖母给她挑的人,两人比她长三岁,从她七岁起就跟在她身边。

    上一世,在她出嫁前,她俩先后被小赵夫人发卖了出去。

    宁蔚想到这里,目光一沉。对了,她出嫁时陪嫁的丫鬟婆子,都是小赵夫人一手安排的……

    “小姐,你醒了?到饭点了,老夫人让杨嬷嬷给小姐送了饭过来,小姐是现在吃还是晚些时候再吃?”枣花边放食盒边询问宁蔚。

    宁蔚目光看向桌上的食盒,待看清镶嵌着红宝石的紫檀食盒时,宁蔚的瞳孔一缩,眼睛微微眯起。

    这食盒,不是祖母院子里的,这是继母小赵夫人屋里的东西。

    宁蔚的母亲大赵夫人在生她时大出血而去世。

    三个月后,父亲娶了母亲族里出了五服的赵家女做填房,就是现在的小赵夫人。

    小赵夫人嫁进府时,带着四岁的儿子宁阳,肚子里还揣着一个,就是进府一个月后生下的女儿宁荷,之后,又生了女儿宁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