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八章 算计

    “蔚姐儿!”钱老夫人见宁蔚心神不宁,出言叫道。

    宁蔚回头朝钱老夫人笑笑,轻言细语的回道:“蔚儿真的没事,祖母不必担忧。”

    钱老夫人察看宁蔚的脸色,随后叮嘱道:“你自小体弱,身子骨与荷姐儿她们比不了。纵是热天,也不可贪嘴,吃那些凉的东西。”

    宁蔚乖巧的点点头,“谢谢祖母的叮嘱,蔚儿记下了。”

    宁蔚将钱老夫人送回屋,陪着钱老夫人话了一阵家常,见钱老夫人面露倦色打起呵欠,于是起身告辞道:“祖母今儿陪人说了一天的话,人也乏了。祖母早些歇下,蔚儿明儿再来给祖母请安。”

    钱老夫人确实累了,也不多留宁蔚,说道:“今儿确实有些乏了,蔚姐儿回去也早些歇下。

    蔚姐儿喜欢零嘴,黄老太太她们带了些定胜糕来,杨嬷嬷,给蔚姐儿带上。”

    杨嬷嬷曲膝应下,转身吩咐丫鬟去取东西。

    宁蔚福身道谢,又关切的叮嘱钱老夫人几句,然后接过丫鬟递过来的定胜糕,才朝钱老夫人福身道别,带着枣花回芳菲苑。

    桑叶先一步回到芳菲苑,见宁蔚回来,急步迎过来,正要开口说话,见宁蔚递过来的眼神,生生的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曲膝道:“小姐回来了!”

    宁蔚点点头,越过桑叶往屋里走。

    枣花与桑叶跟在身后,一起进了屋。

    宁蔚坐下来,看了眼桑叶身后,小声吩咐:“把门关上。”

    枣花转身将门关上。

    宁蔚看向桑叶,问道:“说说,什么情况?”

    桑叶向前走了一走,红着脸低声道:“小姐,奴婢去时,后院正好没人。

    奴婢将饭菜倒进大白的饭盆里,然后躲在边上看。

    那些饭菜果然有问题!大白食后,不久就烦躁地在院子转起来,见什么都往上扑。

    后来,看门的关婆子回来,见大白到处蹭,骂骂咧咧的说大白思春了,将门打开,把大白放出去,让大白去找野狗。”

    枣花听得瞠目结舌,震惊地看看桑叶,又看看宁蔚,半晌说道:“这,小姐,夫人也太坏了……小姐未出阁,她这……这是要毁了小姐呀。”

    “夫人看起来和和善善的,怎么起了这么歹毒的心思?朝小姐的饭菜下手?”桑叶难以置信的问道。

    枣花先镇静下来,接过话来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今儿若不是小姐警觉,就出大事了。唉,小姐不是夫人所生……”

    “就算小姐不是夫人所生,小姐也叫了夫人十几年的母亲。夫人怎会朝小姐下手?小姐,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

    宁蔚看着枣花与桑叶。

    眼前的二人与记忆中的人重合了,枣花快人快语,做事雷厉风行、干净利落。而桑叶的性子要绵软许多……

    “误会?事实摆在眼前,能有什么误会?夫人就是想害小姐。小姐,接下来咱们怎么做?要不要将夫人所作所为告诉老夫人?”枣花开口问道。

    宁蔚想了想,摇摇头道:“先别告诉祖母。”

    若换成以往,宁蔚肯定会委屈巴巴的寻钱老夫人告状,请祖母为自己主持公道。

    如今,她却不会这么做,不是不信任祖母,而是不想让祖母为难。

    毕竟,小赵夫人也是祖母的儿媳,是宁阳宁荷宁蕾的娘亲。

    宁阳宁荷他们也是祖母的孙辈。

    “为何?夫人这般对小姐,小姐还要为夫人遮掩吗?”枣花不解的问道。

    宁蔚摇摇头,“我不是为她遮掩。我只是想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要去麻烦别人,否则会给别人带来困扰!”

    “老夫人不是小姐的祖母吗?怎么成别人?”

    宁蔚看眼桑叶,说道:“祖母也是宁荷,宁蕾她们的祖母。”

    桑叶语塞。

    枣花看向宁蔚,说道:“小姐,这事若不告知老夫人,万一夫人她再对小姐下手,小姐该怎么办?”

    “是呀,小姐怕老夫人为难,不愿意将此事告知老夫人。可若夫人不罢休,此计不成,接着再朝小姐施计,小姐该怎么办?”枣花忧心忡忡的说道。

    宁蔚宽慰道:“你俩别担心,我自有打算。桑叶,你去看看兄长此时忙不忙?若兄长不忙,请兄长过来一趟。”

    “对呀,还有二爷。奴婢这就去。”桑叶曲膝应下,转身快步出了屋子。

    另一边,小赵夫人带着宁荷,与母亲黄老太太、嫂子李太太从静安堂出来。

    黄老太太看了眼李太太,李太太知道小赵夫人有话对婆母说,知趣的说道:“荷姐儿,陪舅母去蕾姐儿的院子,倩姐儿这妮子,与蕾姐儿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

    赵永倩,李氏的女儿,赵永青的妹妹,今日随行到宁府,给钱老夫人见了礼后,便与宁蕾一道去玩了。

    宁荷本想听母亲与外祖母说话,被李太太点名叫上,心里虽不乐意,还是点头应下了。

    待李氏与宁荷走远,小赵夫人转头给金珠递了个眼色。

    金珠会意,放慢脚步,带着丫鬟婆子远远的跟在身后。

    黄老太太回头看一眼,见下人远远的跟着,小声问道:“小满,那妮子好端端的,是不是哪里出了岔子?”

    小满是小赵夫人的闺名,小赵夫人在小满那日出生,故取闺名小满,大名赵锦秀。

    小赵夫人摇摇头,轻声道:“现在还不知道。待我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向母亲禀告。”

    黄老太太点头应下,“行,这事你要抓紧。

    只要宁蔚嫁给青哥儿,才能真正的落到咱们手里。

    老娘不信,宁蔚在咱们手里,赵和泰那老匹夫还敢给咱们家脸色瞧?宗族里那些老东西还敢叽叽歪歪?

    再有,威远侯府这样的人家,打着灯笼也难寻。只要荷姐儿嫁过去,你在京中,才算挤进贵妇圈。

    这于往后阳哥儿娶妻,蕾姐儿嫁人都有益处。”

    赵和泰是宁宇、宁蔚的外祖父,在翰林院任编修。

    当初,宁光焰置外室,娶赵锦秀之事,赵和泰到赵家宗族里闹过一回。

    至今日,小赵夫人的娘家在宗族里仍受人鄙视,这成了黄老太太的心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