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月亮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番外

尹云祎刚转到西伏实验中学初中部的时候,还是大夏天。她背着轻巧的书包,戴着遮阳用的棒球帽。尹昱呈送她的门口,提醒道:“和同学打招呼的时候要摘掉帽子。”

“知道了。”她轻声应道。

尹云祎按照老师的引导,规规矩矩地鞠躬:“大家好,我是尹云祎。”

老师给她指了个空位置。

旁边的男生五官清秀,细碎的发垂在额前,眉间天生自带着不耐,看过去不太和颜悦色。

“你好。”

尹云祎有点紧张地和他打了声招呼,对方只是轻“啊”了声,便散漫地转过头,盯着窗外。

尹云祎看着窗上男生的倒影,他鼻翼以下埋在手肘中,眸子耷拉着。

她没注意到,玻璃中也倒映着她。

云野能看到尹云祎一直盯着自己。

趴着的少年慢慢地动了下,坐直身体,侧头看她:“盯着我干嘛?”

少年头发略乱,眸子清澈,神情桀骜不驯。

尹云祎睁大眼睛,对他这副不近人情的模样丝毫不怯:“我叫尹云祎。”

云野:“刚才听到了。”

言下之意是她不用再重复一遍。

后面的男生用笔戳了下云野,笑道:“云野,你也太抬杠了,人是让你自我介绍呢。”

云野长长地“啊?”了一声,语调上扬,然后毫无情绪地哦了声:“我叫云野。”

第一天并没有人主动和尹云祎打交道,她尝试和自己的同桌云野说了几次话,对方大多只是“啊”“哦”“嗯”三个字结束。

想不明白他怎么这么高冷。

甚至让她觉得有点不太礼貌。

尹云祎彻底打消了和他说话的念头。

第一天的课程结束后,她莫名觉得有些气馁,背着书包往外走。

还没走两步,她听到耳边少年的声音:“帽子忘拿了。”

少年直接她身旁穿过,将帽子套在她头上。

尹云祎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

尹昱呈在门口等她:“新学校怎么样?”

尹云祎想了想这平淡的一天,不知怎么形容,张了张嘴:“挺好的。”

回家后,尹云祎满脑子想着怎么样和同学融洽地相处。

这个同学特指云野。

失眠了半个夜晚,尹云祎并没有想到特别好的方法,反倒是云野那张好看的脸在脑海中越来越清晰。

第二天,同班的徐姚在走廊上和她搭话:“你知不知道你同桌是我们这的大学霸啊,而且他超酷的诶。你看那张脸,像不像全世界都欠了他。”

尹云祎昨夜没睡好,脱口问道:“哦,那不就是欠吗?”

话一出,尹云祎有种说了云野坏话的罪恶感。

回位置后尹云祎见云野额头贴着桌子,正奇怪怎么会用这么奇怪的动作睡觉,坐下后,才发现云野在偷玩游戏。

学校规定不能带这种小游戏机到教室。

尹云祎打开作业本,可能觉得这种行为和她想象中的学霸相去甚远,她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云野忽然抬起头,额上压出个红印子,他眼睛亮晶晶的,笑容露出了小虎牙:“你要玩不?”

“……”

这就是徐姚说的——超酷的人吗?

盯着那可爱的笑,尹云祎礼貌而客气地拒绝:“不用了,谢谢你。”

云野丝毫没有被拒绝的沮丧,唇角勾着笑,低头继续玩手机:“别告诉老师。”

从尹云祎这边看去,还能看见他额上隐隐约约的红印。

尹云祎翻着书,有些走神,觉得云野的行为大胆放纵离经叛道。

身后一声训斥:“云野——”

“你又在玩游戏——”

班主任直接拎起云野的领子,拿过他的游戏机,云野却赶在最后一刻关了机子。

云野淡定无比:“我没有玩,机子关着的。”

班主任用力地敲了下他脑壳,云野吃痛地摁住。

班主任转向尹云祎,面对他眼中的文静乖巧的标准三好学生,他声音都柔和了许多:“尹云祎,云野刚才是不是在玩游戏?”

云野还被班主任提着领子,抬眸看了尹云祎一眼。她握了握手掌,本能地不想撒谎,但和这个勉强有了一天半同桌情的人对上视线,尹云祎的表情有些为难。

班主任劝导:“你说实话就可以。”

云野看见她的表情。

班主任原以为云野要死犟到底,他却老老实实道:“我玩了。”

确实是完了。

尹云祎看着云野被班主任拽着往外走,其他人幸灾乐祸或一脸茫然地看戏,她蹙眉,声音依旧柔和:“老师,您不能拉他的领子。”

尹云祎果断道:“这是不对的。”

教室里一片安静。

班主任嘴角动了动,正想发飙,对上尹云祎乖巧的脸,还是控制着脾气松开了云野的领子。

等到云野回来时,后桌推了推云野的肩:“你今天头好铁。”

平时大家被抓到玩游戏机都是乖乖认错上交机子。

“靠。那是我姐的,她回来得杀了我。”云野头疼着,皱眉道:“我要买个一模一样的。”

尹云祎还以为他回来会怪自己,捏紧了笔。

她和云野的接触并不多,但也不希望和他闹僵。

她给云野写了好几张卡片,都没递出去。做着做着题目,尹云祎逐渐忘了这件事情,等她回过神,发现云野在数书包里的零钱。

尹云祎问:“你要买游戏机吗?”

“嗯。”云野再算了一遍,尹云祎迟疑片刻,直白道:“你再算多少次,钱都不会变多的。”

云野:“……”

他不吭声,将纸币一收,塞到口袋里。

尹云祎从身后拿起书包,在夹层里翻出张十块钱,递给云野。他低眸看着,没接。

她有些不自然:“是不是十块钱太少了……我爸妈不给我零花钱,我这里只有十块钱。”

云野默了会,说道:“不少。”他顺手拿过尹云祎的书包,将这十块钱叠好,放回原本的夹层。

又将书包放到她身后。

他随手拿了她桌上的一本书,翻开第一页看了眼,才说道:“尹云祎,谢谢。”

两人当了半学期的同桌,平日里云野不会和她说话,只偶尔和她借尺子和橡皮。

尹云祎觉得云野是个复杂的人。

遇到好玩的事情时,他会比较闹,露出标志性的笑容。其他时候确实如徐姚所说的一般,高冷得让人不敢接近。

期中考后,云野年级第二,尹云祎年级第八。

让成绩有差距的学生分到一桌是学校里不成文的规定。班主任下课走到他们俩身边,要给他们换座位。

云野:“她数学不好。”

尹云祎呆了几秒,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对她是这样的评价,平静地回怼道:“云野语文不好。”

云野立马改口:“对,我语文差。”怕班主任不信,他还补充道:“这次能拿第二是因为尹云祎帮我补习语文,调座位的话就更差了。”

第一次调座位失败。

当天放学,尹云祎纠结了半天云野为什么要觉得她数学不好,背着书包跟在他身后问道:“我数学哪儿不好了?”

云野挠挠头,愣了下:“谁说的?”

尹云祎:“你说的。”

他才想起这件事:“那是因为——”

看着眼前这双温柔的浅色瞳仁,云野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给自行车开了锁,翻上去。

独属于少年的纤细小腿蹬了两下,他悠哉地迎面从尹云祎身旁骑过。

空中留下他的声音:“走了。”

……

一天,卫生委员安排尹云祎和云野一起值日。

女生发育得比男生早,尹云祎那时候比云野高了不少,主动说道:“我来擦黑板吧。”

云野手里拿着黑板擦,停在黑板上,向上一跳,擦掉了最顶端的几个字。

用这种幼稚的方式证明了自己后,他也并不害臊,直接把黑板擦递给她。

做完值日后,教室里只剩他们两个人,云野快速地把书往背包一扔,跨在肩上朝她摆摆手:“走了。”

尹云祎问他:“可以等我吗?”

话一出口她心底就有些犯嘀咕。

本以为对方会拒绝,云野却停下了脚步,直接坐回他的桌上,无聊地用双手撑着木板桌面,头微微后仰。

尹云祎不紧不慢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云野朝后往她的桌上看了眼,整整齐齐的笔、便签、本子,笔袋干净透明,印着半透明的樱花,

他的视线移到尹云祎身上,说道:“你头发上有粉笔灰。”

“哦。”尹云祎用手拨了拨头发。

云野打了个哈欠,继续道:“不在那儿。”

尹云祎又拨了拨。

云野瞥了眼,随即,尹云祎看见他的手臂挡住了光线,眼周瞬间被阴影笼罩。

尹云祎滞了下。

那只手几乎没碰到她,将她发上的灰扬去。

她心里一紧张,将东西一通乱塞,说道:“我收拾好了,我们走吧。”

“哦。”云野轻盈地落在地上。

尹云祎瞥见他的球鞋,因为经常打球,鞋尖磨破了一些。

云野生日的时候,尹云祎告诉尹昱呈自己想给同桌买一双球鞋当生日礼物。

尹云祎不知道云野的码数,拜托尹昱呈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双后,把小票放进去,这样子云野可以自己去换。

放学后,她照例往门口走,路过篮球场时,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

云野穿着那双她送的篮球鞋,拍着篮球,在原地停顿了好几秒,和她的视线对上。

球被旁边的人拍走时,他才回过神。

云野没告诉别人,这双鞋是尹云祎送的。

以往的球鞋他都是直接穿到学校,一整天瞎折腾。只有这一双,他会用袋子装起来,等到球场再换上,尽可能减少鞋子的磨损。

等尹云祎察觉到时,旁边穿来一颗篮球,她下意识地用手去挡。

这不是第一次。

尹云祎之前也被篮球砸过,不少男生会用这样的方式引起女生的注意。

每次被砸得疼,尹云祎觉得不是大事情,会对嬉皮笑脸来道歉的男生说没关系。

这球速不慢,眼见就要砸到她身上,一个身影却挡在她面前,轻松地将篮球接住。

扔球的男生本来在其他同学的怂恿下瞄得很准,已经准备好过来和尹云祎搭话。

云野直接将篮球砸回他身上,语气冷冰冰的:“打球就好好打球,自己欠砸吗?”

男生本就心虚,见云野面色不善,立刻捡起篮球就跑回到了场地。

云野偏过头,合理的推断后,刚想说出“不用谢”三个字,尹云祎先开了口。

“你下次不能这么凶,你不怕他们打你吗?”

她看着面前单薄瘦削的身影,歪着脑袋,语气充满了不赞同。

丝毫没有被英雄救美后的感谢,尹云祎理所当然道:“他们比你高那么多。”

云野扭头,极为无言地看了她一会。

他身上布满密密的汗,轻喘着气,和尹云祎说道:“我去打球了。”

“云野。”尹云祎唤道,云野困惑地看向她,她抓住书包的背带,抿了下唇,再次确认道:“他们不会打你吧?”

“应该没那么无聊吧。”

球场上有人在喊云野,他没再多说,跑了回去。

等云野打完球,已经将近六点了。

汗水打湿了头发,他走到停车棚,只有他的自行车锁在那里。停车棚对面是个公用的水池,云野过去打开水龙头,单手用冷水泼了下脸,后来干脆用冷水淋湿了头发。

关掉水龙头,他抬头,水模糊了视线,却清楚地看见尹云祎站在他面前,递给他一包纸巾。

云野接过纸巾:“谢了。”

他顿了会,问她:“你怎么还没走?”

尹云祎一般都走得比较早。

“我本来要走了的。”尹云祎支吾了半天,见云野单手拿纸巾不方便,她帮他拆开,递给他一张纸巾。

她不好意思告诉他,自己是担心他因为刚才的‘出言不逊’被人揍一顿。

就好像……她只看见了他长得不高这一点。

云野将纸巾散开,随便擦了下头发。碎掉的纸巾沾在他睫毛上,他皱着眉用手指拨掉,眼睛有些失焦,他眨眨眼,她的轮廓又再度清晰。

就和第一次见面时相同,她身材高挑,扎着高马尾,脖颈细嫩修长,鹅蛋脸上嵌着瞳色偏浅的杏眼,鼻子和唇都很小。

云野感觉呼吸都变得不太自然,他匆匆道:“我要走了。”

直接从尹云祎旁边走过。

没两步,他又回过头,问她:“你不走吗?”

尹云祎想起他平日如风一般的身影,说道:“我没有自行车,你先走吧。”

她转过身,背着书包往校门口走。

走没两步,她听见自行车叮铃铃的响声。

云野骑到她身边,从车上下来。

尹云祎这才注意到,这是一辆山地车。

她再度确认了下云野的身高,轻声问他:“你骑这个会不会有点危险?”

云野用鼻音轻应,她也听不出是什么意思。

又走了一段路。

黄昏将他们俩的身影拉长,云野推着车跟在她旁边,她听到轮子摩擦地面的声音,侧头偷看了云野一眼。

尹云祎脑海空白了几秒,很自然地冒出了一个想法,等云野长高之后,应该会更好看吧。

虽然他现在已经很好看了。

每到换座位时,云野的语文成绩就会变差。

为了保全他这个潜在的区状元,班主任愣是让他们当了两年同桌。

父母对尹云祎极为严苛,除了学习和补习班之外,她的生活几乎没有其他娱乐。就连用电脑,尹云祎也要以学习为理由和父母申请。

导致当了两年同桌,她和云野几乎没有一起参加过什么活动。

话都没说上几句。

中考后,尹云祎打开班级□□群,盯着云野那个原始的企鹅头像,点击了好友添加请求。像是为了显得不那么刻意,她同时添加了好几个人。

云野即刻通过了。

两人的对话框空白了一整个假期。

高中开学时,尹云祎没有见到云野,她心里有些气馁。直到一个月分班考,她进入重点班,在新班级的角落见到那个身影。

少年趴在桌上,身旁的座位是空着的。

正如初中那两年,尹云祎走过去,默默地坐在他身边。

云野若无其事地直起身子。

两人对上视线,触电般地又各自收回。

班里的座位采用随机制,云野和尹云祎不再是同桌。

高中的课业压力增大,男女生的日常活动更是毫无交集,尹云祎没有盲目地沉沦在那朦朦胧胧的情感中,而是将全部的心思放在学业上。

那天,刚好安排到他们一起值日。尹云祎习惯性地拿起黑板擦,偏过头,发现云野也站在黑板前,落日的昏黄日光洒在他身上,他浅棕的眸子因为日暮颜色更盛,下垂看她。

云野自然地朝她伸手,掌心向上放在她面前。

她才注意到,一个假期过去,云野加速般地成长,变得高高瘦瘦。

云野一动不动地盯着她,语气和以前没什么分别:“黑板擦。”

就那么一刻,尹云祎的心脏猛地加速,无法言喻的情愫从心底渗出。她慌乱地将黑板擦递给他,拿起讲台上的报纸跑到窗户旁。

透过窗户,她看见云野单手插兜,抬手时能轻易碰到黑板的顶端。

那是西伏最热的时间,即便到了傍晚,热气与日光也能将人烤焦。

等两人值完日,已经五点半了,尹云祎在书包里翻了半天,喃喃道:“怎么没戴帽子。”她不信地又找了一遍,只能放弃地背起书包。

云野刚洗完手回到座位上,尹云祎看了他一眼,提醒道:“你头上沾了粉笔灰。”

云野懒得管:“沾了就沾了吧。”

想起初中的事情,她直接微踮起脚,用指尖拨了下他额前的碎发。云野懵懵地睁大眼睛,怔了片刻。

尹云祎很快又收回手:“现在不脏了。”

云野还不理解心里那种感觉,他只觉得脸上一热,呼吸有些困难,别扭道:“不用,我就喜欢沾灰。”

没再继续聊,尹云祎往校门口走。

刚出门,身旁一阵风带过,头上便被轻轻戴上个帽子。云野像第一次那样,骑着车从她身旁过去,朝她摆摆手。

“走了。”

男生的头围比女生的大,帽子在她头上松松垮垮,挡住了一部分视线,她只看见自行车的轮子,扶正帽子后,前方已经没有云野的身影。

布料像是带着对方的温度。

那一刻。

尹云祎忽地就明确了,原来自己每次见到云野时那种心跳加速的感觉,叫做喜欢。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