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5章 五菱宏光

    这惨叫声实在是太熟悉,陆清酒一听便知定是尹寻发出来的,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慌慌忙忙起床就往外跑,还没到门口就看见尹寻从门外冲了进来,一把抓住了自己的肩膀开始疯了似得晃:“陆清酒,你他妈是不是背着我中五百万了!!!”

    陆清酒被晃的头晕目眩,听见尹寻的问题后更是一脸茫然:“什么?什么中五百万??”

    尹寻吼道:“你看看你门口!!”

    陆清酒赶紧走到门口,跨过门槛便看见了尹寻口中的中彩票后的五百万,只见一辆漂亮的蓝色敞篷跑车停在陆清酒的门口,车标上一个长着翅膀的金色小人在阳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陆清酒认出了这车是劳斯莱斯,至于是哪一款,他还真不清楚……

    “谁的车停这儿了?”陆清酒懵了。

    “不是你的吗?”尹寻扭头看着陆清酒,“这村里谁会买这样的车?咱就算想买个五菱宏光都得存个好几年呢。”

    陆清酒:“……你看我像是买得起跑车的人吗?”

    尹寻:“那这车谁买的?”

    陆清酒扭头看向自家屋里,沉默片刻后,小声道:“你看见白月狐了吗?”

    尹寻说:“没看到。”

    陆清酒站在门口唤道:“月狐!!白月狐!!!”

    屋子里寂静一片,没有人回应。

    陆清酒想了想,道:“他应该是下地浇水去了,我去地里找找他吧。”

    “这车是他买的?”尹寻瞪圆了眼睛。

    陆清酒:“……反正不是我买的。”

    两人说着便朝地里走了过去,到了种地的地方正好看见在地里的白月狐,他换了身方便做事的衣裳,脚上踩着橡胶质地的黑色靴子,正弯着腰给一株番茄除杂草,如果不是那张过分漂亮的脸,倒真的挺像朴实的务农人员。

    “白月狐!”陆清酒叫道。

    白月狐扭头,脸上没什么表情:“怎么了?”

    陆清酒说:“那车是你买的吗?”

    白月狐说:“送来了?”

    陆清酒一听就明白这车肯定是他弄来的,但是这偏僻的小山村里这么一辆豪车也未免太扎眼了点:“你怎么突然想买车啊?”

    白月狐道:“不是我想买。”

    陆清酒道:“那是怎么?”

    白月狐道:“是它被嫌弃了。”

    不说尹寻了,就连陆清酒也听的是一头雾水。但白月狐也没有解释的意思,他温柔的摸了摸圆滚滚的番茄,道:“你们用吧,我不怎么开车。”

    “不,这不好吧。”陆清酒惊了,他虽然不认识具体的车型,但从配置上和品牌上知道这辆车最起码也是七位数,“这车太扎眼了——”

    “扎眼?”白月狐偏头看了他一眼。

    “对啊,太扎眼了。”陆清酒无奈道,“我总不能开着这车去卖番茄吧。”

    说不定第二天本市的社会新闻就出现:震惊!卖番茄小贩月入千万竟开豪车摆摊……之类的标题了。

    “那你想要什么样的车?”白月狐问。

    “就小货车,最普通的那种……”陆清酒抹去了自己额头上的一滴冷汗。

    白月狐听到这话点点头,又摆摆手,道:“好,我明天叫人换了。”

    陆清酒这才松了口气。他其实不想太惹眼,毕竟白月狐身份不一般,而且都有狐狸精了,谁知道有没有抓狐狸精的道士啊,万一引起其他人怀疑,招惹到什么是非,就太得不偿失了。

    陆清酒虽然喜欢豪车,但脑子还是很清醒的。

    尹寻则终于意识到陆清酒家里竟是有个隐藏的土豪,两人回到家门口后,他指着那豪车愣了半天才憋出句:“白月狐买的?”

    陆清酒点点头。

    尹寻道:“卧槽,我还以为他和我一样是个蹭吃蹭喝的呢。”

    陆清酒叹气,拍拍他肩膀,转身做饭去了,留下尹寻一个人落寞的站在门口,悲伤的感叹原来穷的只有自己……

    白月狐说到做到,隔了一天,家门口那辆豪华的劳斯莱斯就换成了普通的五菱宏光小货车,陆清酒看到这车后才放了心。

    白月狐见陆清酒的反应倒是觉得有些稀奇,他道:“你们人类不都喜欢贵的东西么?为什么不要?”

    陆清酒道:“喜欢是喜欢,可终究不是自己的啊。”

    白月狐道:“我可以送给你。”

    陆清酒说:“太贵重了,我可不能收,这车就挺好的,可以运点瓜果肉类,也不用去麻烦别人。”

    听到陆清酒说法的白月狐看陆清酒的眼神越发奇怪。

    陆清酒去检查了一下货车,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货车长得有点奇怪,研究了半天,突然发现两个车灯的位置有点不对,人家车灯都是同心圆,这个车灯却朝着左边偏了,乍看像是两只眼睛在偷看什么似的。

    “哎,这车灯位置怎么不对啊。”陆清酒惊了,“是不是买到假货了?”

    白月狐闻言看了车灯一眼,抬手就往车头上拍了一巴掌,接着下一刻车灯就恢复了正常。

    看到这一幕的陆清酒露出惊恐的表情。

    面对陆清酒的愕然,白月狐异常坦然的吐出三个字:“修好了。”

    陆清酒:“……”卧槽!卧槽!他就知道这事情没那么简单,这车明显是活物变的啊!他缓了一会儿,才颤声道,“能问问这是什么吗?”

    白月狐说:“车啊。”

    陆清酒:“……我知道这是车,我想问这是什么变的。”

    白月狐沉默片刻,幽幽的问了句:“你真想知道吗?”

    陆清酒:“……”为什么你的语气那么沉重,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就在陆清酒犹豫的时候,白月狐嘴唇张了张,马上就要说出这辆小货车到底是什么变的,就在这关键时刻,陆清酒那无比灵光的第六感起了作用,他一个伸手,堵住了白月狐的嘴,道:“别说了!我不想知道了。”

    白月狐斜眼看着他。

    “反正都要用,什么变的也不重要嘛。”陆清酒如此解释,也顺带安慰了自己,“知道的多了反而不是什么好事。”

    白月狐点点头,用眼神示意陆清酒把手拿开。

    陆清酒干笑两声,赶紧把手收了回来。

    “的确不是什么好事。”白月狐说,“车不用加油,随便用,如果不听话……”他眼神移到了车上面,陆清酒清楚的看见车灯默默的移到了另外一个方向,明显是不敢和白月狐对视。

    “咱们就换辆新的。”白月狐轻描淡写的下了如此结论。

    小货车在旁边瑟瑟发抖,陆清酒哭笑不得,只能拍了拍货车的脑门,安慰它不要害怕,自己不会对它做什么的。这才让货车小同志勉强感觉好了一点。

    讨论完了货车,白月狐说地里的番茄又熟了不少,明天就能拉到市场里去卖了,现在有货车了,也不用麻烦陈伯,算是方便了不少。

    陆清酒对此表示赞同,眼见春天过了大半,天气也渐渐热了起来,他要开始准备夏天需要的种子了。而且这老宅还没空调,他合计着找个时间让镇上的人过来帮他把空调给安了。

    村里其他人看见陆家买了辆货车都很惊讶,陆清酒也给他们打了招呼,说如果有需要货车的时候可以和他说一声,乡里乡亲互相帮忙也是应该的事儿。不过其实水府村和外界的联系并不紧密,相对是个比较封闭的村落,刚来这里的陆清酒反而是出去的最勤快的那个。

    把收获了的番茄用麻袋装好,再塞进自家小货车里,陆清酒带着尹寻去市场卖菜去了,今天带的番茄多,也不知道能不能卖完,卖完了可以多买点肉,卖不完也没关系,反正这货车不需要加油,多跑几趟不费钱。

    两人天还没亮的时候便出发了,就是想着去集市占个好位置,到了集市后,市场上已经有不少早起的菜农开始摆摊卖菜。

    陆清酒和尹寻则在路边寻了个位置,把货车的后备箱打开,露出里面的番茄,然后再在地上铺了一层塑料纸,便吆喝上了。

    今天虽然番茄量多,但陆清酒却没打算降价,毕竟上次卖的很不错,这次就算卖不完带回去也不麻烦,况且天气不热,番茄也不容易坏,他便想着慢慢卖。

    然而陆清酒没想到的是,自己一开摊就来了个大主顾,那人看见陆清酒便奔着这边儿来了,张口便是一句:“小老板,你终于来卖菜啦。”

    陆清酒道:“啊,来了,要买点吗?”

    “要要要。”那人点点头,指了指这货车里的番茄,“我全要了!”

    陆清酒:“……”这人是认真的吗?

    作者有话要说:很多年后,每当陆清酒想起白月狐带他去看小货车的下个下午,都想说一句:还好我当年没多嘴问这到底是什么变的…………

    白月狐露出迷之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