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仙界日常(四)

    八千多年前仙魔大战,仙人死了无数,加之人间出了问题,人修飞升困难,妖兽索性不能飞升,导致仙界荒芜凋零。偌大一个仙界没几个仙人,这可怎么行!于是,天帝开始鼓励众仙结道侣繁衍后代。

    为了一身作则,天帝也想方设法生了个太子,初为人父的天帝自然把孩子疼到骨子里,这也就导致仙界普遍溺爱孩子。

    在青龙稚子园里的小孩子,大多数都是天生的仙族,生来就有仙根,修为自然是不弱的,只不过……

    常年的溺爱,使得这些最大有三千岁的“幼崽”不善战斗。当年的魔宫一霸莫小爪,想要收拾这些不会打架的家伙,简直易如反掌。

    “喵呜!”雪色小猫向蹲在一边的天琅挥挥爪,自家大师兄便颠颠地跑了过来,成为了小爪霸王的坐骑。

    吵闹的,揍!

    乱跑的,揍!

    不听话的,揍!

    长得不可爱的,揍!

    不多时,一园子的幼崽都被收拾妥帖了,排成一排老老实实地,像是等待检阅的士兵。

    太子看着小猫收拾他们的手段了得,高兴地走过去,伸出小手摸了摸小猫在的脑袋:“你很不错,将来可以做天宫的大将军。”

    太子还是人形小孩子的模样,穿着繁复的仙衣,带着华丽的头冠,只是都是小号的,看起来像个精致的娃娃。

    小猫抬头看了看擅自离队的太子,扬起爪子。

    “呜……”太子顿时被揍了,华丽的头冠歪到了一边,竖的整齐的头发被挠成了鸡窝,老老实实地站回了自己的位置。

    莫天寥干咳一声,看清潼跟孩子们玩得开心,青龙浮岛又在溟湮神识控制范围内,便放心地暂时离开了。

    来到仙界,首先是要找到自家猫,找到之后,便可以考虑生计问题了。

    莫天寥到各处仙人坊市转了一圈,发现仙界用的所有的武器都是仙器,这也难怪,低等的器物根本无法承受仙人的力量。大致了解了一下仙器的价钱,因为有了仙力,普通的炼器师也可以造出仙器,因此价钱很一般,远没有人间的仙器那般值钱。

    不过,仙器也是分等级的,在人间,仙器只简单地分为上中下三等,而天界的仙器就分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等了。

    炼制仙器,需要很多材料,仙界因为灵气充裕,很多在人间珍贵无比的材料,俯拾皆是。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材料都能捡到,要炼制好的仙器,还是需要买一些材料的。

    莫天寥去找自家师父借钱。

    “我一个卖混沌的,哪里有炼器的钱,不帮忙就快滚,别影响我做生意。”混沌大师像赶苍蝇一下把徒弟赶走,继续兴致勃勃地卖混沌。

    莫天寥撇嘴:“我得娶媳妇,没钱买炼器材料,就出不起彩礼。”

    混沌上下看了看徒弟,捋了把胡子,语重心长地说:“铁蛋呀,你已经不小了,不能总想着靠老子,再者说了,人家白虎族也看不上你那仨瓜俩枣,死了那份心吧。回头师父给你找个合适的,喏,就隔壁卖板栗的仙子,多好看,跟咱门当户对!”

    莫天寥撇嘴,转头看看在认真包馄饨的毛蛋,抬手就抓过来扛到肩上,转身就走。

    “哎哎,干什么呢!”混沌叫嚷着,一把抓住那孽徒。

    “卖了换钱去。”莫天寥甩开师父的手,一溜烟跑了。

    “作孽呦!”混沌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继续卖馄饨。

    “老爹,别难过,给你栗子。”隔壁卖板栗的仙女递了个栗子过来,那仙女长得膀大腰圆,一个顶两个混沌那么宽。

    “闺女,还是你贴心,”混沌三两下剥开栗子,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哎,这么久还没问,你以前在人间是哪个门派的?”

    胖仙女扬了扬手中炒栗子的大铲子:“我以前是赤霞宗的长老,晚霞仙子您听说过不?”

    混沌瞪大了眼睛,赤霞宗是正道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门派,全是女修,素来以优雅著称,而晚霞仙子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乃是赤霞宗的太上老祖。她自创的晚霞遮天手,使起来特别好看,仿若九天仙子起舞……

    “晚霞遮天手?不就是这个嘛!”胖仙女说着,拿起铲子呼呼地翻炒,那炒栗子的手法,还真是晚霞遮天手,可是做邻居这么久,混沌大师愣是没看出来。

    “你怎么想起来卖栗子了,赤霞宗的女修大部分都去了天宫做舞仙……”混沌蹲在混沌摊与栗子摊的交界处,认真地啃栗子。

    在天宫做舞仙,就是在天宫有宴会的时候出来跳舞,那个功德值可不小,收入还稳定,许多女修都想去,更何况这位……

    “嗨,我打小的爱好,就是卖糖炒栗子,奈何要修仙,赤霞宗还是那种地方,”胖仙子挠了挠头,“所以只能一直端着。这好不容易飞升了,我可不去受那份罪,自然要做我喜欢做的。”

    混沌深以为然,觉得自己找到了知己:“没错,我就喜欢卖馄饨,要不是我们家铁蛋要修仙,我才不费那力气炼器呢!”

    “我早就想说了,您这煮馄饨的锅挺特别的。”胖仙子又开始呼哧呼哧地炒栗子了。

    “啊,这是我以前的炼器炉子,叫混天炉。”混沌得以洋洋地炫耀道。

    莫天寥可不知道自家师父跟隔壁卖糖炒栗子的在聊什么,他带着毛蛋去了司禄司。

    司禄司统一管理刚刚飞升的仙人,会给找不到合适生计的仙人提供一些工作。

    莫天寥在司禄司看了半天,发现这里很需要炼器师,许多工作都标明要会炼器。

    “仙界的东西基本上都是仙器,”司禄司的仙官叹了口气,“只是但凡飞升之后的人,都喜欢回归本心,自己本身喜欢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图个逍遥自在,很多人都不愿意继续炼器了。”

    这话说出来,莫天寥就明白了,许多人炼器不过是为了赚取灵石好修炼,像他这般本身的爱好就是炼器的……实在是很少。

    司禄司向莫天寥推荐了一个功德值最高的工作——修柱子。

    天宫里的栏杆、柱子,上面有上古大仙留下的法阵,那些都是仙器,如今年久失修有些破败,每修好一个,就能得到几万功德值。

    莫天寥微微蹙眉,看看其他的工作,很多都是外出寻找炼器材料,或是专门给大贵族炼器,这些无一不是耗时耗力的。他每天要接送自家猫上稚子园,还是修柱子这个好,每天白天做工,晚上就能离开。

    于是,莫天寥得到了一个修柱子工匠的玉牌,跟着司禄司的引路仙去了天宫。

    天宫与想象中的一样恢弘大气,只是远看波澜壮阔,近看破破烂烂。那些个原本华丽精致的柱子、栏杆、亭台楼阁,掉渣的掉渣,歪斜的歪斜。

    “以前应下这份差事的仙人,做了几日就辞了,”引路仙把莫天寥领到仙宫总管那里,总管看看他,“年轻人,好好干,只要能修好一个,我就给你加三千功德。”

    莫天寥得到了一套仙器刻刀,以及一小堆上品仙石。这种仙石是用来修补柱子的材料,入手冰凉,带着充沛的灵气。

    莫天寥来到一个歪斜的盘龙柱旁坐下,兴致勃勃地拿着那套刻刀研究,每一个都很精致,弯钩、锉刀、钻子,比他以前的刻刀要齐全多了。

    “哇哇,这个好吃,快给我!”来仙界后一直安安静静的太始突然醒了过来,叫嚷着扑向那一套刻刀,嘎嘣嘎嘣就把锉刀给吞吃了。

    “……”莫天寥举着只剩下个手柄的锉刀,抽了抽嘴角。

    “哇哇,这个也好吃!”太始吃完锉刀,又扑向那一堆仙石,被莫天寥一把揪了过来。

    “老实点!”莫天寥赏了太始一个火球,让它安静一会儿。

    太始果然闭嘴了,等火灭了,就蹲在一边,偷偷地藏起来几块。这些年,太始在自己的身体里开辟了一个小空间,可以储存些它自己喜欢的东西。

    莫天寥装作没看见,围着柱子研究了一圈。这柱子确实是用仙石制造的,上面的法阵也不复杂,并不具有攻击性,只是一些能散发仙光的法阵,这样在远处看起来才会显得恢宏壮丽。

    修复了其中的法阵,柱子很快就重新立了起来,只是上面的盘龙已经斑驳,需要补充仙石,重新雕刻。

    莫天寥掏出焚天炉来,把它变得小一些,放在脚边,将几块仙石扔进去烧软,然后迅速贴到柱子上。

    那仙石一触及到外面的凉气就迅速变硬,根本不能趁机塑形,只能拿刻刀慢慢刻。莫天寥拿出一个刻刀,一刀刻下去,刀断了……

    莫天寥皱眉,示意毛蛋再递给他一把。

    毛蛋是个很好的炼器助手,不用莫天寥说,就知道递给他什么。

    莫天寥将仙力灌注在刻刀上,这下子倒是能刻动了,但是相当费力。照这样下去,不出一个时辰,他体内的仙力就会消耗一空,需要打坐一天才能恢复。难怪没人愿意做这个,这一个柱子刻下来,至少要三个月,三个月挣几万功德,还不如去炼仙器卖。

    叹了口气,莫天寥回头,就看到太始趁他不注意,又往嘴里塞了一颗仙石,吃得嘎吱作响。

    莫天寥眼睛一亮,把太始抓过来,将一套仙器刻刀在他眼前晃晃:“这些都给你吃,但你得变成这些的样子。”

    “好好好!”太始想也不想地答应下来,啊呜一口把一整套刻刀都给吃了。

    仙石乃是极硬之物,即便是仙器也刻不动,需要仙力的加持,而太始,它是个神器。

    玳瑁色的刻刀,在盘龙柱上刻得飞快,坚硬无比的仙石,在太始面前犹如豆腐一般。不到一天时间,莫天寥已经刻完了整根柱子,还颇为好心情地多雕了两根龙须。

    “哗啦啦!”计量功德值的玉牌发出清脆的声响,将神识探进去,里面已经有了三万三千功德点。

    竟然是自动给钱的!莫天寥有些惊喜,抬眼看看四周那些歪歪斜斜的柱子,顿时觉得……发财了!

    看看天色不早了,莫天寥便收工不干,带着太始和毛蛋去接清潼。

    青龙浮岛依旧热闹,一堆小毛球老老实实地趴在地上,目不转睛地看着浮在半空中的大镜子,镜子里显现出人间的一幕幕,对于这些没去过人间的天生仙族,实在是太新奇了。

    莫天寥找了半天,才在一堆毛球里发现自家猫。雪色小猫肚皮朝天,仰躺在那些幼崽的身上呼呼大睡,幼崽们都是一副不敢吵醒他的样子。溟湮就坐在孩子们的后面,怀里抱着一只毛茸茸的小红鸡,笑眯眯地给小胖鸟喂炸虫子。

    “汪!”趴在小猫身边的天琅叫了一声,睡得正香的小猫睁开一只眼,看到了拎着一个油纸包的莫天寥。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抖抖毛,蹿到他怀里。

    “宝贝,我买了小炸鱼。”莫天寥掏出一条炸鱼,据说这是天池里养的,非常好吃,一斤要三百点功德。

    清潼变成人形,接过那一包炸鱼,拿出一条来吃。嫩滑香脆,很是好吃,清潼禁不住眯起眼。

    莫天寥笑了笑:“走吧,我送你回家。”

    清潼抿了抿唇,虽然家里也很好玩,但是晚上跟莫天寥睡习惯了,这几日没他在都睡不好。

    莫天寥看清潼不高兴了,也知道他在想什么,禁不住轻笑,在清潼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清潼立时高兴了,抬手收了玄鉴:“走吧。”

    看不到画面的孩子们顿时有些不舍,纷纷站起身来。

    “清潼,你明天还来吧?”

    “清潼我明天给你带好吃的啊。”

    “清潼到我家去玩吧。”

    ……

    莫天寥有些惊讶,这些白天被挨个揍了一遍的家伙怎么又舍不得了?转头看看飞在空中的玄鉴,顿时明白了。

    “弟弟,你看,这是我今天挣的仙石,可好吃了!”太始拿出一颗仙石,炫耀道。

    玄鉴表面亮了亮,显出一只张着嘴巴的红色小肥鸟,正是今天他新得到的表情,同时显出一行字:“给我吃!”

    “不给你,这可是我干了一天活的报酬。”太始得意洋洋地准备收起来,却被玄鉴直接吸走了。

    “啊啊啊啊,我的石头!”

    玄鉴上显出一只吃饱了的小胖鸟,鼓着肚子躺地上。

    “啊啊啊啊!”青龙浮岛上回荡着太始绝望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