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书页
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6章

    孙问渠觉得自己跟方驰大概是命里犯冲八字不合,要不就是自己上辈子对方驰做了什么特天理不容天怒人怨的坏事。

    这才认识多久,回忆里尽挨打了。

    方驰这一胳膊肘劲儿不大,但是角度相当刁钻,基本就是兜着下巴颏往上一掀。

    孙问渠脚底下本来就不稳,被这一掀直接就仰面朝天地往后倒了下去。

    完了,后脑勺着地,没到30年的短短人生就因为不小心看到别人尿尿而被终结了。

    不过方驰的反应很快,在孙问渠脚一滑向后仰躺下去的同时,就已经伸手揪住了他的领口,往前一拽拉了回来。

    “哎,”孙问渠扶着树站稳,松了口气,摸了摸下巴,“干嘛这么大动静,我又不知道你真在尿尿。”

    “你多大了?”方驰低头把裤子拉链拉好,转过头看着他,声音听得出非常不爽,“跟方影是同学那再怎么小也二十八|九了吧?”

    孙问渠靠着树看着他勾了勾嘴角没说话。

    “能不能有点儿奔三的样子?”方驰说完转身走了。

    孙问渠站在树下愣了很长时间。

    第一次被十来岁小男生训斥来带的震惊让他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等到终于回过神来想发火的时候,却发现时间有点儿长,火已经找不着了。

    “我……”孙问渠叹了口气,“操。”

    走回小路上的时候,大家正好重新出发过来了。

    “问渠怎么跑这儿来了?”有人问了一句。

    “尿尿。”孙问渠说。

    接下去的路变得更难走,路慢慢向上变陡变窄,树林里的潮湿让本来很凉爽甚至时不时觉得有点儿冷的人开始出汗。

    景色还是很美,盘根错节粗得离谱的树根,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石头,还有星星点点洒在湿润青苔上的细碎阳光。

    但最初还说说笑笑的一帮人还是慢慢没了声音,几个自认为很牛的也拿出了登山杖,靠近任何一个人的时候都能听到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孙问渠感觉自己跟头牛似的,杵着拐隔了几个人跟在方驰身后。

    二十多个人里唯一一个没用登山杖的就是方驰了,他走在队伍最前面,手里拿着一把刀,时不时要把从旁边伸出来的树枝藤蔓砍掉。

    方驰没说错,这条路如果没有向导,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走,岔路非常多,一不留神就会走错,而且有些岔路看上去比正道还要好走。

    “小向导,为什么那些路看着走的人还多些啊?”有人问。

    “那是砍柴打猎的路,”方驰说,“上山不走那边,别掉队,掉队了手机都联络不上,信号有时候不好。”

    孙问渠看了一眼方驰,这小子这会儿了说话都没带一点儿吃力的,声音听着跟平时差不多。

    他自我感觉这会儿体力还不错,于是想听听自己现在说话是什么声调,试问了一句:“那要是……掉队了呢?”

    “原地等我找你。”方驰看着他。

    “……哦。”孙问渠听到自己有些接不上气儿的声音已经没心情再说话了。

    走了一段,方驰停下了:“前面有个小水潭,水很清,水质也很好……”

    话还没说完,一帮人又来了精神,一鼓作气嚷嚷着冲了上去。

    孙问渠也快走了两步,听到了隐约有水声传来,跟林间偶尔几声鸟鸣混在一起,有种全身猛地舒展开来的畅快感觉。

    “注意脚下!”领队喊着,“路滑,稳着点儿!”

    孙问渠看到马亮也挺兴奋地往前跑,忍不住乐了:“亮子你跑起来真是一点儿也不磕巴啊。”

    马亮回头笑着说:“你的体力就是说,说话说没的。”

    “滚蛋。”孙问渠紧走两步,想跟着跑过去。

    “你……等等。”方驰叫住了他。

    “嗯?”孙问渠停下了,这一路方驰都没理过他,现在叫住他让他觉得是不是休息了要再补揍一顿。

    “这个给你。”方驰从兜里掏出来个银色的细长条金属管递给了他。

    “什么玩意儿?”孙问渠接过来。

    “哨子,”方驰说,“万一你掉队了,吹一下我能听见。”

    “我不会掉队的,”孙问渠挺无奈地笑了,“我看着这么没用吗?”

    “看着还成吧,”方驰退后一步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下,“谁知道是不是呢。”

    孙问渠正想说话,突然前面传来一声惊叫,他一抬眼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就看有人从他们斜上方以坐滑梯的姿势弹着冲了下来。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摔倒的姿势太奇特,这人脑袋还被披肩包住了,一路尖叫着。

    领队赶紧在半中间想要拦一把,但没拦住,直接被带倒摔在了地上,好在没跟着一块儿滑下来。

    “我操!”孙问渠愣住了,犹豫了一下还是在躲开和拦一下之间选择了拦一下,这要一路冲下去,就算不摔下山也得撞树。

    不过他的英勇没有发挥的余地,在这个蒙头盖脸的人冲过来之前,方驰已经往边上跨出一步,然后伸手兜着这人的腋下一拉。

    冲力把他拽得往下滑了一小段,但他很快地伸手拉了一下旁边的树枝,没有摔倒。

    下滑的势头和尖叫声同时停止了。

    两秒钟之后这人又坐在地上一边尖叫一边开始拼命扯自己脑袋上的披肩,孙问渠叹了口气,过去把披肩扯开了。

    是赵荷。

    “我以为张琳呢,”孙问渠没忍住笑了,“怎么你也裹上了。”

    “你没事吧!”上面传来了李博文焦急的声音。

    “吓死我了!”赵荷带着哭腔喊了一嗓子。

    李博文正小跑着下来,一听这动静,顿时急得脚下一滑,坐地上唏里哗啦地也滚了下来:“让你别踩那块石头,扭脚了没啊?”

    “没。”赵荷慢慢站了起来,裤子上一大片泥和青苔。

    小水潭意外的漂亮,面积不大,很深,看不出水源在哪里,水却清得几乎能看到水底的落叶。

    一帮人坐在水潭边休息吃东西,马亮居然从包里拿了两个蛋糕出来,递了一个给孙问渠,还是奶油的,只是奶油都已经糊在了盒子上。

    “你怎么想的啊?”孙问渠觉得坐在深山老林的水潭边吃蛋糕很神奇。

    “问你嫂,嫂子呗,”马亮笑笑,“她给准备的,咱俩一,一人一,个。”

    孙问渠在水潭里洗了洗手,把蛋糕啃了,回过头看到方驰坐在他身后,于是小声问了一句:“这水能喝吗?”

    方驰正低头弄自己的手指,听了这话抬眼看了看他:“绕到石头后面过去几米有个泉眼,那里的水可以喝。”

    “哪儿?”孙问渠站了起来,不知道这个描述说的是哪儿,“你手没事吧?”

    “没事,就几根刺,挑出来就行,”方驰从包里抽出一瓶水,“喝吧。”

    孙问渠拿过水灌了半瓶,然后在他身边蹲下了:“泉眼在哪儿啊?我想看看。”

    方驰站了起来,带着他从旁边的大石头上爬到了小水潭的侧面,这边地面都是湿漉漉的,往前又走了一小段,方驰拨开了地上的草叶:“这儿。”

    孙问渠凑过去看了看,愣住了:“这么小?”

    地上有一个一尺见方的小水洼,彩色的碎石和细沙铺底,能看到不断有细小的气泡从底部冒出来。

    盯看着一会儿就会觉得有些漂亮得不真实。

    “嗯,”方驰用手捧了两口水喝了,“那个水潭的水就是从这儿渗过去的。”

    “我尝尝。”孙问渠也捧了水。

    “你算了吧,”方驰拦住了他,“你就喝我的水就行。”

    “为什么?”孙问渠其实挺想尝尝山泉的,以前呆的是土山,本身泉就少,偶尔碰上一个,流出来的水都带着泥,是浑的。

    “你不是胃不好么?”方驰说,“别瞎喝了。”

    孙问渠看着他好一会儿都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你胃疼不会是装了蒙我的吧?”方驰皱起眉。

    “不是,不过还真没想到……”孙问渠没有说下去,又笑了笑,“那我叫他们过来尝尝吧。”

    “不要。”方驰马上说。

    “嗯?”孙问渠有些不解。

    “怕一兴奋了乱弄,”方驰还是皱着眉,“就你们说的那条大妈徒步路线,泉眼都被刨了,踩得乱七八糟的,这个就……别让他们看了。”

    “那行吧,”孙问渠往地上一坐,“那就咱俩在这儿偷摸玩会儿?”

    “玩什么?”方驰有些吓着了似地往后退了退。

    “玩水,”孙问渠扫了他一眼突然笑了起来,压着声音笑得停不下来,“我说亲儿子,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啊?”

    “你怎么不说是因为你有神经病呢?”方驰挺尴尬地又挪了回来蹲好了。

    孙问渠往后靠在一块石头上,听着水潭那边的嬉笑聊天声,有种说不上来的寂寞感觉。

    “你在这儿长大的?”他问。

    “嗯,”方驰应了一声,“初中之前我都在爷爷家,这些山我隔几天就会上来一次。”

    “不会觉得寂寞吗,”孙问渠枕着胳膊,“空气很好,水很清,风景很美,天很蓝,阳光很明媚……”

    “不会,”方驰很快地回答,“这些都让我觉得很开心。”

    “是么。”孙问渠叹了口气。

    “你觉得寂寞是你自己活得就寂寞,”方驰站了起来,“走吧,寂寞的人,要出发了,还一小时。”

    不知道是身体太好还是累得麻木了或者是被方驰一句话给说得戳到哪儿了,总之后面的一小时路看看风景拍拍照片,研究一下路边没见过的各种虫子和果子,程孙问渠没有太大感觉就走完了。

    有点可惜的是他一直没看到李博文手机里的那种红顶小蘑菇,倒是看到一堆长得跟呕吐物似的菌子,方驰还说可以吃,把他恶心够呛。

    “好了,”领队在前面拍了拍手,“到了!休息五分钟,咱们就扎营!”

    大家一阵欢呼,把包往地上一扔,躺的躺坐的往地上石头上洒开了一片。

    “好爽啊,”张琳一边对着镜子补妆一边感叹,“这次真没白来。”

    “回去得好好欣赏一下你那些穿着登山服裹着羊绒披肩的文艺照。”孙问渠笑着说。

    “就你最烦人,”张琳啧了一声,“我那些照片博文都拍的半身,美着呢。”

    “就在这块儿待着不要走远,现在这里没信号,”方驰还没忘了交待,“最好别进林子,岔路多,还有些路被叶子遮了看不见,摔下去就找不着了。”

    “哎呀好可怕,”赵荷小声说,又掏出手机看了看,“还真没信号哎。”

    露营地之前应该是有人来过,大石头被搬开,地上的杂草也有被清理过的痕迹,不过来的人不算多,痕迹也只有一两处。

    这是片开阔地,山里这样的地方比较难得,关键是再往前一些转过一条小路就会发现之前连片的山头都消失在了脚下,变成了一片黄绿相间的花毯子。

    这地方要能看到日出会很震撼。

    休息了一会儿,大家开始动手扎营。

    露营要用的帐篷都不大,情侣的用双人,剩下的老爷们儿有的是单人的,也有双人一块挤着说暖和的。

    孙问渠和马亮带的都是单人帐篷,很简单就支了起来。

    方驰从背包里往外拿东西的时候孙问渠才知道他的包为什么那么重,除了每人分着背上来的食物,他包里还不少吃的和烧烤工具。

    “我去弄个灶。”方驰把东西整理完,跟领队一块儿去找石头垒灶生火。

    马亮估计是累了,躺帐篷里露出来两条腿,眼睛一闭就不动了。

    “你这体力不行啊,”孙问渠踢了他脚一下,“像我这种年轻力壮的还能再翻俩山头。”

    “那是,我这体,体力平时就攒不下,下来,”马亮说,“跟你这一,一到晚上就只能抱枕,头的青壮年,不,不能比。”

    “你等着,”孙问渠指了指他,“我明儿回去就给你画张像,就画一张嘴。”

    马亮躺帐篷里笑了好一会儿:“你儿,儿子那画,还没画好,呢吧?”

    “画好了,”孙问渠啧了一声,“就是没找着机会给他,哪天给他惹急了当赔罪给得了。”

    “有……病。”马亮闭上了眼睛。

    这会儿营地上很热闹,一帮人乱哄哄地跑来跑去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几个姑娘在弄吃的,罗鹏那几个还在拖帐篷,那边方驰和领队三五个人在垒灶,孙问渠转了一圈居然没找着可以干的事儿。

    一扭脸看到李博文猫个腰往旁边的林子里去了。

    “干嘛去?”孙问渠追了过去。

    “找点儿柴啊,”李博文说,“树林里多,我看那边都是松树,松枝好烧吧?”

    “别走远了,”孙问渠还记着方驰的话,“这林子太深。”

    “没事儿没多远,你回去帮忙吧,”李博文挥挥手,转身继续往前走了,“我顺便看看有没有蘑菇。”

    正转身想要回营地的孙问渠听见他这句话猛地停住了脚步,犹豫了几秒种之后,回头跟了过去。

    “这里头能有吗?”他问。

    “不知道啊,”李博文在前面走着,“上回那个就是差不多这样的林子吧,早知道应该找人问问是个什么蘑菇,没准儿市场上就有卖呢。”

    “怎么没问问你爸。”孙问渠跟在他身后几步慢慢,这林子比之前的要密一些,加上现在太阳已经开始往下落了,林子里显得有些暗。

    “我问了,他都不记得跟咱俩说过这个蘑菇了,随口逗呢。”李博文笑笑。

    “是么,”孙问渠突然有些失落,自己当年那么在意,现在想起来都还有感触的东西,告诉他的人却已经不记得了,“也是啊,逗小孩儿呢。”

    “咱们动作得快些了,”李博文在前面加快了步速,“一会儿去看看夕阳,这儿的夕阳特别漂亮,从这儿看过去跟超级巨幕似的一大片。”

    孙问渠开始弯腰一边在地上找干了的树枝,一边看着落叶下有没有那一抹红色。

    俩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没多大一会儿孙问渠就觉得腰酸了,蘑菇没见着,不过手里的柴已经有一大捧了。

    “差不多了吧,”孙问渠直起身,“咱们回……”

    几分钟前还在他前边儿走着的李博文不见了。

    “博文?”孙问渠喊了一声,没有回应,他回过头又看了看身后,“博文!”

    树林里挺静的,只有虫鸣鸟叫,没有人声,就连营地那边热闹的声音也消失了。

    “我操,”孙问渠赶紧往回走,“李博文!”

    这一嗓子刚喊出来,就觉得脚下一软,没等他站稳,脚下厚厚软软的枯叶突然空了。

    灶垒好了,方驰拍了拍手上的泥:“我那儿有酒精。”

    “没柴呢,不知道有没有人去捡点儿柴回来,”罗鹏凑了过来,“我本来说背点儿炭上来呢。”

    “不怕累啊,”方驰笑笑,往四周看了看,“我去捡点儿吧。”

    “不用捡了吧,”张琳拿着一袋子肉正准备往签子上穿,“我刚看博文和问渠去林子里捡了。”

    “去林子里?”方驰马上转过脸看着她。

    “啊,”张琳指了指,“就那边,应该是就在边儿上捡呢……吧。”

    “那现在人呢。”方驰说了一句,快步往张琳指的方向走过去,顺路把自己的包拎过来背上了。

    “怎,怎么,”马亮听到了他们的声音,从帐篷里钻了出来,“我跟你……”

    “你待着。”方驰说。

    走到树林边上时,李博文扛着一大捆干柴从林子里走了出来。

    方驰看了看他身后,没有人:“孙问渠呢。”

    “啊?”李博文顿时愣住了,“他没出来吗?”

    方驰盯着他:“你俩往哪儿去了。”

    “也没进去多深啊,我就绕了小半圈就出来了,”李博文急了,扔下柴就往回走,“我在他前头,我返回来的时候就没看到他,我还想着他比我先出……”

    “站着,”方驰两步过去拉住了他的胳膊往后一拽,又回过头冲营地上的人沉着声音说了一句,“我让你们待着就待着,让你们别进林子就别进林子,谁再乱来就给我滚下山!”

    没等这些人出声,方驰背着包走进了林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