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59章 番外蜜月(3)

    那辰的话让安赫心里一暖,但很快抓住了那辰的手:“你老实呆着!我们是来玩的,你是想在这儿打一架然后被赶下船么……”

    “我不想啊,”那辰小声说,“这不你差点儿就要跳海了么。_﹏雅文吧w·ww.”

    “我他妈是被这神奇的命运给吓的。”安赫笑着说。

    他不想惹麻烦,虽然无论他怎么调整心态,这事还是会让他多少有些膈应,但他不想做出什么事来给人他放不下的错觉。

    放下了就放下,做到真正视若无睹才是最高境界。

    “那你就看我吧,”那辰勾勾嘴角,胳膊撑到前面的铁栏杆上偏过头看着他,“咱俩就这么对视着偷渡。”

    “好。”安赫点点头。

    不过对视还没对几秒,船上的人就欢呼起来了,快艇开出海湾之后突然加速,船头在海面上一下下拍打着,海风顿时猛烈起来。

    落日余辉下的宁静海面美得像是一幅画,船上的人都举着手机相机咔咔拍着。

    “我操,”安赫抱着头,“到地方发型都得换一个了。”

    “要吹一个小时,”那辰伸手够着他们扔在船头的行李,从包里扯了两件t恤出来,把其中一件包在头上系好了,另一件扔给安赫,“挡挡风,要不一会肯定头疼。”

    “……我不挡,”安赫看着那辰跟偷地雷似的样子,迅速把t恤扔回那辰身上,“你自己偷吧。”

    “偷什么?”那辰愣了愣,很快笑了,“我没所谓,像我这么好看的人就算系条抹布在脑袋上都好看。”

    “靠,叫板呢你?”安赫乐了,拿过t恤也绑在了脑袋上,风一下小了很多。

    虽然天气已经暖了,动一□上就会出汗,但夕阳落下去之后海面上很快变成了一片漆黑,气温也一下低了下去,海风吹在身上透着凉意,要没头上这件衣服,到了岛上没准儿真会头疼。

    船上的人挺兴奋地喊了二十分钟之后就全都没了声音,只听能到快艇的马达声和船划破海面跟浪相互拍打时发出的水声。

    安赫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十几个人都一个姿势,全都低着头抱着腿。

    要不是快艇还在开着,看上去特别像一船刚被海警抓获的偷渡客。

    那辰往他身上靠了靠,轻声说:“你抬头看。”

    “嗯?”安赫抬起头往夜空看过去,“我的……天……”

    没有看到月亮,但漆黑的天空中缀满了星星,大大小小,忽明忽暗。

    安赫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星星,就那么闪烁着,静静地离他们如此之近,几乎感觉一伸手就能摸到。

    “美吧。”那辰仰着头。

    “嗯,银河啊。”安赫说,灌了两口海风。

    快艇开了快一个小时的时候,夜雾之中隐约有个黑色的影子,应该是快要到小岛了。

    快艇的速度也降了一些,安赫听到船尾有人问船老板:“怎么慢下来了?”

    “这一片全是暗礁,怕撞到。>﹏雅文8w=w-w=.·”船老板说。

    安赫顿时有点儿紧张,把手机屏幕按亮了从船沿伸出去往海里照着,想看看能不能看到暗礁,但手机刚伸出去,船老板突然喊了一声:“不要玩手机!都把手机关灭!不要有亮!”

    喊这句话的同时,马达停了,四周顿时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海浪的声音。

    快艇失去了动力,猛地慢了下来,在海面上漂着。

    安赫赶紧把手机放回了兜里,船上几个拿了手机出来的人也都把手机收好了,有人悄声问了一句:“海警?”

    船老板没有说话。

    “你真不会游泳?”安赫凑到那辰耳边轻声问,船老板现在的举动让他深深感觉到这就是在偷渡,他莫名其妙就开始计划一会要真是弃船逃跑的事儿了。

    “真的,”那辰飞快地转过头在他嘴上亲了一下,不过四周太黑,有一半亲在了鼻子上,“你脸上都咸了。”

    “吹了一小时海风呢,”安赫往自己胳膊上舔了一下,还真是咸的,“要是跳海逃跑,你不要勒我脖子,扶着我肩膀我就能拉着不让你沉下去了……”

    那辰笑得停不下来:“安大爷你拍电影呢?”

    “万一呢?”安赫啧了一声,也乐了。

    “你真以为我们是偷渡啊,就现在真被海警抓了,也最多是把我们扔上岸,你跳个屁的海,不要行李了啊,我们的钱都在包里呢,那拍拍还在船头坐着呢。”

    “那拍拍会游泳,它肯定不会沉。”安赫笑着说。

    俩人正小声说着话,快艇又重新发动了,往海岛岸边开过去。

    有人拿出了手机往海里照了照,突然很大声地喊了起来:“天哪!好美!”

    安赫趴到船沿上顺着光看过去,跟着也感叹了一声。

    黑色的海水在亮光之下突然变得透明,淡淡的浅蓝色泛着鳞光,能一眼看到海底的白色细沙和碎珊瑚,还有不少小贝壳。

    就在大家都趴在船沿上又兴奋又惊喜的时候,几十米外的海滩上亮起了一束手电光,往这边晃了晃。

    船老板关掉了马达,站了起来,点亮了灯上的灯:“下船!都下船!”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愣了。

    “快!下船!跳水里去!行李先不管了!下水自己走上去!”船老板一连串地喊着。

    大家全蒙了,因为出来旅行,基本大家穿的都是跑鞋,都打算到了岛上再换拖鞋凉鞋什么的,现在莫名其妙就要脱了鞋跳海?

    看到没人动,船老板有些不耐烦:“下去啊!下去了再拿行李!船不过去了!”

    “我靠,上个岛真够刺激的,”安赫一看这架式,也不再犹豫了,那辰不会游泳还怕水,他得先下去,坐下就把鞋和袜子都脱了,鞋带系一块儿把鞋挂在了脖子上,拍了拍那辰的屁股,“我先下去看看有多深,然后你把行李给我。”

    “嗯。”那辰点点头。

    “这水也看不出深浅啊。雅﹏﹎文>>8﹍w-w`w=.·y-a`w-e`n`8-.·”旁边有人说了一句。

    那辰扭头看了看,是何旭,正弯个腰撑着船沿往下看呢。

    那辰一股无名火窜到天灵盖,想也没想,过去抬起膝盖对着何旭的屁股狠狠顶了一下:“你下去看看呗!”

    何旭连喊都没来得及喊一声就直接被掀进了海里,哗啦地发出了巨大的水响。

    船上顿时一片惊叫,安赫挂着鞋跳了起来,看到何旭在海水里挣扎着,这人在学校的时候是游泳队的,但这么冷不丁地被踹进海里还是相当狼狈,半天才站起来。

    不过倒是能看出来了,海水并不深,只到何旭大腿上来点儿。

    “你干什么?”跟何旭一块儿来的年轻男人有点儿火了,一把抓住了那辰的衣领。

    “放心!干谁也不干他!”那辰扯开他的手,弯腰两下就把鞋脱了。

    没等海里站着的何旭反应过来,那辰从船沿上一跃而下,直接一脚蹬在了他肩上,何旭被结结实实再次踹回了海水里。

    何旭连灌了几口海水,再站起来的时候脸都绿了,瞪着那辰,嗓子眼儿齁得说不出话来。

    “从现在开始,看到我你就绕着走,这岛是我的地盘,我看到你一次就让人往海里扔你一次,”那辰贴到他脸跟前儿,说完了转身回到船边,抬头看着安赫,“包给我。”

    安赫没说什么,去船头把包扯过来递给了那辰,转头看了还站在海水里的何旭一眼,何旭看着他也没说话,眼神有些复杂。

    人都上了岸之后,船上的灯关掉了,四周再次回到一片漆黑。

    安赫跟那辰把背包放在沙滩上坐在包上晾脚。

    “你能叫到人把他往海里扔?”安赫拍着小腿上的沙子,笑着问。

    “我吹呢,岛上没我家亲戚了,前几年都搬出去了,”那辰嘿嘿笑了两声,“话挑狠的说,吓了人再说。”

    “你不是怕水么?跳得那么干脆,还摆着姿势下去的……”安赫捏捏他的肩,那辰从船上跳下去时的姿势倒是很漂亮。

    “跳的时候没顾得上想,我憋了一路了,过来的时候你不让,那就到地儿了再来呗,”那辰把脚上的沙都抖掉了,低头穿上鞋,“你要不要教育我?太冲动了什么的。”

    安赫笑了笑,从脚边捡起一小段珊瑚:“不教育了,你要在海中间把他弄下去了才需要教育。”

    “解恨么?”那辰偏过头看着他。

    “嗯,”安赫笑着点点头,穿上鞋之后发现跟他们条船的人都已经不见了,海滩上只剩了他俩和满身沙子的那拍拍,“人呢?”

    “跟蛇头走了,往里走点儿有车接他们。”那辰指了指身后。

    “什么意思?我们没车接?”安赫往后看了一眼,只看到一片树林,连亮光都看不到,“怎么跟个荒岛似的……”

    “接人的是旅店的,定了他家旅店的才有人到这里来接,咱俩又没订房,”那辰站了起来,背起包,“我们被扔这儿了。”

    “你不说不用提前订么?”安赫愣了愣,跟着站了起来,夜里的海风很凉,一阵吹过来,看着黑漆漆的海滩打了个冷战。

    “别提了!”那辰皱着眉啧了一声,“上回来的时候60一间房,还是海景呢,便宜点儿的40,结果刚我一打听,我操400一间还没空房了……”

    安赫对于淡旺季十倍的差价并不太在意,他在意的是那辰最后那句:“没空房了?你什么时候问的?”

    “就上岸的时候问的,全岛都没房了,得等明天有人退房了再去找,”那辰挺郁闷,但在沙滩上蹦了两下之后他又一挥手,喊了一声,“今夜我们枕着星星睡吧——”

    “盖的才是星星,枕的是珊瑚。”安赫无奈地纠正他。

    “我们有睡袋,怕什么,”那辰吹了声口哨,“我们顺着海滩走吧,找个舒服的地方。”

    “为什么不往岛中间走走?找个饭店吃饭也行啊。”安赫背起包跟在那辰身后。

    “我们走进去得一个多小时,过了八点饭店就不做饭了,今儿晚上现原形吧,方便面大侠!”那辰笑着转过身退着走。

    “本大侠平时不吃干面。”安赫笑了笑。

    “今天就委屈一下吃干的呗,”那辰凑过来搂住他,在他唇上轻轻吻了一下,“要不给你加餐?”

    “加什么餐?包里就方便面和一堆零食。”安赫也亲了亲他。

    那辰没说话,笑着继续退着走。

    安赫跟着走了几步,觉得他笑得意味深长的,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我靠你真是……”

    “要不要加餐啊?”那辰拍了拍那拍拍身上的沙子。

    “就海滩上?”安赫四下看了看,人到是没人,“你也不怕裹一屁股沙子……”

    “安大爷!”那辰喊了一起来,指着他,“你怎么这么龌龊!”

    “我怎么龌龊了,我说的是事实,”安赫乐了,“这身上腿上莫名其妙就一层沙子,真扒光了你以为下边儿不沾沙子啊,你忍得住我还怕蹭得疼呢。”

    “闭嘴!老流氓!”那辰举起那拍拍的胳膊对着他,“你怎么能对一个小朋友说出这种话!我们明明可以在睡袋里玩!”

    “你当你是那拍拍啊,俩人钻一个睡袋玩这个?也不怕把睡袋撕了。”安赫也指着他笑着喊。

    “哎哟!”那辰又吹了声口哨,“安大爷看来很猛嘛。”

    “操,”安赫冲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裤腰就往下扯,“来来来,小屁玩意儿!不把你收拾哭了你还没完了!”

    “救命——”那辰一手抱着熊一手提着裤子转身就跑,“你又不怕安小赫蹭掉皮儿了吗!”

    俩人在海滩上抽了会儿疯,又溜达了一会儿,月亮出来了,照亮了海滩。

    安赫停下了脚步,看着不断卷到脚边的白色海浪,海风吹到身上,带着大海特有的气息。

    “真舒服,”安赫闭上眼睛,“我这是第一次到海边。”

    “我也没来过几次,”那辰站在他身边,“姥姥特别不愿意我来岛上,觉得我会跳海。”

    “你喜欢海么?”安赫问。

    那辰沉默了一会儿:“以前不喜欢……以后会喜欢的吧,想起海就会想到跟你一起来玩过,还会想起你要在海滩上强|奸我。”

    “滚蛋!”安赫本来难得体会到一点儿意境,被那辰一句话把小情绪都打散了。

    “就这儿吧,”那辰放下背包,把睡袋拿了出来,往树林的方向走了十来米,铺在了海滩上,“怎么样?”

    “行吧。”安赫过去帮着把睡袋铺好了坐下。

    “你会不会不舒服。”那辰挨着他坐下,搂住他的腰。

    “嗯?”安赫摸摸那辰的腿。

    “这儿没有窗帘,连墙都没有。”那辰笑笑。

    “挺舒服的,”安赫往后躺倒,看着满天繁星,笑着说,“要是不舒服我缩到睡袋里就行。”

    “安赫,”那辰胳膊撑着地靠过来,掀起他的衣服,手摸了进去,低下头在他唇上轻轻蹭着,“以后我就是你的天!”

    安赫本来想感动一下,但没忍住先乐了:“哎,我的天。”

    “别瞎笑!”那辰啧了一声,手探进了他裤子里,“来么?”

    “要我操天么?”安赫还是想笑。

    “注意质素!”那辰绷着脸,手动了几下,低头慢慢压到他身上,在他脖子上亲吻着。

    安赫没说话,闭上眼睛,把那辰的衣服往上掀了掀。

    那辰迅速地把衣服脱了扔到一边,又把他的衣服两把脱掉了。

    在那辰再次贴上来的时候,安赫搂着他抬腿顶了一下翻身压了上来,手拽开他的裤子探进去不轻不重地搓揉着。

    那辰仰了仰头,带着鼻音很低地哼了一声,手绕到安赫背上狠狠摸了几把。

    安赫吻住他,两人迅速地纠缠在一起,舌尖不断地相互挑逗*。

    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没人的海滩给人特别的感觉,两人都有些兴奋,安赫在那辰身上狠狠地抚摸着,那辰紧绷的身体在月光下尤其诱人,他的呼吸一点点变得急促。

    “脱了。”安赫松开那辰的唇,在他耳边轻声说,又偏头呸了两下。

    那辰脱掉裤子,笑着问:“沙子?”

    “嗯,不知道舔你哪儿了,一嘴沙子。”安赫直起身,从扔在一旁的包里摸出润滑剂挤到了手上。

    他的手带着湿滑再次抚上那辰身体时,那辰闭上眼睛,仰着头弓了弓身体:“啊……”

    这声呻|吟让安赫整个人都有一瞬间的空白。

    他轻轻握着那辰,另一只手顺着那辰小腹向上,一直摸到了他脖子上。

    随着手上的节奏加快,那辰喘息声音渐渐变得粗重,低吟再次滑出。

    摸在那辰脖子上的手能清楚地感觉到掌心传来的震动,顺着胳膊一直痒到身体深处。

    安赫伏身唇住他,在那辰暖暖的呼吸里深深吸了一口气,手指往后滑过去,轻轻压了压。

    那辰哼了一声,很快地抬了抬腿,在他胳膊上轻轻蹭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那章不会有什么肉,但如果被螃蟹了就还是直接老地方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