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片演员app[无限]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8、红衣怨灵(7)

周筛找罚蠹绱咳淮匆徽笞粕瞻愕木缤矗拷谐錾烂糜沂秩ス蛔蠹纾丛谧蠹缑搅烁觥劬π巫吹亩鳌

左肩上的眼眨了下,睫毛略过周傻氖中模ヒ徽罅钊司滞蚍值难饕狻

他的背上有只眼睛!

“撒旦之眼!”周啥溉恍盐颍医谐錾烂タ勰侵谎劬Γ豢槠と馑布浒拢蟊成舷恃芾欤侵谎劬θ慈运浪狼对谒难饫铩

电梯顶又滴下一滴温热粘腻的水。

周芍沼谙肫鹦怀氐幕埃┯灿只郝靥罚乱幻耄凰洳野椎氖仲咳淮拥缣荻バ拢兆x怂牟弊樱坏愕阃咸В烧鋈司驼饷幢坏趿似鹄矗

谢池对上周杉赣隽训难郏1014恍Γ鹆送贰

他顺利看清了女鬼的长相。

女鬼悬在电梯顶,鲜艳的红裙上沾满了血,肚皮松塌,腹部位置被剖开,像个蚌壳向下张开,一半的肠子在空中晃荡,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出。

她披散污秽的黑发下是腐烂的脸庞、暴突的眼球,眼球里没有眼黑,全是发灰发浑的眼白。

“救……救命!”周杉枘淹饧纷抛郑赶9Ψ颍牧尘鸵蛑舷19系孟裱蟠小

谢池无动于衷,表情漠然,仿佛眼前可怖的女鬼和脚边的尸体都不存在。

周杀成系难劬φ5酶欤了缸殴蠲赜治4醯暮旃猓岸衲猓袷抢状锏暮斓悖坏┱业搅晕铮18矶7溃钡搅晕镩婷趴习招荨

“撒旦之眼,是这个名字么?”谢池记得周筛崭蘸俺隽苏飧雒帧

“撒旦,”谢池体会着这个词汇想表达的意思,霎时心如明镜,轻笑了声,“既然是献给阿飘的祭品,那我就不打扰阿飘享用了。”

他脱下染血的白手套,气定神闲地退了步,睨了眼濒死的周桑Φ贸峡遥骸岸嗫髂愕闹鞫咨砭瘢也拍芸辞骞淼哪q!

“别难过,你人虽然死了,舍己为人的精神永垂不朽。”

女鬼的手搭上了周啥亲樱俟该耄傻慕峋志秃褪俏春恼爬酪谎

周裳狎暄讯拢剿啦胖沼诿靼酌媲罢馊吮裙砘箍膳隆

最后一刻,他的视网膜上倒映着电梯里的污秽血腥,和近处立着的衣冠楚楚、眉眼含笑的青年。

……

恐怖片外的观众早就炸锅了:

[卧槽周删驼饷此懒耍浚。]

[沃日这才第一夜啊,周删捅蛔约和娑懒]

[技不如人活该,真尼玛丢脸,被个新人反杀]

[哇见死不救,这个小哥哥有点……变态,但我喜欢]

[他反应也太快了吧艹,神不知鬼不觉给你贴后背,想想都头皮发麻,长了张骗人的脸啊啊啊日]

[含笑看你去死,卧槽了这个反差好变态啊啊啊]

[这个新人什么心理素质啊,我靠,和鬼同屏那么久,完全无视人家]

[他这么搞周桑Ω玫米锪酥删腿税伞芯跬β榉车]

……

同一时间,电梯外,新人乱作一团。

黑瘦男指着电梯门,颤声道:“这门怎么就突然关上了呢……”

“周哥和那个新人绝不会主动关门的,毕竟谁也不想呆在密闭电梯里,所以只可能是……鬼。”说话的女新人嘴唇不住哆嗦。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可里面有鬼啊……”

新人陷入恐慌,严镜却淡定地坐在一边,甚至想翘个二郎腿,又觉得太得意不好,总算忍住了。

“叮咚”一声,电梯门倏然开了。

新人们瞬间屏息,不由自主地夹紧了肩,浑身僵硬。

他们眼见着那个温和斯文的男新人走了出来,深吸了口气,一脸沉重道:“你们的周哥……死了。”

“什么?!”新人惊呼,脸色煞白一片,他们唯一的老演员周删谷坏谝煌砭退懒恕

严镜也呆住了,他是半点不担心谢池,却没想到周删谷凰懒恕

谢池恰到好处地缄默了几秒,才低落道:“他在与鬼的殊死搏斗中,英勇牺牲了。”

[艹啊啊啊啊啊真黑,这尼玛谁玩儿得过他]

[卧槽天/衣无缝啊简直]

[哈哈哈哈哈哈xswl英勇牺牲,自我奉献]

谢池说完,不再管身后新人的崩溃怒吼,走到严镜跟前:“走,和我去一趟一楼监控室。”

严镜立即站起,屁颠屁颠跟上,边走边小声问刚才电梯里发生了什么。

手机app突然响了——

[剧情进度已更新,演员第一天的工作结束,正式下班。]

[现再次进入自由活动时间,为避免观众不耐,白天时间以3.0倍速流逝,请演员们把握好时间,准时在下一次上班前回到公司。]

“3.0倍速,这他妈,”严镜忍不住吐槽,“幸亏我们晚上睡觉了,不然白天就那几个小时,又要调查又要补觉……”

谢池算了下,上班时间是晚十点到早五点,七个小时,白天十七个小时,3.0倍速的话,也就是说他们有五个小时多的自由活动时间。

时间很紧迫,他有很多事要做。

……

到了监控室,谢池坐到电脑前,娴熟地开始调张览死时的电梯录像。

严镜帮不上忙,坐到一边,忍不住问:“谢哥,你和周稍诘缣堇锏降追5耸裁矗俊

谢池轻描淡写:“他被鬼杀了。”

严镜愣了两秒,万分惊诧:“谢哥你见到鬼啦?!”

他忙凑到跟前询问。

“嗯,”谢池轻轻应了声,“是个女鬼,我确定她就是片名里的红衣怨灵。”

严镜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得厉害。

录像被调了出来,令人失望的是,画面里只有张览,女鬼似乎不能被摄像头拍到。

照片截不到,谢池想了想,干脆自己画,他推了推严镜:“那个你边上的纸和笔递我下。”

严镜忙摸过来递给他。

谢池接过纸笔,随口问:“你之前说看到鬼手,鬼手是什么样的?”

严镜呆了几秒,忙努力回忆:“是个女鬼的手,皮肤挺好的嗯……指头长,红色指甲油。”

谢池“嗯”了声:“我在电梯里见到的女鬼手也是这样的,所以应该是同一只鬼。目前来看,恐怖片里只有两只鬼,一只电梯里的女鬼,只能在电梯里杀人,但是似乎可以在电梯外的地方捣鬼。”

“还有一只就是我们昨晚看到的鬼婴,鬼婴能在大楼里随意活动,目前来看是比女鬼要强的,因为女鬼我们只要不上她当,不靠近电梯,就可以规避风险。”

谢池平静地说着,手上的动作也不停。

严镜连连点头,混沌的思路瞬间清晰起来。

他因为眼瞎,耳朵格外灵敏,听到笔轻轻擦过纸的声音,问:“谢哥你在写什么啊?”

谢池:“画鬼。”

严镜坐不住了:“卧槽谢哥你还会画画啊?!”

谢池随口道:“灵魂画手水平。”

严镜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要不然也太打击人了。”

[幸好他瞎看不见哈哈哈哈哈]

[这他妈又开始忽悠人了我笑死]

几分钟的功夫,洁白的纸上已出现了一只女鬼。

明明只是幅速写,女鬼狰狞骇人的样子却跃然纸上。

谢池从女鬼扭曲面容中寻找基本五官特征,还原肌肤走向,在边上拓出了女鬼没死前可能的样子——那是个美艳动人的年轻女人。

皮肤白皙,身材丰腴,长发,大眼,嘴唇偏厚,嘴角上方有颗黑痣。

生前极有可能怀孕。

谢池将怀孕二字着重圈了起来。

周珊驼爬赖乃婪负跻荒r谎际切姆伪蝗硕亲永铮亲映诺孟裨懈尽

女鬼的肚子也是被整个剖开的,肚皮松垮,如果真的怀孕,月份应该不会小,并且肚子里的婴孩不见了。

谢池转着笔若有所思,那个个头只有他膝盖高的鬼婴……很可能是女鬼的孩子。

他现在只要查清楚十八年前这栋大楼到底发生了什么,应该就能解开谜团了。

谢池言简意赅地和严镜说了说。

严镜绞尽脑汁想了会儿,突然兴奋:“谢哥你说是不是这样,那个怀着鬼婴的女鬼原本是个三儿,原配女老板嫉恨她,就想办法邀她来大楼,把她杀死在电梯里,然后还觉得不解气,就亲手剖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在活婴身上养蛊虫,让那些恶心的虫子把婴儿活活咬死。”

谢池不置可否,盯着自己已经愈合的食指发怔。

严镜的猜测看似逻辑缜密,却漏了至关重要的一环——这个蛊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谢池隐隐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吧嗒”一声,毫无征兆地,一滴血滴到了谢池手中的画上,缓缓渲染开来。

谢池不可思议地抬手摸了摸,他……流鼻血了。

他活了二十一年第一次流鼻血。

谢池有点茫然:“镜子,正常人莫名其妙流鼻血一般意味着什么?”

“上火吧?天太干?”严镜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无厘头,“或者白血病?那就还挺恐怖的。”

严镜挠挠头:“什么叫正常人,谢哥你这话说的,好像你不是正常人似的……”

谢池抽张纸擦掉血,微蹙了蹙眉。作为,他绝无可能染上生病这种麻烦事,上火也永远远离他。

可没有外力冲撞,他竟然……流鼻血了。

谢池意识到什么,倏然看向了自己的食指。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