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心术:这皇位有毒,谁上谁短命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548章 这是什么符纸?

尉迟段亦凉凉开口,“你也不问问人家,这幸运,人家想不想要?”

白客被他这话一噎,“我可是鬼王!”

“他死了,他的躯体只能被埋在地底下,能被我使用,自是他的荣幸!”

“是晦气吧。”尉迟段亦直接怼回去。

白客:……

“你闭嘴,我不想与你说话!”

“哦,那我不闭嘴,你不想与我说话,你就憋着!”尉迟段亦挑眉,“还有一个问题,你来宗府是为了做什么?”

白客目光痴迷的看向宗婉凤,“自是为了宗姐姐!”

“为了得到宗姐姐的喜欢。”

宗婉凤恶寒的抖了抖身子,“说鬼话!”

“这话假的,我都不信。”

白客:……

“宗姐姐……”他目光哀怨的看向她,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把。

偏偏,宗婉凤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不为所动。

他最后败下阵来,“好吧,我是想用宗府所有人的血液开启传送阵,将恶魔撒旦传送过来,再由我将他吸收,助我成为最厉害的鬼王。”

尉迟段亦、宗婉凤:……

宗婉凤手里的软鞭凌空一甩,发出破空声,“很好。”

“宗姐姐也觉得我这个计划很好吧,我也觉得!”

“宗姐姐放心,我会留下你的,谁让你长得这般漂亮呢!”

“等我做了最厉害的鬼王,就让你做最美丽的鬼王妻!”

宗婉凤面无表情的抽动软鞭,这一次,没一下就是下了死手的,“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命了。”

尉迟段亦: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作死第一啊,这鬼王。

“别闹。”白客满脸宠溺的看向她,“只要我从白客的身体里出来,你就打不到我了。”

“你以为我为何会任你打?还不是因为我爱你。”

尉迟段亦:?

当我不存在是吧?

很好。

尉迟段亦从怀里掏出一把符纸,“你方才说什么?你爱谁?你再说一遍?”

白客:……

看到他手里的符纸,那句话忽然就说不出口了。

他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我爱我娘,说起来,我好想念我娘了,也不知我娘亲如今在何方,我得去找我娘亲!”

天哪!

他手中的那个符纸好可怕!

那气息!!

他绝对打不过的!!

说着,他转身就想离开,尉迟段亦喊住他,“站住,让你走了吗?你就走?”

白客回头,扬起一抹笑,“你们找我,还有何事?其实我今日就是过来乱说的。”

“我没能成功的住在宗府,心里难受,才过来胡言乱语的。”

“你们不要当真,这个大陆上,怎么可能会有恶魔呢?假的呀,那必定是假的呀!”

“若是有恶魔那种东西,那岂不是也有神仙了?哦嚯嚯,可你们谁见过神仙呀?对不对?”

“假的,都是假的!”

“抱歉,我不该欺骗你们,我认错。”

尉迟段亦唇角轻轻弯起,“什么都让你说了,还让我们说什么?”

“你若不是鬼,那你为何没影子?嗯?”

“你不解释解释?”

说话间,尉迟段亦闪到了他面前,二话不说,拿起一张符纸就往他身上贴,“你既然不是鬼的话,应该不会怕符纸吧!”

他的动作太快,快到白客都没反应过来,那符纸就贴在了他的额头上。

尉迟段亦随便拿的一张符纸,他自己也不知道这张符纸是什么东西,一贴上去,白客便爆发出一声尖锐的喊叫声,下一刻,他开始干呕。

“呕呕呕——嘴巴好苦,呕呕呕——”

尉迟段亦:?

嗯?

曦儿给他的不应该是抓鬼的符纸吗?

这是什么符纸?

为何让他干呕不停?

他还说嘴巴很苦?

“你、你对我用了什么符纸!!”

“你这个可恶的人类!!”

“呕呕呕——”

白客干呕不停,宗婉凤看向尉迟段亦,“这是什么符纸?”

尉迟段亦沉默了一会儿,“干呕符?”

“我也不知,是曦儿今日送我的。”

说着,尉迟段亦迅速撕了一张,又重新贴了一张上去,就见白客的嘴很快就肿成了香肠嘴,他哈着气,眼泪横流,“啊啊啊啊,好辣好辣,我的嘴巴好辣!”

“为何我是鬼王也能感受到辣啊!!”

“这不合理!!”

尉迟段亦对上宗婉凤的目光,试探性的开口,“这兴许是,辣辣符?”

宗婉凤:……

尉迟段亦为了证明自己靠谱,干脆直接又贴了一张符纸到他脸上,然后他就放了一个悠长的屁,“噗~~~~~~”

白客脸色一阵青白,眼泪还在流,嘴巴还很辣,这脸也是不想要了。

他堂堂鬼王,竟然当众放屁,这和当众拉屎有什么区别!

白客的眼泪里混杂着悔恨的眼泪,他后悔了,他今日不该来的,经过今日这么一出,他日后还怎么在鬼界立足!!

他还有何颜面!!

尉迟段亦沉默了一会儿,果断重新贴了两张符纸到他身上,下一秒,白客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拉屎。

宗婉凤眼皮狠狠一跳,默默的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嘭的一声关上了门,“段亦,他就交给你了。”

她是不想看了。

可怕,太可怕了!

这就是曦儿新符的威力吗!

尉迟段亦:……别留我一个人,我也很无助!

尉迟段亦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现在的心情,他在看鬼王放屁拉屎哈哈大笑又一边流泪,怎么说呢,真的像在看一个疯子。

尉迟段亦默默的后退了几步,看到他的动作,白客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哈哈哈哈……对……哈哈哈……不……哈哈哈……起!”

“我再也……哈哈哈……不敢了……哈哈哈……求求你……哈哈……让我停下来……”

他甚至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哈哈哈个不停。

尉迟段亦嘴角轻抽,“你太臭了,我不想靠近你。”

“那个,既然是符纸,定然是有时效的,等时效一过就好了。”

尉迟段亦飞身上了一旁的树枝,“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吧!”

“等你符纸过效。”

白客:!!!1

你就不能直接过来帮我将这符纸弄掉吗!!

太臭了又如何?还不是你害的?!

你现在好意思?!

不对,你还要捏着鼻子?!

你个混蛋——

白客又哭又笑,旁边不少鬼冒了出来,指着他嘀嘀咕咕的,“嘿!还是鬼王呢!”

“这鬼王也太惨了吧!”

“什么鬼王会一边放屁一边拉屎,还边哭边笑呀!”

“他这样的可以当鬼王,我为何不可以?我忽然觉得我也行了。”

……

白客听着它们这些话,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尉迟段亦脸色大变,天……他身边可都是……他就这么倒下去了?

想到婉凤就在里面睡,尉迟段亦去抓了几个小厮过来处理这里。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