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律师,叶律师——”律师才么后。

    身后又是传来一阵匆忙的女声。思怡下意识地站住脚,转过身去就看到孙晓漫正匆匆跑过来,“叶律师,等一下,叶律师……”

    “孙小姐,还有什么事情么?”

    孙晓漫大概是一路追出来的,跑的气喘吁吁,站定在思怡的面前,好半响才稳住气息,“叶律师,谢谢你,我一定要亲口对你说一声谢谢!谢谢你帮我打赢了官司,谢谢你给了我一次重新开始的机会。”

    “那也要孙小姐你有勇气和我配合才可以。”并不意外孙晓漫会追上来感谢自己,思怡也没有任何沾沾自喜的表情,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诚的,“孙小姐,我相信真的疼爱你会珍惜你的人,是不会在意你的过去的,我在法庭上说的每一个字都不是投机取巧,所以你要对你自己有信心。从新开始,以后的生活也都是美好的。”

    孙晓漫眼眶有些泛红,情绪也十分的激动,话却是充满了希望的,“真的太感谢你了,叶律师,这么多年来,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开始完整了,第一次觉得呼吸的时候是顺畅的。”

    思怡笑了笑,还准备说什么,手机就响了起来。孙晓漫十分识趣地离开了。她这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眸色微微一沉,却是没有着急接起来,而是对小张说:“你先回去,把我的东西带回去。”

    小张顺手接过了她手中的东西,先回了事务所。

    思怡看着四下没有什么人,这才接起电话,“什么事?”

    她的口气不是很好,电话那头的江燕回却是心情愉悦,“宝贝,你不会是忘记了之前答应我的事情了吧?”

    思怡恨恨地磨牙,闭上眼睛都可以想象得出来,电话那头的男人此刻是怎么样的一张嘴脸,可是她也知道,自己就算是现在不去见他,也逃避不了一辈子。

    算了,反正自己也有些事情要和他说清楚。

    “我马上就过去。”

    挂了电话,她转身就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却不想刚走进转弯处,就看到不远处一抹熟悉的身影,她秀眉微微一拧,下意识地想要背过身去,前面的男人却已经看到了她,扬声叫道:“思怡!”

    思怡头大的闭了闭眼睛——

    怎么就那么巧?竟然又会碰到郑牧岩!

    想要走肯定是不行了,她只能硬着头皮扬起笑脸,“师兄,这么巧啊。”

    “我一会儿有个官司要打,你今天是?”

    “我刚刚打完了一个官司,正准备回去。”

    郑牧岩扬了扬眉,“是么?赢了?”

    “嗯,赢了。”

    “我的小师妹是越来越厉害了。”郑牧岩扬起真诚的笑容,伸手按在了她的肩上,轻轻拍了拍,“我今天的这个官司不是很复杂,可能马上就可以出来了,不然你等我一会儿,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帮你庆祝一下吧?”

    思怡眸色一闪,“不用了,师兄,我急着回去有点事情。”

    他脸上划过淡淡的失落,却依旧是若无其事地说:“那好吧,改天我们再联系。”

    不管他想多少的办法,找多少的借口,只是一顿饭,她却总是推托,郑牧岩也不是傻瓜,自然知道她心中没有自己的位置,她是真的只是拿自己当成一个单纯的师兄而已。可是依旧是觉得不甘心,他默默地喜欢了她那么多年,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有的是机会……

    “师兄,那我先走了。”

    思怡故意无视了他眼中的那种落寞,冲他挥了挥手,越过他就朝着停车场里面走去。

    郑牧岩尴尬地站在原地,好半响才抬起脚,走出了停车场。

    一直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思怡这才转过身去,看着郑牧岩走出去好远,最后终于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她慢慢地松了一口气——

    师兄,对不起……

    其实不是不知道他对自己的那份感觉,这么多年来,他一直都格外的照顾自己,可是爱情这个东西,她不知道如何去形容,她很清楚自己面对郑牧岩的时候没有心跳加快的感觉,她很清楚自己真的只是把他当成自己的师兄一样单纯。既然不可能爱上,那么就不要给他任何的期望——

    “有那么好看么?”身后忽然响起一道熟悉的男声,腰上同一时间就被一双大手给搂住,思怡整个人顺势跌入了一个宽大的胸膛。

    她顿时挣扎起来,“你干什么?放开我——”

    “你紧张什么?怕你的好师兄回过头来看到我们?”刚才他在车上就看到了郑牧岩,现在他都已经离开了,她竟然还怔怔地看着出神,那个该死的律师有那么好看?

    “江燕回!”

    “不用叫那么大声,我不就在你的身边么?”他一边说着,一边俯身凑在了她的耳廓处,思怡顿时浑身紧绷起来。

    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挣扎也没用,说再多的话,也不过就是和他浪费时间,思怡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有些浮动的情绪稳定下来,“我不是来和你浪费时间的,我有事情和你说。不过你先松开我,我们去车上说。”

    这个地方既然是法院地停车场,自然会有不少人进来,到时候被别人看到他们这样……都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

    江燕回难得好说话,竟然真的松开了她,思怡也懒得多看他一眼,她认得他的车子,主动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率先坐了进去。

    身后的男人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轻轻扬了扬眉,也跟着坐进了驾驶位。

    一上车,江燕回并没有着急开车,悠闲地坐在位置上,双手也是好不惬意地扶方向盘,只是那双狭长地双眸却从未从她的脸上移开过。

    该死的!他是不知道他自己的那双眼睛是多么有杀伤力吧?别说被一个男人总是这样看着有多么的让人头皮发麻,加上江燕回那双眼睛,带着那种意味深长的暧昧光,思怡只觉得坐如针毡。

    他不开口,那么她就先开口吧——

    “江燕回,胜负已经摆在眼前了,这个官司我赢了,你之前给我的证据也推翻了,那么之前我们打的赌,输的人好像是你。”

    “嗯?”他扬起眉头一脸悠哉地哼了一声,好似并没有任何想要反驳的意思。

    思怡见他这样一副样子,心中到底是有些惴惴不安起来了,其实仔细一想,按照他这个性格,不应该就这么算了的,更何况他之前一直都信誓旦旦地让自己来找他,他不会还有后招吧?

    她一个激灵,眼底也浮上了几丝谨慎的光,秀眉一拧,“你到底把我找来,有什么想说的?”

    “我的确是有话和你说,不过——”他刻意停顿了片刻,慢慢地凑近了她一点,车厢原本就狭小,两人靠的近了,思怡越发感觉到他迫人暧昧的呼吸在自己的颈项处,想逃都逃不掉,“你难道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么?”

    “你想让我对你说什么?”她将身子往车门边上靠了靠,“江燕回,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用跟我卖关子了,你有什么阴谋就直接说出来!”

    “阴谋?”他扬起眉头来,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深邃,眸光灼灼,“思思,原来我在你心中是一个会耍阴谋诡计的小人啊?”

    思怡冷笑,“你不就是个无赖么?”

    无赖?

    江燕回眯了眯眼眸,一抹狡黠的笑划过眼底,好吧,那他就让她好好地看一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无赖。

    “我就是个无赖,不过你大哥那么正义凛然的人,怎么可以随便打人呢?昨天他那几拳还真让人伤心伤肺,我今天一起来就觉得浑身都不太舒服……”12YG4。

    “江燕回!”

    他点到为止,思怡却是猛然一怔,就知道那件事情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她顿时坐直了身子,愤怒地看着他,“果然是你,昨天我和我大哥一走你就急着去投诉我大哥了是不是?你真是太过分了!那件事情分明就是你的错,你故意挑衅我大哥的,你为什么还要去投诉他?”

    投诉?

    江燕回在心中一阵嗤之以鼻,他还不至于会无聊到去做那些事情。更何况对于叶正昊,其实他也没有没有那么讨厌他,而且他还可以帮助自己挟制住江燕森,他怎么可能让他掉了饭碗?不过想着通过这件事情让他的小思思有点危险意识倒是真的。

    看来现在他都不用说明白了,顺水推舟什么的,他最喜欢了。

    “我一个良好的市民,生命受到了威胁,采取适当的正当防卫也不算是很过分吧?”

    “你——”

    “我什么?”

    “你到底想怎么样?”就知道他没有安什么好心,思怡知道他既然把这件事情说开了,肯定是要有什么目的的,“只要你不投诉我大哥,还有,把你那个该死的录像都交给我,你说你想怎么样,我都可以考虑一下。”

    “呵,我想怎么样,你难道还不清楚么?”他说着,就陡然伸手,一把就将她整个人拉入了自己的怀里,一手挑起了她的下颌,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怀里极度不安分的小女人,语气格外的轻柔,“官司你是赢了,打赌你也赢了,可是我还是想要让你输。”

    ————

    求月票,亲们有月票的投给鸽子哦,要冲新书榜的哈!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