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怡听着管凤茹将房门摔得噼啪响,整个人有些颓然地坐在床上,怔怔出神。

    她就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母亲可以和江霁臻不清不楚,而一碰到了自己和江燕回的事情,连解释都不想听?

    想不明白,头疼欲裂。

    思怡伸手抱着自己的脑袋,曲起手指按着太阳穴,慢吞吞地站起身来。不管怎么样,她现在也没有时间去分析那些,母亲只说了自己几句,可是关键还是父亲。

    她一会儿要怎么面对父亲的质问?怡听情得茹。

    可是就算再不愿意去面对,她始终都要面对,何况她也同样很担心父亲的身体,又是坐了一会儿,她终于还是起身走去叶雄明的病房。这一次管凤茹没有在病房门口,叶正昊倒是站在长廊不远处的一个转角口,在抽烟。

    思怡没有过去,推开.房门,走进了病房。

    叶雄明已经醒了,气色不是很好,管凤茹正在边上给他倒水喝,他一见到进门的思怡,神色一沉,眉宇之间尽是思怡所熟悉的愤怒。

    思怡知道,那件事情,打击最大的人肯定是父亲。

    他从来都是面子至上的人,因为职业的关系,他手上判过的犯人不计其数,在他的世界观念里,不存在所谓的“灰色地带”。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只要你做过一件触犯法律的事情,那么你就必须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江燕回那种身份的人,在叶雄明的观念里,就只是一个钻了法律空子,逍遥法外的人,他自然不会喜欢。

    “爸……”思怡深吸了一口气,还是先开了口,“您好点了没有?”

    叶雄明没有吭声,思怡刚想要解释,叶雄明却是忽然转过身去对管凤茹说:“凤茹,你先出去,我有话跟她说。”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的?”管凤茹却是不同意,视线若有似无地掠过思怡苍白的脸色,叹息一声,“算了,你要和她说的话,我之前都已经跟她说过了,她跟我保证了,以后不会再见那个江燕回,而且这件事情其实也和思怡无关,是那个江燕回做的。”

    “妈,你在说什么?”思怡一听管凤茹是打算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卸到江燕回的头上了,心头顿时有焦躁,出声想要阻止。

    管凤茹扫过来一个适可而止的眼神,警.告她注意场合,“我就是在告诉你爸实情,好让他宽宽心。”

    一句话,顿时让思怡噤声。

    虽然她知道不同意母亲的说法,但是至少在父亲的面前,她不能再嘴硬什么了。他旧病复发进了医院,如果她再多说什么,一定会刺激到父亲的。

    “雄明,其实这件事情思怡之前也有和我说过,都是我太疏忽了。之前思怡和那个江燕回打过官司,可能是怀恨在心吧,所以就闹出这样的事情来,以后我会让思怡不见江燕回,让正昊也多看着她点,这样那些人也钻不了了空子。”

    思怡听到母亲说的头头是道的,心中却很不是滋味,只是她没有再开口多说什么。12Zb6。

    算了,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这样的情况,她知道,自己必定是说多错多。

    “真的?”叶雄明依旧是有些似信非信,他看了思怡一眼,浓眉蹙起,“思怡,你告诉爸爸,事情是不是真的像你妈说的那样?”

    思怡垂下眼帘,避开了父亲咄咄逼人的视线,自欺欺人一般,短促地“嗯”了一声。

    叶雄明这才放松了一下紧绷的情绪,半响过后,才说:“既然是这样,那也不是你的错,我还以为……算了,这件事情我和你大哥都会想办法尽快的给压下去,你以后记住,不要和这些乱七八糟的人走在一起,知道没有?”

    思怡有些麻木地又是“嗯”了一声。叶雄明见她情绪不好,只当她是自己也难受,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没事了,你们都回去吧。”他挥了挥手,身子往下一趟,又准备休息。

    管凤茹看了一眼站在边上的思怡,“你和你大哥先回去,我在这里陪着你爸爸。”

    思怡也不想再多待,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叮嘱叶雄明好好休息,就走出了病房。

    叶正昊这次倒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出了医院就接到了电话,大概是警局打.过来的,应该比较重要,思怡见他车子都停下来了,不知道对方说了些什么,他神色渐渐凝重起来,最后嗯了一声才挂断了电话。

    “大哥,你有事的话你去忙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思怡一边说着,一边解开安全带,刚准备下车,叶正昊的手就横过来。

    思怡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对他勉强扯出一丝微笑,道:“大哥,我知道你怕我会去找江燕回,你放心吧,我不会去的。”她慢慢地垂下眼帘,敛去了眼底太多的复杂情绪,沙哑着嗓音说:“我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我也不想欺骗你什么,刚才我的确是想去找他,问问他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我见过爸爸之后我就不会再去了,你不用担心我,我这么大个人了,做事情就算再没有分寸,我也会考虑到爸爸的身体情况。”

    叶正昊盯着看她的神色,良久过后才出声,“你知道就好,爸爸不能受刺激了,刚刚我去拿报告,医生说他之前太过操劳,心脏一直都不太好,现在因为年纪大的缘故已经慢慢在衰竭了,如果再受到什么刺激……”

    他没有再说下去,可是思怡却是一清二楚,心,被什么东西重重地刺了一下,她觉得很累,终于还是点点头,“我知道了大哥,是我不对,我不会再这样了。”

    “那你打个车回去,好好休息,报纸的事情你别担心,大哥会帮你处理好的。”

    “嗯。”

    下了车,看着叶正昊的车子开出好远,直到最后见不到,思怡这才慢慢地呼出一口浊气。

    江燕回……江燕回……

    站在医院的门口,她的舌尖上却是控制着不住地轻轻滑过那三个字,可是在心中每呢喃一次,她的心就会更沉痛一份。她搞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只是她懂,如果有些事情是自己不能去想的,那么她必须要踩住刹车。

    既然不能,那就千万不要去触碰那一块禁地。

    医院门口的车子不是太多,思怡刚准备去马路对面拦一辆车子,却不想身后忽然窜上来一辆黑色的商务面包车,堪堪地停在她的脚边,她吓得面色一白,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刚想要质问那开车的司机,面包车的车门却是忽然被人打开,两个人高马大的黑衣男子头上竟然还套着一个黑色的袋子,只露出了黑洞洞的两个眼睛。

    思怡心头猛然一跳,下意识就惊觉事情不对劲,转身要跑,那两人的速度比她更快,一前一后就将她给拽住,一只大掌劈手就打在了她的后颈上——

    黑暗瞬间袭来,思怡连救命都来不及惊呼出声,人就已经彻底晕了过去。

    ~~~~~~~~~~~~~~~~~~~~歌月分割线~~~~~~~~~~~~~~~~~~~~~~

    “燕少,燕少您不能进去,大少爷正在开会……燕少……”秘书战战兢兢地想要去拦住此刻面色阴郁的男子,只是前面的人走得太快,她根本就追不上,终于还只跟到了会议室的门口,秘书刚还想要阻止的话没有说出口,会议室的大门就已经被人用力地推开。

    “大少爷……”秘书巍巍颤颤地看着坐在最上方的男人,“我……我拦不住燕少。”

    江燕森什么都没有说,不过就是摆了摆手,那秘书顿时领命,转身就跑出了会议室。底下满是公司的高层,大家都知道,江.家的两位少爷并不对盘,燕少很少来公司,偶尔过来一趟也不过就是摆摆样子,他基本是不碰公司的业务,就是最近的一块地皮,他倒是很上心,还亲自去签了约,不过大少爷却是很反对那块地皮的签约问题……之后好像是听说燕少的股份都到了大少爷的手上了……

    难道这次燕少这么气势汹汹地过来,是因为那地皮?

    众人还在低下纷纷揣测着,没有得到命令,谁都不敢离开,却不想更劲爆的一幕瞬间在眼前上演——

    原本站在会议室门口的江燕回大步上前,也不顾在场那么多人,扬手就将手中的那份报纸甩在了江燕森的脸上,下一秒,一脚踹过去,将江燕森的大班椅直接踢到了墙壁上,他整个身子也俯身下去,伸手就揪住了江燕森的衣领,将他高大的身子几乎是从凳子上给提了起来——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这样子的燕少,谁都没有见过,阴森可怕的像是要吃人,这两兄弟,这是准备开打了?

    “都给我滚出去!”将江燕森整个人扼在墙上,江燕回一脚踢开了凳子,凳子撞在了桌角上,发出砰一声闷响,他语气暴躁,众人一听,顿时拿着文件争先恐后地离开了会议室。

    一时间,会议室就剩下了他们两人。

    江燕回眯起眼眸,那双惑人的桃花眼,此刻却是冷冰迸发,“你竟然敢登出这样的照片来?”

    江燕森看着眼前的男人,那张俊美的脸上有着他很多年都不曾见到过的怒火,那双眼睛,一贯都喜欢带着假笑,可是此刻,他却是赤.裸裸地将所有的情绪都暴.露在自己的面前……

    呵,他紧张了?

    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紧张成这样了?

    他还真是没有押错宝呢!

    “燕回,你真是太没有风度了,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就那么浮躁?”他淡淡开口,人虽是被江燕回给压着,可是说话的语气却反而是透着一种轻松。

    江燕回眸色一沉,一字一句地说:“别给我来这一套,我只对你说一句话,如果你敢动她,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闻言,江燕森哈哈大笑起来,“燕回啊,你什么时候放过我了?”他双手反手一抓,就抓住了江燕回的手腕,两人一阵推攘,江燕森冷冷地嗤了一声,“你竟然敢耍我玩,那块地皮你把股权让给我了,可是你一转身竟然就和地产商勾结好了。呵,燕回啊燕回,看来这些年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你就把这样的照片公布出来?”

    “照片的事情,我一个人可做不了主。”江燕森却是语带双关的说了一句。

    江燕森深邃的眸子微微一闪,照片的事情难道还和家里的老头子有关系?

    刚刚一看到报纸他就打电话给思怡,可是一通电话没有接通之后就一直都是关机,她肯定也是看到报纸了,现在她那边肯定也是闹翻了天,他心中焦躁,原本是想要去找她解释,可是到了半路还是折了回来。

    眼下这种情况,找到了她估计更是会给记者有话说,他现在不能轻举妄动。

    他慢慢地松开了抓着江燕森衣领的手,阴测测地看着他,半响过后才慢慢地开口,“原来你也不过如此,明的不行,你竟然拿女人来开刀。你想要那块地皮是么?我肯定不会让你如愿以偿。至于照片的事情,我会慢慢和你算账!”

    伸手拢了拢衣领,他转身就准备走,走出两步又想到了什么,他脚步一顿,却是没有转身,一字一句格外霸气的对身后的江燕森道——

    “我最后说一次,你敢再动叶思怡,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

    江燕森不过就是笑了笑,看着他那抹挺拔的背影,他眼底闪过一丝狠戾——

    后悔一辈子是么?

    呵,恐怕先后悔的人,是你!

    江燕回一进电梯,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冷锡宇的电话。之前因为自己不好过去找思怡,所以特地让冷锡宇过去接她过来,这个时候他打电话给自己,江燕回还以为是接到人了,连忙接起了电话。

    “人接到没有?”

    “燕回,我刚知道,叶雄明进了医院,而且叶思怡之前也来过医院,不过事务所没有她的人,门口倒是有很多记者蹲着,还有叶家也有很多记者,就连叶正昊的警局门口都是有很多的记者……”

    冷锡宇语气有些急切,可是说的话却是让江燕回眉头更是紧蹙了起来,他伸手扯了扯衣领,烦躁地打断了他,“靠,你说那么多废话,思思人呢?”

    “……没找到。”

    ————

    月票,求月票,大家有月票的都投给鸽子吧,想看加更,月票不能少哈!

    今天2W字更新,下一个加更的票数就是660!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