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底深处有什么再次支离破碎,仿佛整个世界渐渐分崩离析,思怡看着管凤茹的嘴巴,一张一合地说着:“思怡,对不起……不想让你承受这些……可是你不能和江燕回在一起……你们真的不能在一起……你亲生母亲她在天有灵都不会瞑目的……”

    思怡拼命地摇着头,那样可怕的词,一个接一个从管凤茹的嘴里说出来,那样可怕的词……思怡睁大了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她多么希望这是一场噩梦,她只是被梦靥了,她只要一醒来,就什么事情都不会有,她还是叶思怡——

    是的,她还是叶思怡,她是叶雄明和管凤茹的女儿啊,怎么可能再冒出一个管凤影来?

    这一定都是假的,一定都是假的……

    “思怡,你就算是不愿意听,不愿意相信,我话已经说到这个程度了,我也不打算再瞒着你什么。你要怪,要怨恨,都冲着我来,我对不起我的妹妹,她会这么早就离开我们,连自己的女儿都见不到,我有很大的责任。我曾经答应过她,你的身世我绝对会守口如瓶,可是我做不到了,今天就在你妈的坟前,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你已经长大了,你也有资格知道那些事情。”管凤茹扶着叶雄明从地上站起身来,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扶着他坐在了轮椅上,她眼眶泛红,上前一步就挽住了思怡,“思怡,我知道,有时候人要知道一些真.相,肯定是要承受一些痛苦的,我也不想把痛苦加注你的身上,但是不让你承受这些痛苦,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走在一条怎么样的路上……”

    思怡整个人木楞地站着,她紧紧地抿着唇,一言不发,脸色却是格外的难看,她很想要挣扎,她是多么想要转身就走,可是她更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网中的一尾鱼,越挣越紧,逼得她不得不用尽力气,想要挣脱那束缚,管凤茹却是用力地抓着她的手,只让她觉得痛。

    管凤茹紧紧地盯着思怡,她眉宇之间都是抗拒和不敢置信,还夹着浓浓的痛楚,就算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她当然也了解思怡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她是真的对江燕回用了心,所以才会这样难以接受。管凤茹只觉得痛心疾首,思怡越是这样,她越是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清楚,只有这样,她才能清醒过来——

    “思怡,你一定要听我说,你妈妈她一辈子都很艰辛,可是所有的不幸都是被江霁臻害的,你一定要记住,知道不知道?”

    耳边嗡嗡的,像是有人拿着铲子在用力地打着她的太阳穴,整个世界都好似充斥着一种浓浓的血腥味,她知道自己的心在流血,汩汩的流着满世界都是,可是却只有她一个人闻得到。

    仇人……

    仇人……

    多么讽刺的两个字,她的脑海里一遍一遍地浮现着江燕回那张颠倒众生的脸,他对着自己笑的时候,他抱着自己的时候,他吻着自己的时候……

    怎么会是仇人?

    心脏在一抽一抽的犯疼,她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比起得知自己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更加不能让她接受的是自己和江燕回是仇人,他们之间隔着自己亲生母亲的一条生命……

    她隔着一片迷蒙又茫然的视线模模糊糊地看着不远处墓碑上笑的一脸温柔的女人,一瞬间,只觉得心如刀割——

    “……到底怎么回事……”她终于出声,嗓音暗哑地不像是她自己的,可是一直都说是仇人,那么原因呢?到底是怎么样的渊源,如果自己不是她的女儿,那么爸爸呢?他的妻子到底是谁?

    她脑海里的这些疑问,管凤茹很快就给了她答案——

    “我和你妈是同父异母的亲生姐妹,当年是你外公在外面有了女人,生下了你妈,还给她取名叫管凤影。我的母亲,也就是你的外婆,自然是不依,但是我们管家一直都是书香门第,那样的事情根本就不会被允许,所以你母亲一直都在外面,从来都不被管家的人认同,后来影的妈妈因为劳累过度死了,这件事情让你外公知道了,他很伤心,也很自责。她到底是管家的血脉,你外婆闹了很多次,依旧不管用,你外公还是把她给接到了管家,但是管家的人处处都排挤她。也只有我和你外公,是真心喜欢她的。你妈妈她很善良,也很隐忍,你外婆对她不是打就是骂,每一次她都不会偷偷去跟你外公诉苦。时间一长,你外婆也就认了,只是她的存在,也只有管家的人才知道,外面的人都不知道其实管家有两个女儿。”

    “你外婆一直都限制着她的行动,只允许她在管家范围内活动,我去上学的时候,她只能在家里自己看书,后来你外公给他请了一个家教回来,我一放学也会去找她玩,我们姐妹的感情很好,只是你外婆不喜欢她,我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她玩在一起,每一次都是偷偷摸摸的,中间也偷偷地带她出去玩过几次。有一次我们出去玩的时候,就认识了你爸,我们两姐妹都对你爸一见钟情,但是我知道,那时候你爸他喜欢的是你影子,只是很可惜,影子能出去的机会太少太少了,偏偏还那时候家里帮我张罗婚事,那个未婚夫就是你爸。”

    管凤茹说到这里,微微叹了一口气,她的脸上还有一些泪痕,于是伸手轻轻一抹,神态放得遥远,整个人也沉入在那一段往事之中——

    底什个的燕。“我也喜欢雄明,说真的,那时候还年轻,只觉得幸福就要抓住,自己想要的就应该不顾一切地去争取得到。更何况我认定了,影子和雄明是绝对不可能在一起的,你外婆是不会同意的,所以我默认了下来。我也没有告诉影子,你爸他的家庭也是很保守的家庭,那时候我们的婚姻都是父母做主的。后来我才知道,你爸他也反抗过,只是没有任何的效果,反而是把你爷爷气得心脏病犯了,雄明他是一个孝顺的孩子,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我就告诉了他,我说影子已经出国了……”15guR。

    思怡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这个故事一开头就会这样的动人心魄,她现在仿佛是连震惊都忘记了,只是看着叶雄明,他眼角眉梢都是浓浓的不舍眷恋,还有太多太多无法一一说清楚的情绪,可是她分明是看清楚了,他所有的浓情都是对着墓碑上的那个女人,那个被他们说成是自己亲生母亲的女人——

    “……我和你爸就这样结婚了,可是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妈她还是知道了,到了后来你爸也知道了……只是你爸质问我的时候,你妈却没有说一句话,她只是跟我说,姐姐,只有你配得上雄明,所以你能嫁给他,我很开心,你以后要好好的帮他,我会祝福你们的。她当初跟我说的每一个字我都记得,我不能原谅自己横刀夺爱,我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如果我能有你妈的一半善良,如果我当初能够帮助他们,也许后面所有的悲剧也就不会发生……”

    管凤茹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身子软软地跪在了墓碑前,后面的话里都是懊恼后悔,“我这样的人还是遭到了报应,我和你爸结婚了好几年,肚子一直都没有动静,你爷爷和奶奶对我有意见,那时候我很着急,后来去医院检查了才知道,我不能生育……你不会知道,当我得知那个消息的时候,我只觉得,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又或者是……报应,真的是报应,我抢了你妹妹心爱的男人,所以我这一辈子都不能有孩子。那之后,我在叶家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没有一个老人家是会希望自己儿子的老婆不能生育的,这个秘密我自然是不会告诉他们的,但是肚子一直都没有动静,让我很着急。后来我和你爸爸因为一个机缘巧合收养了你大哥,正昊。他其实是你爸认识的因公殉职的警察的遗孤,我和你爸见他真的可怜,就收养了那时候刚足月的正昊。但是收养的样子,到底是比人的孩子,我和你爸还年轻,当初我们收养正昊的时候,也是跟你爷爷奶奶说,那个孩子太可怜,暂时抚养在叶家。”

    原来……原来大哥和自己根本就不是亲生兄妹,原来他是被收养的,他竟然是被收养的……

    这一刻,思怡都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真.相到底还有多残忍?

    “收养了正昊之后,我也没有放弃要和你爸有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孩子的愿望。我试过了很多个方法,但是都没用,医生见我实在是想要孩子,就告诉我,可是用别人的卵子在自己的子宫里培育,到时候孩子还是从我的肚子里生下来的,不会有任何人怀疑。我知道了这个方法之后,心头大动,这是我唯一的机会了,可能我能去哪里找一个身体健康,又和我关系很好的女人给我捐卵子?就算那人肯,我也要考虑一下,这是一辈子的事情,毫无关系的人,我也不敢随便拉来就……后来,我就想到了你妈……”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