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怡只觉得耳边嗡嗡的,大脑却是完全空白的,她整个身子还趴在那里,半天都回不过神来,可是边上有人已经抓住了她的手腕,力道那样大,她只觉得疼,视线这才渐渐有了焦距,等到她看清楚面前的男人的时候,她只见到他的嘴唇一张一合的,仿佛是在说什么——

    “你怎么可以把人推下去?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这是谋杀!我要报警!”

    “………”

    怡的这空神。 她下意识得摇了摇头,她想要大声的说自己没有推应蕊下楼,她没有,她没有推应蕊,是她自己掉下去的……

    可是一张嘴才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戳破的皮球,所有的气都已经被人挤了出来,她再也没有力气多说一句话,眼前骤然一黑,整个人就彻底沉入了黑暗之中。

    ——————我叫求各种支持的分割线——————

    南青树正在酒店的房间急得团团转,房门口终于传来一阵咔嚓的开门声,她抬起头来就朝着玄关处走去,正好见到叶正昊拿着自己的外套从外面推门进来。

    “叶正昊!”南青树咽了咽口水,眉宇间闪过一丝内疚,“……对不起,思怡她……她不见了。”

    叶正昊满脸的疲倦之色还没有来得及收敛起来,闻言俊容陡然一沉,他扬手就将外套丢在了一旁的,一把抓起南青树的手沉沉追问:“你说什么?什么叫做不见了?”

    “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南青树知道自己犯了错,这个时候有的只是内疚和不安,哪里还有心情和叶正昊计较别的,吞吞吐吐的说:“我真的没有想到她会跑出去的,她说……她说要去楼下拿燕回哥哥的身份证,我就说陪着她一起去,可是她又说想一个人静一静,我就说那我帮她去拿,让她一个人在房间里,她明明答应我了,可是我一转身她就不见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知道我很笨,可是我也没有想到她会支开我跑出去……”

    “该死!”叶正昊低咒了一声,伸手抓了抓黑发,“别说了,赶紧去找人!你去酒店看监.控,她出去的话一定监.控录像有,你看到了打电话给我,我去和当地的警局联系一下。”

    南青树连忙点头,“好,我马上就去。”

    两人正分兵两路准备去找人,却不想刚一进电梯,叶正昊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俊眉一蹙。是B市的警局打过来的电话。他之前打算是从A市调派人手过来的,但是后来一想又觉得太麻烦,而且来来去去的也是相当浪费时间,就算那边的人赶到了这里,都已经是要半夜了,到时候都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所以他刚才出去联系了一下当地的警局。

    因为A市和B市相隔不是很远,所以叶正昊的大名在B市自然也是耳熟能详的,只是警局办事都是应该有步骤和程序的,他虽是位高权重,也不能太过出格,加上这件事还和江燕回的家事有关系,他知道自己不管做什么决定都要小心谨慎。所以就私下联系了一下B市的局长,对方也算是很给面子,愿意全力配合他的行动,只是没有想到,他那边刚刚联系好人,这边却又出了事情!

    这个时候,警局打电话给自己是什么事情?

    难道是北北有消息了么?

    叶正昊心头一喜,连忙接起了电话,“林局长,是不是有什么消息了?”

    那边是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叶局,你妹妹是不是叫叶思怡?”

    叶正昊眉心重重一跳,“思怡,思怡在你那边?”

    “叶局,我看你过来我这一趟吧,这事情有点麻烦,电话里也讲不清楚,你妹妹她……受了点惊吓,不过人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等你过来再说。”

    叶正昊挂了电话,一颗心更是不安起来,南青树知道他刚才提到了思怡,抓着他就问:“思怡怎么了?她有消息了吗?她在哪里?”

    叶正昊伸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心,心中的不安越发的扩大起来,思怡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不然怎么会在警局那边?可是她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

    他抿了抿唇,按住了南青树的手,对她说:“你继续去看一下整个酒店的监.控,不管是有什么消息,只要是和思怡有关系的,你一点都不要遗漏,我去一趟警局。”

    “不是,叶正昊,你告诉我思怡在哪里?”

    “你听我的话就行了,其他的你别管!有了思怡的消息我会跟你说的。”

    叶正昊丢下这句话,电梯双门正好打开,他直接走了出去,留下南青树一个人在电梯里急的直跺脚,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他说的话有道理,不管怎么样,现在是非常时期,的确是一个线索都不能放过,她咬了咬唇,还是伸手按下了电梯的关门键。

    天色已经完全暗沉了下来,现在不过才五点多,不过因为强台风的关系,整个天黑的如同是深夜,外面狂风暴雨,豆大的雨点落在了窗户上面,发出了啪嗒啪嗒的声响。

    思怡一张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衬着那头顶昏暗的灯光,更是惨白的吓人,她已经醒过来了,此刻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的屈起的双腿,将半张脸埋在了膝盖之中,整个人控制不住得瑟瑟发抖,面前站着好多的人,其中有一个男人,满脸愤怒的指着她——

    “警察,就是她,我亲眼看着她把我们家的少奶奶推下楼的,我真的是亲眼看到的!”

    ………

    没有……她没有,她真的没有……她没有推人下去,她真的没有……

    可是她看到应蕊从她的面前掉了下去,她眼睁睁的看着她从自己的面前掉下去的,当时她的眼底全都是恐惧,她没有能够拉住她……

    “如果到时候你们控告她了,我一定会出庭作证的,我是目击证人,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那人还在说,他大概是相当喜欢那个应蕊吧,否则也不会如此的“嫉恶如仇”。18Qfx。

    “好了,你先出去吧,这里的事情我们当警察的自然会处理好,那个,你带他去做个笔录。”另一道男声打断了那个司机的话,沉稳的分配着,很快就有人带着那司机走出了房间。

    “叶思怡小姐是吗?我知道你已经清醒了,所以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那警察自然是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是什么身份,上头特地交代下来的,他是A市叶正昊局长的亲妹妹,否则的话,她现在早就已经蹲在局子里了,哪里还能这么好条件在医院里等着她清醒过来,还这么好声好气的问着,她现在可是背着谋杀的罪名,“关于死者应蕊……”

    “她死了吗?”一直都沉默不语的思怡,忽然开口。她的嗓音格外暗哑,说话的时候依旧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不动,每一个字却都是格外的清晰。

    警察愣了一下,随机点头,“当然死了,那是二十几层的高度,铁人掉下来零件都要散了,别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叶小姐,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们,这件事情……”

    “我没有杀人。”思怡再一次打断了警察的话,她紧紧地捏着自己的掌心,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定一点,“我没有推她,是她自己掉下去的,我当时只是想要去抓她,可是我来不及抓住她,所以眼睁睁看着她从我面前掉下去了。但是,我没有杀她!”

    那警察眼底闪过一丝诧异,刚刚看这个女人的吓得浑身都在发抖,可是这会儿却是可以这么清晰的说出这几句话来,看来她还真是不简单啊。不过听说她可是一个律师,律师也的确是最会替自己辩解了,他心中虽是有些鄙夷,犯了罪的人哪里还会承认自己真的犯罪了?想方设法为自己开脱那是最正常不过的。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就目前来说,所有的证据都已经足够起诉她了,他们警方做事情自然也不会徇私,案子递交上了法庭就是上面的事情了。

    “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你说你没杀人根本就没有说服力,我劝你还是……”

    “坠楼死亡还有很多种原因,她现在最多就是一个犯罪嫌疑人,她有权利保持沉默也有权利说自己没有杀人,你们应该去死者身上找出更的证据!”房门就在这个时候被人用力的推开,匆匆赶来的叶正昊一进房间听到的就是最后那句话,他眸色一沉,自然是要为思怡说话的。

    小警员转过身去一见到来人,顿时有些为难的倒退了一步,“叶局长。”再往后一看,可不是自己上面的局长么?他连忙又颔首:“林局。”

    “你下去吧。”那个被叫做林局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矮胖身材,面色沉稳,“那个,既然案子有疑点,就让法医过来验验尸。”

    小警员马上领命,正准备出去,思怡却是忽然仰起脖子来,她抓着叶正昊就说:“大哥,你相信我的话,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

    6000更新完毕!思思要叶大哥帮她什么呢?这个坠楼事件又是咋回事呢?

    咳,下面更精彩啦,求各种支持,求月票,求推荐啦!大家都给力点哦!

    墨语小说网 www.myxs.net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墨语小说网!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总裁,情深不浅!》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