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普吉停留的最后一顿晚餐,夏亦辰带晓晓分开行动了。

    按他的话说,最后一晚,他要充分享受和晓晓在一起的二人世界。

    夏亦辰定了普吉岛著名的悬崖餐厅Baan Rim Pa,Baan Rim Pa位于芭东北部的悬崖之上,餐厅可以俯瞰整个芭东海滩,还能欣赏到芭东海滩绝美的日落景观。

    餐厅不止有精致典雅的泰式料理,优美迷人的环境,晚上还有乐队伴奏唱歌,绝对物超所值!

    华灯初上,夏亦辰穿上了正装,挽着身着香槟色斜肩小礼服裙的晓晓出现在餐厅。

    晓晓今天美炸了,她将头发盘了起来,露出她天鹅般精致白皙的修长脖颈。

    脖子上戴上了C家的那串经典的双环项链,配上收腰的香槟色的斜肩小礼服,衬得她奶油色的皮肤更加有光泽,完美的身段也展露无遗。

    夏亦辰提前定了靠悬崖这一面的位子,座位上已经按照他之前的交代,

    布置上了大丛的玫瑰。

    两人落座后,夏亦辰点好餐后,趁侍者下去准备的时间。

    他笑盈盈地注视着美得不可思议的晓晓,半天不说一句话。

    晓晓被他看得一汗,只好在他眼前晃了晃手。

    说道:“夏亦辰,你看够了吗?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你是不是打算就这样看一个晚上?”

    夏亦辰反应过来,微微一笑,说道:“苏晓晓,给你提个建议。

    如果你每一次都穿成这样,你就要适应我看你的时间。

    话说,你文学素养也应该不错,难道不清楚秀色可餐这个词,就是我们男人发明的吗?

    和你这样的美女在一起,饭都可以不用吃了,当然可以看一个晚上了。”

    苏晓晓笑了笑,说道:“我穿成这样,还不是为了配和某人。

    你穿得这样正式,我要不是不配和你一下,怎么对得起你这么精心的安排?

    不过,你今天这种看法,让我倒是觉得,我这打扮是不是太夸张了。”

    夏亦辰的嘴角浮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说道:“苏晓晓,这样说起来,你还是很看重我的。

    能得到你的配和实在是不容易,这说明我在你心中还是有特殊地位的。”

    苏晓晓白了他一眼,说道:“夏亦辰,你倒是懂得往自己脸上贴金。

    你怎么不说我有礼节?只是日常的社交礼仪而已。”

    夏亦辰哈哈大笑,扫了一眼她,眉头挑高,表示疑惑。

    他说道:“是吗?苏晓晓,我倒是不觉得,我没觉得你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

    除了对我,在在别人那里自觉性好像从来都不太好。

    不如,让我现在来回忆了一下,记得我从美国回来那天。

    人家好心好意请你吃饭,你好像就穿了一套T恤就去了。

    那个时候,你的礼节好像都没了。

    不过那个时候,我看你穿成那样和人家吃饭,我还是很开心的……”

    苏晓晓脸色一红,瞪了他一眼。

    说道:“夏亦辰,你知道就好,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再惹我,下次你也是这个待遇。”

    夏亦辰嘻嘻一笑,说道:“苏晓晓,你总算承认我的待遇不同了。

    既然你都承认了,我在你这边与众不同。

    所以,今天为了这个不同,我怎么也要表示一下,对吧?”

    苏晓晓楞了一下,疑惑地看着他,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夏亦辰笑了笑,将一个首饰盒放在餐桌上,轻轻推向苏晓晓。

    看着她,眼神重满是笑意,轻轻说道:“晓晓,打开看看……”

    苏晓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拿过首饰盒,轻轻打开。

    是C家LOVE系列的玫瑰金和白金双色的手镯,上面镶嵌了12颗璀璨的钻石。

    在灯光的照射下,闪耀着星星点点的光芒,晓晓笑了笑。

    问道:“为什么送我这个?”

    夏亦辰站起身,走到晓晓身边,拿起手镯,将手镯轻轻戴在晓晓手上。

    笑道:“这是配和你的项链的,项链虽然是我送的,但不是我亲自挑的。

    我总觉得有些遗憾,现在送给你,正好弥补我这个遗憾。”

    苏晓晓笑了笑,看了看在手腕上熠熠生辉的手镯。

    问道:“好看吗?”

    夏亦辰拉过她的手,轻轻一吻,深深地看了一眼苏晓晓。

    说道:“当然,你戴什么都美。

    只是,苏晓晓,我想告诉你,你这辈子只能收我的首饰。

    还有,等你集齐这款类型所有首饰的时候,就是你嫁给我的时候。

    听到了吗?苏晓晓!”

    苏晓晓脸色一红,说道:“夏亦辰,你怎么这么臭屁?谁要嫁给你?”

    夏亦辰笑笑,看了一眼她,说道:“苏晓晓,东西你都收了。

    你要是敢不嫁,你就完蛋了。

    我告诉你,等我最后送你戒指的时候,你就是我老婆了。

    给你提示一下,时间不会太长,你先有点心理准备。”

    苏晓晓一汗,被夏亦辰这个操作弄得有些无语。

    她白了夏亦辰一眼,抱怨道:“喂!夏亦辰,你这也太简单粗暴了吧!

    哪有你这样要求别人嫁你的?你这样威胁我,是吃定我的赶脚吗?”

    夏亦辰哈哈大笑,伸出手,托起苏晓晓的下巴,盯着她。

    苏晓晓脸色一红,想别开脸。

    却被夏亦辰轻轻用力,控制住,他盯着苏晓晓,

    眼神中闪动着危险的火苗,霸气地宣布:“苏晓晓,

    因为你不是别人,你是我夏亦辰喜欢的人。

    我就是吃定你了,哪怕是威胁你,你也只能嫁给我。

    你这辈子也只能和我在一起,戴我送的首饰,接受我的礼物……

    和我在一起所有做过的事,除了我之外,不能和别人做,听到了吗?”

    苏晓晓被他这个操作唬得楞住了,夏亦辰的眼神中,有一种她从未见过的坚定和霸道。

    她第一次发现,夏亦辰往昔温柔,儒雅的外表下,对她还有这样的偏执和狂热。

    现在,她无比确定,如果自己在这个问题上挑战他的底限,绝对会引起他强烈的反弹。

    尤其是和他有了那一层的关系后,现在他的感觉,分分钟把她往以后的婚姻上引。

    在他心中,苏晓晓不只是女朋友,他已经把她当成了未婚妻。

    他似乎很不放心,要迫不及待地把苏晓晓娶了。

    苏晓晓没有说话,夏亦辰似乎有些着急。

    他手上微微用力,抬高了苏晓晓的下巴,逼视着苏晓晓。

    再次重申:“苏晓晓,你走神了,我的话,你都听到了吗?”

    苏晓晓看看他,知道再不回答。

    他要抓狂了,这个答案对他很重要。

    相处这么久,苏晓晓了解他,夏亦辰虽然貌似脾气很好。

    但在关系到两人关系的问题上,他一向在意,对任何敷衍都是零容忍的态度。

    苏晓晓被他的气势碾压,只好认怂,她咬咬嘴唇,低声说道:“我听到了。”

    夏亦辰脸上春暖花开,他笑逐颜开,低头,轻轻在她唇上一啄。

    温柔,魅惑的气息在她耳边萦绕,笑道:“苏晓晓,你这个态度。

    让我很满意,今晚,我会好好补偿你。”

    苏晓晓脸色一红,正好侍者送餐上来。

    夏亦辰看看羞涩的苏晓晓,微微一笑,总算放过她。

    回到自己位子上,开始用餐,两人边吃边聊,气氛很好。

    过了一会儿,夏亦辰看看晓晓,问道:“晓晓,对了,忘记问你了。

    我们明天就回中国了,你什么时候去看康嘉伟?”

    晓晓点点头,说道:“嗯!明天还是休息日,我正好有时间。

    打算回复华放下行李后就去看他。”

    夏亦辰笑笑,说道:“好!那我和你一起去看看他。”

    晓晓有些奇怪,问道:“你也一起去?你不是对他向来不感冒吗?”

    夏亦辰斜了一眼她,说道:“那是以前,现在你是我的女朋友。

    我们感情这么稳定,他也算是我的亲戚,于情于理都要去看一下。

    我要不去,才奇怪呢!你想啊,如果你去了。

    我不去,人家会不会以为我对他还有芥蒂。

    既然做了你男朋友,该有的大气我还是有的,总不能让你为难吧!”

    苏晓晓笑了笑,抬头看了一眼夏亦辰。

    心中很欢乐,知道他想的和他说的未必一致。

    她心中很明白,夏亦辰这是有些不放心,担心康嘉伟会对她有别的想法。

    她叹了口气,其实夏亦辰这样操作也未必不好。

    康嘉伟对她的想法,她怎么会不明白。

    她志不在他,她喜欢的人从来都是夏亦辰。

    对康嘉伟,她没有打算跨越出朋友的界限。

    他受伤了,她去看他,这种私人场合,万一一个度没有把握好。

    很容易让康嘉伟产生误会,有夏亦辰在也好。

    至少能让康嘉伟明白她的心意,她始终把康嘉伟当成朋友。

    她明白,夏亦辰提出这样的建议,其实也是这个意思。

    她轻轻抿了一口酒,说道:“嗯!听起来也有些道理。

    好!你和我一起去吧!”

    夏亦辰点点头,笑得很开心,说道:“这才对嘛!

    **********************

    晚上,两人回到房间后,苏晓晓整个人都窝在夏亦辰怀里。

    两人享受着甜蜜,平静的幸福。

    夏亦辰抱着她,问道:“晓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实习?”

    苏晓晓笑了笑,说道:“嗯!估计下周开始吧!”

    夏亦辰“哦!”了一声,情绪有些不高。

    苏晓晓抬头看看他,好奇地问道:“你又怎么了?这个“哦”是什么意思?”

    夏亦辰看看她,有些郁闷,说道:“苏晓晓,你确定要装傻吗?”

    苏晓晓看了看他郁闷的脸,斜眼看了他一下。

    说道:“夏亦辰,说吧!你想干嘛?”

    夏亦辰看看她,眉开眼笑,贱贱地问道:“苏晓晓,是不是我想干嘛,你都会配和?”

    苏晓晓一汗,说道:“你看我像是这么没原则的人吗?这取决于你的要求到底是什么?”

    夏亦辰脸色一沉,撇撇嘴,说道:“那算了,我要是说半天,你来句不同意。

    我不是白说了吗?”

    苏晓晓心中很欢乐,他的意图,她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了。

    夏亦辰这是拿话堵她呢,希望她能主动接茬,让他把话题继续下去。

    苏晓晓笑了笑,决定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她直接“哦!”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夏亦辰气歪了鼻子,盯着苏晓晓,问道:“苏晓晓,你“哦”一声就算完了?

    你没点别的话,想问我的吗?”

    苏晓晓装作诧异地看着他,说道:“没了,难道你还有别的想法吗?”

    夏亦辰恨得咬牙切齿,他看着似笑非笑的苏晓晓。

    瞬间明白了,好哇!苏晓晓这是捉弄他呢!

    他立刻暴起,一翻身,把苏晓晓控制住。

    双手朝她的腰上咯吱过去,这招他屡试不爽。

    苏晓晓最怕他这一招了,果然,他这个操作弄得苏晓晓连身尖叫。

    最后苏晓晓只好苦着脸,求饶,可怜巴巴地喊道:“夏亦辰,你住手!

    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喂!你听到了吗?你给我住手!……”

    夏亦辰邪邪笑着,仍然抓住苏晓晓的手,威胁道:“苏晓晓,现在知道害怕了吗?

    现在给我端正一下态度,老实交代,你错哪里了?”

    苏晓晓被他控制住,挣扎半天没用,她不满地喊道:“夏亦辰,你这是胜之不武。

    这种武力威胁下的屈服,不能让人心服口服。

    你放开我,夏亦辰,你这个野蛮人,懂不懂什么叫以理服人?”

    夏亦辰哈哈大笑,根本不为所动,笑得很是得意,说道:“苏晓晓,

    我发现你还真是天真,你觉得现在和我讲道理有用吗?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说点好听的给我听听,否则你今天完蛋了!”

    苏晓晓一汗,看看夏亦辰那张不怀好意的脸,知道这次没那么容易过关。

    她只好放低姿态,放软声音,说道:“嗯!亲爱的亦辰童鞋,我错了!

    你放开我好不好?”

    夏亦辰呵呵笑了,斜着眼睛看她,说道:“还差点感觉,换个称呼!再加点条件,我考虑考虑。”

    苏晓晓大汗,盯着他,很无奈地说:“夏亦辰童鞋,你差不多得了,再欺负我当心我奋起反抗!”

    夏亦辰鄙视地看了一眼她,霸气地说道:“苏晓晓,你最好注意一下你的语气。

    你也不想想,你这个段位还想反抗我?这种蚍蜉撼树的事情你也想试试吗?”

    苏晓晓怒了,说道:“夏亦辰,我好歹也是跆拳道黑带。

    你先放开我,我记得你说过,你要和我比一次才能做我男朋友的。

    上次我腿伤了,你一直赖着没比。

    现在重新比过,要是我赢了,你就不能再对我诸多要求。

    要是我输了,我就答应你一个条件。

    怎么样?比吗?”

    夏亦辰眼珠子一转,当即放开苏晓晓,说道:“好!苏晓晓。

    你不提这茬,我都险些忘记了。

    嗯!不错,很公平!这次我就让你输个心服口服。”

    苏晓晓好不容易摆脱夏亦辰的控制,她坐了起来。

    把头发一挽,眼珠子转了转,说道:“我还有一个要求,我们按照跆拳道的规则来。

    我只要把你放倒一次,就算我赢。

    同样,你只要把我放倒一次,也算你赢。

    还有,你不许耍无赖,拉住我不让我动。”

    夏亦辰哈哈大笑,说道:“好!就依你!”

    苏晓晓浅浅一笑,心中盘算完毕。

    两人走到酒店的客厅处,比较宽敞的地儿,拉开了架势。

    苏晓晓冲着夏亦辰妩媚一笑,说道:“夏亦辰,你留神了,我要开始啰!”

    夏亦辰被她笑得一呆,反应过来,说道:“苏晓晓,你不会是因为打不过。

    想对我使美人计吧?”

    苏晓晓已经冲他面前,脸色一沉,朝他当胸打出一拳,说道:“哼!想得美。

    你等着我把你撂倒吧!”

    夏亦辰反应倒是很快,侧身让过苏晓晓那一拳。

    谁知道苏晓晓动作颇快,直接朝他踢出一脚。

    夏亦辰吃了一惊,看这丫头没轻没重,又是大长腿,那一脚下去估计不轻。

    他赶紧用手肘护住头部,挡下这一脚。

    苏晓晓相当得意,她也是经过实战过的高手,名副其实的黑带。

    虽然是女生,但真的不是弱鸡。

    真打起来,短时间内,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撂倒吴韬那样的,还是有机会的。

    前面她冲过来,得了先机,踢了夏亦辰一脚。

    不由得有些得意了,她看夏亦辰被她踢得晃了一下。

    大喜过往,抓住难得的机会,闪到夏亦辰身后。

    用脚一拦,手臂朝夏亦辰箍了过去,企图把夏亦辰带翻倒地。

    可惜,夏亦辰始终不是吴韬,他相当腹黑,一直深藏不露。

    从来没有告诉苏晓晓他是黑带六段,他的体力,爆发力简直可以把苏晓晓那样的秒成渣。

    只见他迅速把腰一扭,右脚朝旁边轻轻一踢,直接把苏晓晓的脚弹开。

    右手一捞,把苏晓晓的纤腰一搂。

    苏晓晓直接被他带到怀中,身子一歪,被他左手轻轻一接。

    按倒在怀中,他坏笑着,说道:“怎么样?苏晓晓,你服不服?”

    苏晓晓恨恨地看着他,貌似很不服气。

    她拉住夏亦辰的衣领,企图从夏亦辰的怀中起身。

    她边反抗边说:“我还没倒地,就不算你赢。”

    夏亦辰哈哈大笑,说道:“这还不容易!”

    说完,左手一松,苏晓晓直接朝地上倒去。

    她大惊失色,眼看就要真的摔倒地上,她开始尖叫.

    骂道:“夏亦辰,你这个混蛋!你……”

    夏亦辰笑得很开心,在她快倒地时,右手轻轻一拉。

    离地还差一个手指头的距离,总算把她捞住了。

    夏亦辰抓住她,坏笑道:“苏晓晓,现在认输了吗?”

    苏晓晓被他险险拉住,倒不下去,又起不来。

    腰酸得要命,无可奈何,只好认输。

    她瞪着夏亦辰,说道:“夏亦辰,你这个坏蛋,我认输了。

    你快把我拉起来!”

    夏亦辰哈哈大笑,轻轻一拉,将她拉在怀中。

    环着她的腰,在她耳边浅浅笑道:“苏晓晓,忘记告诉你了。

    我是黑带六段,其实你输给我并不丢人……”

    苏晓晓大惊失色,她抬起头,看着夏亦辰。

    郁闷地说:“夏亦辰,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这样隐藏实力很无耻……”

    夏亦辰用手戳戳她白皙的额角,笑得很开心,

    说道:“是这样吗?苏晓晓,我怎么觉得现在很有成就感。

    苏晓晓童鞋,是你自己轻敌。

    以为撂倒一个吴韬,就可以横行天下了。

    你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你一个女生,在我这里受点教训也好。

    省得你太得意,以后在外面吃亏。”

    苏晓晓输了,又被他一顿嘲弄,更是郁闷万分。

    直接说道:“夏亦辰,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得意?

    行了,你不用在嘲弄我了,说吧!你都有什么条件。”

    夏亦辰笑嘻嘻地看着她,说道:“苏晓晓,我就喜欢你这点。

    愿赌服输,好了!条件只有一个。

    我不想和你分开,一天也不想,我已经习惯每天有你陪伴了。

    反正一个礼拜后,你也要搬过来和我一起住,不如提前一个礼拜过来。

    顺便帮我收拾一下房间,你知道,你要是搬进来,房间也有你一半所有权。

    我想按照你的心意布置一下房间。”

    苏晓晓抬眼,看看她,郁闷地说:“你房子弄好了吗?我这个礼拜要上课。

    太远可不行!我没有时间过去整理。

    还有,我有洁癖,房间一人一间,你不能把我那一边弄乱。”

    夏亦辰搂着她,笑笑,说道:“早就安排好了!就在复华边上。

    三叔发我照片了,我看环境还不错,和吴韬家的那个房子差不多。

    你的条件我都答应,房间也可以你先挑。

    只有一条,除非特殊情况,你出差什么的。

    否则,你不能留我一人在房子里,必须每天回去陪我。”

    苏晓晓看看他,他的眼神中满是笑意。

    她心中一动,终于点头同意。

    夏亦辰心中一暖,将苏晓晓搂在怀中。

    轻轻说道:“晓晓,你答应了就不能反悔。

    你要一直陪着我,不许离开我。”

    苏晓晓笑了笑,轻轻说道:“嗯!”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