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苏顿了一下,心中涌起一阵愧疚。

    他看了看在旁边听着电话,打着手势暗示他的苏小海。

    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晓晓啊!没什么事,就是问候你一声。

    对了,晓晓,在哪里呢?怎么听声音这么吵?”

    苏晓晓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嗯!那就好,我在机场。”

    老苏一惊,问道:“晓晓,你好端端的怎么在机场,要去哪里吗?”

    苏晓晓笑了笑,说道:“哦!不是,我刚才泰国回来,飞机刚落地。”

    老苏有些奇怪,问道:“去泰国啊!你一个人吗?什么时候去的,晓晓!

    爸爸和你说过很多次,一个女生在外面不安全……”

    苏晓晓看了看在旁边微笑的夏亦辰,脸一红。

    说道:“知道了!爸,我和同学一起去的,安全没有问题。

    还有别的事吗?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老苏看了看在旁边打着手势催促的小海。

    只好说道:“等等,是这样的,你哥最近辞掉了粤州的工作。

    也想到魔都来看看,我想着我们苏家就两个孩子,在一处也好,也能有个互相照应。

    晓晓,你哥这次来魔都是为了找工作,你在魔都呆了两年了。

    你看有没有什么门路能帮忙照应一下的?小海毕竟是你亲哥哥。

    能帮的你还是要帮一下。”

    苏晓晓冷笑一声,果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终于图穷匕见了。

    老苏打破常规的这个电话,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她的心再一次沉入谷底,从来没有惊喜,老苏张玉兰一直都没有变过。

    她讥讽道:“爸爸!我还是学生,没有什么门路能帮到哥哥。

    还有,我也不需要他照应,他从来也没有照应过我。

    以前不需要,以后也不需要。”

    老苏楞了一下,旁边偷听壁角的苏小海按捺不住了。

    他抢过电话,开始骂道:“苏晓晓,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知不知道自己也姓苏?你就是这么对爸说话的吗?

    苏晓晓,别以为自己翅膀硬了,就可以飞了?

    你别忘了?你是吃谁的饭长大的……”

    苏晓晓冷笑一声,骂道:“苏小海,吃谁的饭也轮不到你来狐假虎威。

    至少,现在我吃的是自己的饭,不需要再看你们的脸色。

    所以,你最好把你那一套威胁我的话收起来。

    还有,我也没有失忆,以前在你们手下吃饭是什么滋味。”

    “你……”苏小海气得七窍生烟,刚要继续开骂。

    苏晓晓那头已经挂下了电话,再打过去,苏晓晓已经关机了。

    苏小海气急败坏,冲老苏嚷道:“爸!你看苏晓晓,哪里还有一点做人女儿,

    做人妹妹的样子?她还像我们苏家的人吗?”

    老苏长叹一口气,说道:“小海,这样不能怪你妹妹。

    她上大学后,我们也没出过一分钱。

    泽浩死后,你妈那个电话,确实也有些过了。

    她有想法,也是难免的……”

    老苏话还没说完,刚刚进门,听了一半话的张玉兰直接开骂了:“什么意思?

    老苏,你是说我对你女儿不好啰!

    你今天给我说清楚,要是这话传了出去,还以为我是苏晓晓的后妈。

    薄待她了吗?你去周围打听一圈,谁家供女儿供到大学的。

    我弟弟家的女儿初中不上,就帮家里赚钱了。

    我现在总算知道了,苏晓晓那个德行就随你。

    在家我就看出来了,对她根本没有指望过。

    她就是典型的白眼狼!养她这么大连句好话都没有。

    小海,你现在就把电话打过去,老娘一年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了。

    还不晓得她现在恶劣成这样,给我把电话打过去。

    我骂她一顿,她就知道好歹了。”

    苏小海苦着脸,说道:“妈!你就是想骂她,也要能找到人。

    人家现在翅膀硬了,电话直接给我挂了,关机了。

    这节奏是要和我们苏家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了……”

    张玉兰一听,更是怒火中烧,她无处发泄,直接摔了茶杯。

    劈头盖脸把老苏一顿臭骂,从老苏她妈怀孕时对不起她,骂到苏晓晓现在的所作所为。

    老苏忍无可忍,也摔了碗,两人脾气都不小,从文攻发展到武斗。

    家里瞬间鸡飞狗跳,一地鸡毛,苏小海见势不好。

    只好冲了上去,拦住两个扭打在一起,年龄加在一起已经一百好几的人。

    长叹一口气,转了转眼珠子,对苏晓晓,决定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家里这摊破事,他一秒钟也不想管。

    他的心,已经飞到了十里洋场魔都的花花世界。

    憧憬在那里实现自己远大的抱负,伟大的理想……

    ****************

    苏晓晓挂下电话后,直接关了机。

    她脸色相当阴沉,这通电话勾起了她不少的回忆。

    那些不愉快的经历,像潮涌般的朝她袭了过来。

    凭着对苏小海的了解,苏晓晓觉得这事没那么容易善了。

    只不过,她和苏小海在家斗争了十多年,苏小海了解她,她也了解苏小海。

    苏晓晓不是傻瓜,她的意志力,战斗力其实一直比苏小海要强。

    在家里,要不是张玉兰的过于偏心,老苏的不闻不问。

    以苏晓晓的本事,没那么容易被苏小海压着欺负。

    这种三个打压一个的处境,任凭你天大的本事也没有胜算。

    更何况苏晓晓在家时,也算寄人篱下,没资源还年少,又因为性别失去了天然的优势。

    所以,苏晓晓很早就明白,在那样的家庭中。

    她不管做什么,永远都得不到重视。

    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远离那个家庭,远离那些破事。

    不过上天是公平的,苏晓晓在家受尽委屈,情商训练得出奇的高,毅力出奇的强,再加上人出奇的漂亮。

    到了外面,相反过得如鱼得水。

    而苏小海,则来了个对调,在家占尽优势的他,到了社会终于体会了一把苏晓晓在家的待遇。

    受尽委屈,却始终不得重用。

    终于,他用了苏晓晓的办法,苏晓晓靠离开家获得了新生。

    他也以为,他换个地方能得到更多。

    苏晓晓心情不好,夏亦辰看到了,他什么也没问,也没有说。

    只是轻轻上前,握住了苏晓晓的手。

    将苏晓晓拉到怀中,抱了一会儿。

    苏晓晓心中一暖,这样的夏亦辰,她相当喜欢。

    就像曾经的泽浩一样,他们尽管了解到她的处境。

    却从不自以为是,横插一脚,让晓晓难堪和恼怒。

    他们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告诉晓晓,他们对晓晓的支持和在意。

    抱了晓晓许久,亦辰轻轻扶起晓晓,问道:“晓晓,后面怎么安排?

    是继续原定计划去医院看康嘉伟,还是我先送你回宿舍。

    你要不休息一下,后面再安排时间去医院?”

    苏晓晓知道亦辰其实是在担心她,怕她情绪还没有恢复过来。

    她暗叹夏亦辰太过紧张了,她知道夏亦辰关心她。

    可惜,他还不够了解苏晓晓,苏晓晓在家呆的环境,可以用恶劣来形容。

    苏晓晓是可以在被张玉兰肆无忌惮打击过后,还要继续做题拿高分的人。

    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她改变计划?

    她笑了笑,摇摇头,说道:“不用!既然都安排好了,没有必要再去改变计划。

    直接去医院吧!去好后,我回宿舍收拾一下。

    今天先搬一部分东西到你那边去……”

    夏亦辰立刻笑逐颜开,他亲亲晓晓的额头,笑道:“苏晓晓!你这么在意我。

    我会很感动的,以后每一天都离不开你了,怎么办?”

    苏晓晓被他逗笑了,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难得配和他一次。

    说道:“离不开就不要离开了,这样总行了吧!”

    苏晓晓难得煽情一次,这个操作立刻将夏亦辰哄得心花怒放。

    夏亦辰笑得很开心,他一时情动,顾不得机场这么多人。

    右手轻轻一托,把苏晓晓的下巴抬高,吻了下去。

    良久,他看着苏晓晓,眼神灼灼,轻轻道:“好!就这么决定了。”

    他直直地看着苏晓晓,仿佛要把苏晓晓融化了在他的眼神中。

    苏晓晓一汗,他再这样下去,医院可以不用去了。

    她只好清清嗓门,咳嗽一声,说道:“夏亦辰童鞋,看够了吗?

    后面还有安排呢?”

    夏亦辰哈哈大笑,凑近她,低低说道:“苏晓晓,今天你表现得这么好!

    你觉得我不补偿你一下说得过去吗?

    嗯!我决定了,去完医院后。

    你赶紧收拾好,去我那边,我们还有正事要做!”

    苏晓晓大汗,夏亦辰一语双关,弄得苏晓晓尴尬无比。

    她只好装傻,对夏亦辰说道:“快走吧!我们还要去拿行李呢!”

章节目录

版权声明:《凤凰女苏晓晓的美丽人生》版权归原作者及相关权利人所有。如本网转载之部分内容不慎侵犯了您的相关权益,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