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6 恶徒

    本次入学的考生一共分了四个班级,按成绩从高到低依次是天子甲班,天字乙班,地字甲班,地字乙班。

    顾大顺考了第二,理所当然进了天字甲班,萧六郎倒数第二,进的是地字乙班。

    至于顾小顺这个关系户,则也被分到了地字乙班。

    原本顾大顺还想着顾小顺究竟救了个什么大人物,可到头来也不过是进了最差的班而已,看来对方在天香书院并不是太说得上话。

    “那边就是地字乙班,你去吧。”顾大顺给顾二顺指完路便转身往天字甲班去了。

    顾二顺从小就梦想和大顺一样去上学,如今终于如愿以偿,自是乐得不行。

    不过想到自己居然和萧六郎分在了同一个班,心里有点儿不乐意,他虽不知道天字甲班、地字乙班究竟是几个意思,可萧六郎考了倒数第二,他去的班能是什么好班?

    回头得找到那个被顾小顺救过的老爷,让他把自己调去顾大顺的班!

    顾二顺理所当然地想着,浑然不觉得这想法有什么不对。

    他轻蔑了看了在座的学生一眼,扬起下巴就要进去,忽然,讲座上的夫子开口了:“你是谁?”

    顾二顺道:“我是新来的学生,顾二顺。”

    夫子闻言不再看他,淡道:“哪里来的蹭课的?班上没这个人,给我出去。”

    顾二顺就是一怔。

    所有学生都朝他看了过来,顾二顺的脸唰的一下涨红了:“我……我是……”

    “顾小顺到了吗?”夫子打断他的话。

    课堂里很静。

    “顾小顺到了没有?”夫子又问了一遍。

    学生们窃窃私语了起来。

    顾小顺,顾二顺,摆明就是有什么关系的,夫子却连问也不问……

    学生们窃窃私语了起来,再看顾二顺时眼底多了一分耐人寻味。

    顾二顺的脸子挂不住了,转头去找顾大顺,原本指望顾大顺能替他解决这个难题,却不料天字甲班已经开始上课了。

    顾二顺无处可去,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一堂课结束后,顾大顺被自己班的夫子叫了出来。

    “陈夫子。”顾大顺恭敬地行了一礼。

    陈夫子想了想,问他道:“你弟弟入学的事你知道吧?”

    顾大顺点头:“我知道,书院的一位管事亲自将我弟弟的入学文书送去村子的,请问……是出什么事了吗?”

    陈夫子蹙了蹙眉:“被录取的是顾小顺,来的却是顾二顺,你可知情?”

    顾大顺一瞧陈夫子的脸色,便感觉这事儿不对劲。他眼神一闪,垂眸道:“我不知情,我先走的,那两个是二叔家的弟弟。”

    “我明白了,你先去上课吧。”陈夫子道。

    “夫子,我弟弟他……”顾大顺看向陈夫子,神色有些不安。

    陈夫子摆摆手:“没事,是你二叔家的事,不与你相干。你好好上课,这次考得不错,院长很看好你。”

    顾大顺去上课了。

    他望了眼走廊的方向。

    顾二顺胆儿小,应该不会乱说话。

    ……

    却说顾娇去集市后,直接来到了从前的摊位,大家似乎都知道她要来这里卖山货,早早地把位子给她留着了。

    顾娇今天带了新摘的蘑菇,以及晒干的黑木耳。

    “这个能吃吗?不是说有毒?”卖番薯的婶子捏着一片黑木耳问。

    “我卖的,能吃。”顾娇说。

    经过暴晒风干的黑木耳已经没了鞣酸与卟啉,不会引起任何中毒反应。

    卖番薯的婶子信她:“我能还用番薯和你换吗?”

    顾娇点头:“嗯。”

    篓子里的黑木耳与蘑菇又被附近的摊贩们用小菜换走了大半,剩下很小一部分才是真正卖给了过往的行人。

    顾娇单手抓起背篓。

    那么沉甸甸背篓,萝卜番薯冬瓜南瓜应有尽有,却被她轻轻松松地就给抓起来了。

    众人目瞪口呆地目送她走出集市。

    顾娇没回村,而是往一条灰扑扑的巷子里去了。

    薛凝香也来集市了。

    她婆婆的老寒腿又犯了,她没钱去镇上的医馆,只得来集市找赤脚郎中买点草药。

    买完药,她正要回去,却无意中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定睛朝对方望去,确定自己没看错,不由地更疑惑了。

    “她怎么会来这里?还往那种地方去了?”

    那条巷子后可不是什么好去处,就薛凝香知道的便有赌坊、窑子、黑作坊……

    薛凝香实在想不通顾娇去那里做什么。

    是被人骗了还是……

    薛凝香皱了皱眉头,快步跟上。

    然而她刚穿过巷子顾娇便没影了,对面是一间大赌坊,左边是窑子,右边不知是啥,不时有凄厉的惨叫声传出来,还有人鼻青脸肿地跌出来,之后,吐血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薛凝香吓坏了,转身就要往回走,却被几个痞里痞气的男人堵在了巷子里。

    “哟,哪里来的小娘子?长得可真俊呐!”

    “可不是?陪哥几个玩儿一下?”

    前面的两个男人一边说着,一边朝薛凝香伸出了咸猪手。后面两个虽没动手,却也猥琐地笑了起来。

    四人朝她围过来,将她围得水泄不通。

    薛凝香要叫,却被其中一个男人捂住了嘴巴。

    这四人仿佛不是头一回做这种事了,配合得极好,一个人捂嘴,另外两个将她架起来,然后所有人开始对她上下其手。

    薛凝香叫也叫不出,动也动不了,绝望的泪水夺眶而出!

    就在此时,几人身后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哎,让开。”

    几人正在兴头上,猛地听到女人的声音,暗自一喜,又有送上门来的?

    可他们一扭头,看见的却是一个脸上长着红斑的小丫头。

    脸那么丑就算了,身板儿还瘦,一看就没长好。

    几人顿时没了把她一并压在身下的兴致,捂住薛凝香嘴的那个男人喝道:“滚一边儿去!”

    “我说,让开。”

    她声音不大,语气透着一股子漫不经心,然而不知怎的,所有人心里都漫过一层古怪的寒意。

    “嗤~”还是那个捂住薛凝香嘴巴的男人,他不屑地笑了,放开薛凝香朝顾娇走来。

    他一拳朝顾娇砸了过来!

    薛凝香不忍直视闭上了眼!

    咔!

    “啊——”

    骨折声,惨叫声,所有人皆是一惊。

    顾娇没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抓住第二个男人的领子,将其狠狠地摔到了墙壁上,当场把人摔晕了。

    余下二人朝她扑来,却连她一片衣角都没碰到,便被她接连两脚踹中要害,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然而就在此时,第一个倒地的男人突然挣扎起身,抓着一块板砖朝顾娇的后脑勺拍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