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1章 流放奋斗史

    宋襄一进门,就感受到屋子里暖香暖香的,女人味粘连在这栋房子的每一个角落。

    “怎么?你那个狗老板穿上裤子不理人了?”顾涟给宋襄倒了杯水,顺势在她身边坐下,两条纤细的长腿交叠在一起,性感又妩媚。

    宋襄习惯了她说话直接,端着杯子猛喝了一口:“我离开他身边了。”

    顾涟擦头发的动作顿了顿,哟了一声,“你这是忽然生出骨气了?”

    宋襄扯了扯唇,语气自嘲:“捞得也差不多了。”

    顾涟皱眉,不大喜欢她这个说法,直觉有事情发生。

    宋襄没隐瞒,把这两天的事说了个大概。

    顾涟吹干了头发,丢开毛巾,俯身去茶几底下找烟,打火机都点着了,忽然想起来宋襄在身边,她又信手丢开了烟。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宋襄耸耸肩,故作轻松,“先把这三个月混过去吧,等解了合同,我再开个小事务所,也够养活我跟妈妈的。”

    顾涟眉心收敛,觉得这合同三个月之后也未必能解,但她没说出来。

    她看了一眼宋襄,说:“三个月也是时间,混日子没意思,虽然只是销售汽车,但这行三教九流都有,冷不丁就冒出来一条人脉。”

    宋襄沉默,她在严厉寒身边久了,也难免产生错觉,好像自己单干的经济环境和严氏集团是一样的。

    其实不然,严氏集团历经四代,上面还有几代军政累积,是真的跨国综合性企业,她就算干一辈子也难望其项背。

    顾涟看她沉思,又说:“你卖车接触的这批人,可能才是你未来创业的人脉。”

    宋襄捏了捏眉心,豁然开朗,又觉得凄凉不已。

    她自以为是在大企业呆了五年,出来时却还是只能从底层摸爬滚打。

    她抬头看向顾涟,说:“涟姐,谢了,我明天就开始努力上班。”

    ……

    顾涟很讲义气,把主卧让给了宋襄,早上起早给她做了早餐,还开车送她去上班,一路上又说了不少销售经验。

    “销售这一行,哪哪儿都一样,就别把自己当回事,狗哈哈的舔就对了。”

    宋襄按了按还在隐隐作痛的太阳穴,忽然觉得压力山大,“当年去面试严氏都没这么紧张。”

    顾涟在她公司正门口停下车,悠悠地靠在车里,说:“离开那狗男人也好,要不然等他把你耗到三十岁,那你才是正儿八经的废物呢。”

    宋襄心里一动,觉得这话又痛又爽,刺激得她脑细胞开始活跃。

    她关上车门,跟顾涟告别,转而踩着高跟鞋往公司里走。

    清早起来第一仗,绝对不能输了。

    刚一进门,正搭着蒋婷婷肩膀的王勇松开了手,堆着笑走向了宋襄。

    “小宋这就来啦?”

    宋襄扯了扯唇,淡淡地一笑,“没什么大问题,总不能耽误工作吧,王主任您都这么早到,我要说仗着生病就偷懒也说不过去。”

    她昨天还端着一副架子,今天说话就这么委婉好听,王勇一时间有点没适应,转念一想就心里一喜,以为宋襄是要巴结自己。

    “做过首席秘书的人就是不一样。”王勇爽朗地笑,顺势就搭上了宋襄的肩膀,“咱们销售虽然比不上一线,但只要好好干,也是有前途的嘛。”

    宋襄自然地走向座位,顺势避开了王勇的手,又随口一问。

    “王主任,昨天那一单定了吗?”

    “定了。”王勇手一挥,朝蒋婷婷努了努嘴,“这事儿多亏了婷婷,昨天下午忙活了半天呢。”

    周围人都是八卦精英,一听这种涉及业绩的话题就都竖起了耳朵,等着看宋襄的反应。

    蒋婷婷抱着文件夹,笑容甜甜的,“也没什么啦,都是同事嘛,举手之劳呀。”

    宋襄面带微笑,从包里拿出杯子去倒茶,“那多不好意思,总不能让你白帮忙。”

    她喝了口水,说:“这样吧,业绩我分你一半。”

    蒋婷婷脸色变了变,没说话。

    “小宋太见外了,大家都是同事,这一单两单的何必分这么清呢。”王勇笑着打哈哈,搭着蒋婷婷的肩膀把她往边上推,一边跟宋襄讲场面话,“你是前辈,以后还要多照顾婷婷啊。”

    宋襄心里清楚,这单业绩估计是全都进了蒋婷婷的口袋,她刚才那么说只不过是想告诉所有人,她不是傻子,谁也别想占她的便宜。

    “成。”她点了点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长相明艳的蒋婷婷,“以后大家互相照顾吧。”

    蒋婷婷抱着文件,吐了吐舌头,作出天真烂漫的样子,转头又蹦蹦跳跳地往前台跑了。

    要不是宋襄见惯了职场上的妖精,也会觉得这是个刚入社会的小甜心呢。

    她舒了口气,打开手机看时间,不经意间掠过头条上的娱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