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11章

    第11章

    苏颖曾经全心全意依赖一个男人,在她生命中最美好的年华里。

    原以为自己是朵美丽娇艳的玫瑰,被谁采摘从此便属于谁,却没成想,那人只是见证她盛放的一个过客,始终无法给她最终的归宿。

    他离开了,永远见不到面的那种。

    于是她变成一个废物,万事都要从头学起,困难无助时,也只能靠自己。

    后来她才终于明白,没有人会永远陪着她,所谓的永恒,只不过是每个人奢望又无法实现的愿望而已。

    所以,她不想再依赖任何人。

    苏颖没接受郭尉的帮助,生意上的事摸爬滚打,自己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来才更踏实。

    这与在小村镇做买卖完全不同,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虽说各行各业销售法则都是共通的,但她始终觉得郭尉一些看法未必全都对,店铺目前状况尚可,没到经营不下去的地步。

    当然,她也并非把骨气摆在第一位,全部拒绝太过矫情,毕竟日常生活开销不小,养家糊口是两人共同义务,能者多劳,郭尉这方面还是很大方的。

    除了每个月固定的家用,他还给过她一张卡,苏颖收下了,却从未用过,更不知限额是多少。

    再一次降温的时候,苏颖拿了一批早春季节的单品,还有几个月就是新年,之后气温渐渐回暖,很快就会有人来买轻薄的服饰。

    几个硕大纸箱堆在储物间门口,临近打烊才有时间盘货。

    周帆留下来帮她,一个对照订购单上的数量及价格,一个扫条码录入系统,两人配合有条不紊,动作倒是挺迅速。

    期间周帆手机在柜台上振动了几次,苏颖看了看剩下的活儿:“我来收尾吧,估计你男朋友担心了。”

    周帆瞄了下屏幕,抿抿嘴:“不是他。”

    苏颖瞧她一眼。

    她有些难为情地吐了下舌,将手机调成静音,扣了过去。

    两人继续干活,直到十点钟才收拾东西关门。

    走廊上寂静昏暗,只有安全出口的地方泛着幽幽的光,商铺全部关门了,橱窗里的模特线条也不如白天柔和。

    她们和看更大爷道了声谢,便从商城后面的货梯下去。

    “你家是不是在南园街后面那条巷子里,我送你一趟。”

    苏颖说。

    “不用了颖姐,我打个车挺方便的,时间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

    苏颖想了想,“听说南园那边有家面馆最近挺火的,上车吧,我顺道过去吃碗面。”

    苏颖摘了背包,先坐进驾驶位。

    周帆立即小跑着绕过车头,也坐了上去。

    “颖姐,我知道那家面馆的位置,我带你过去。”

    她笑嘻嘻说:“我也饿了,要不给个机会,我请你?”

    “不着急回家?”

    她声音立即降了几度,有气无力道:“有点儿心烦,不想回去。”

    苏颖扭头瞧瞧她,启动车子:“今天算加班,我请你才对。”

    南园是邱化市比较有名的街道,两旁矮楼多建于上世纪,陈旧复古却也别有韵致,多是一些古玩字画店、皮革店、银饰店,另外还有一些旗袍店。

    这里白天游客较多,本地人很少来,只营业到晚上八点钟。

    由一道铁栅栏分隔开,马路对面的小吃街完全是另外一番光景,冬日的深夜,仍旧人潮喧闹热火朝天,充满烟火气息。

    她们把车停进泊车位,步行进去。

    苏颖提到的那家面馆不太起眼,里面只有几平米大,摆着三张桌子,都坐着人。

    苏颖没什么耐心等,刚想叫周帆随便吃些别的,老板却招呼她们往里走。

    穿过昏黄的走廊,推开后门,半透明的厚塑料遮住视线,里面影影绰绰映着食客的身影。

    这里本是片废弃的空地,反而被老板利用起来,四面用塑料围住阻挡冷风,头上却毫无遮挡,抬眼便能看见星空。

    两人撩开塑料帘子进去,热气扑面,意外温暖。

    寻个角落坐下,苏颖原本不饿的,热气一烘,胃里反倒觉得空荡荡。

    她看着沾满油垢的菜单:“一碗炸酱面,一个萝卜蛤蜊砂锅,酸辣土豆丝,拌黄瓜。

    你呢?”

    周帆说:“醋卤拌面,尖椒肉片。”

    没多久,面和菜陆续端来。

    两人没怎么说话,先埋头吃了一阵。

    “颖姐,”周帆忽然问:“你觉得男人出轨和男人有暴力倾向,哪个更容易接受?”

    苏颖正喝着碗里的蛤蜊汤,顿了顿,抬头:“干嘛问这个?”

    “没事儿,就随便聊聊。”

    苏颖觉出她这几天不太对,总是魂不守舍,收到信息的频率比以往高,看了却很少回复。

    她搁下碗筷,玩笑问:“难道是故事女主人公的男朋友出轨之后还打了人?”

    “那倒没有。”

    她咕哝着,一碗面已经见了底:“主人公是我。”

    她喜欢直来直去,试探地问:“颖姐,你愿意听我唠叨唠叨不?”

    周帆在邱化没什么朋友,多日相处,感觉和苏颖特别聊得来,不自觉就多出几分亲近感。

    苏颖点头:“好啊。”

    周帆说:“我以前的男朋友最近又来找我了。

    我们是高中时候好上的,大概在一起七八年吧,后来他去大城市工作,我们距离隔得远了,很少见面,男人嘛可能都不甘寂寞,他背着我和同事搞在一起,我在他手机里看到一些……恶心的照片。

    我当时特伤心,哭过闹过……还拿刀片划过手腕,”她吐吐舌,有些难为情,“最后他妥协,说可以回到我身边,但已经不是原来的感觉了。

    颖姐,你知道我当时什么感受吗?”

    “什么感受?”

    “觉得一切都没意义了。”

    “然后就分手了?”

    周帆点头:“一年前分的。

    八年,时间真的不短。”

    隔壁桌上温着一壶烧酒,淡淡的气味飘过来,苏颖有点馋。

    她“嗯”了声,漫不经心地说:“心给别人了,什么都给别人,要根白萝卜也没多少用处。”

    周帆反应几秒钟,一口土豆丝差点喷出来,趴在桌上笑得不可抑制,半刻才说:“要是萝卜还好了呢。”

    苏颖也笑了下。

    她卷起袖子,不知何时点了根烟,懒懒地靠着椅背,眼帘轻垂,一口一口慢慢吸着。

    周帆目光不由被她吸引,她眼尾微微上扬,鼻直挺,唇峰立体。

    她极少化妆,脸上总是清清淡淡,至多涂个口红。

    现在口红也抹去,喝了汤的缘故,唇色被浸润的嫣红有光泽。

    周帆始终觉得她身上有种独特气质,时而张扬,时而惆怅,像个有故事的人。

    她更欣赏她的做事风格,果断坚定,不拖泥带水,风风火火又独立潇洒。

    苏颖无奈地叹口气:“我脸上有花吗?

    看完没有?”

    周帆贼贼一笑:“姐夫是白萝卜?”

    苏颖微愣,女人污起来境界要比男人高很多。

    她白了她一眼,敷衍过去:“腌萝卜还是水煮萝卜啊。”

    她道:“接着说,之后呢?”

    周帆收起笑容,说:“跟他分手后半年,我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不是对我不好,是太好了,好的让人透不过气。

    他占有欲很强,心眼又小,我和别的男人多说几句话,他就要发脾气,而且每次吵架时,我都怀疑他有暴力倾向。”

    苏颖表情稍微严肃:“打过你?”

    “倒是没有,就是吼啊摔东西什么的,能把家拆了的那种。”

    她撑着下巴,叹了声:“现在前任又找来,颖姐,你说我该怎么办?”

    苏颖想,周帆心中惦记着谁,她自己其实很清楚。

    旁观者的立场,她觉得两个男的都挺渣,但毕竟不是当事人,没掺杂感情,做出什么决定都是容易的。

    何况自己情感经历都一塌糊涂,哪有资格去当别人的爱情顾问。

    她只说:“怎样选择都当机立断吧,不管对方人品怎样,别让别人在我们身上挑出毛病,你说呢?”

    这个答案很理智了。

    周帆也知道不能两边都拖着,点点头说:“我清楚的。”

    她不由舒一口气:“跟你吐槽完,觉得心里舒服多了。”

    正说着,苏颖电话响,是郭尉打来的。

    那边问她回家了没。

    苏颖说:“没,和朋友在外面吃饭。”

    她报了个地址,刚好郭尉在附近,可以顺路接她。

    苏颖道:“不用了,我开车来的。”

    里面又说了什么,她便应了声,没再坚持。

    刚好两人吃的差不多,去前面结账离开。

    到路口时,郭尉的车已经停在那里,没有熄火,亮红色的尾灯发出柔和光芒。

    时间不算早,郭尉让司机提前回去了,饭局上他喝了些酒,此刻后排右侧的窗户开着,男人后脑枕着椅背,双目微合,喉结由于姿势变得更加突出性感。

    苏颖敲两下车门。

    郭尉微蹙着眉睁眼,好看的瞳仁深浓漆黑,唇轻抿,一半面孔掩在黑暗之中,侧脸轮廓硬朗立体。

    这是周帆第一次见到他,竟被惊艳到,对着苏颖小声说:“天呐颖姐!原来你老公这么帅!”

    苏颖也不由去打量他。

    郭尉看见还有外人在,系好西装扣子,推门下车,眼神自然而然投向苏颖,等待着她为彼此介绍。

    苏颖说:“我朋友,周帆。”

    “这是我老公。”

    郭尉微微颔首,率先伸手:“郭尉。”

    他短促握了下便松开,并未因为彼此身份的悬殊而有一丝不耐或目中无人,工作以外,郭尉待人向来亲和有礼。

    周帆狗腿道:“姐夫好!”

    郭尉弯唇。

    原本她们要在路口分开,各自回去的。

    周帆无意中看了眼手机,脸色一变,之前调了静音,竟错过男友给她打的二十几通电话。

    这里离住处还有一段距离,苏颖坐进驾驶位,招呼她上车,将她送至小区楼栋门口。

    周帆解开安全带,“谢啦,颖姐。”

    又回头:“姐夫再见。”

    郭尉说:“再见。”

    死孩子下车前又贴她耳边补充一句:“颖姐,我觉得你还是水煮萝卜吧。”

    苏颖瞪着她,冷笑:“口味重,要你管。”

    她小小声:“做法不重要,货真价实才重要。”

    “滚。”

    苏颖赐她一个字,想想又说:“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周帆点头,站车窗外挥挥手,转身跑进楼道。

    苏颖在前方掉头,开出小巷,郭尉仍旧稳稳靠着后排椅背,没有坐到前面来。

    她在内视镜中看他,刚好撞到一双幽深的眼。

    半刻,苏颖目光转回前面:“你喝了酒,干嘛让老陈先回去?”

    “老陈家里有事,一去一回太耽误时间。”

    “可以找代驾。”

    “如果你没有在附近,可能会叫一个。”

    苏颖说:“你最好别坐得太舒服,我会以为自己是司机。”

    郭尉好像故意与她作对,稍微松弛肩膀,后脑枕着椅背,略垂眸,若有似无地瞧着镜中的她,目光稍稍带些痞气。

    苏颖瞪着他。

    郭尉说:“好好开车,看前面。”

    她狠狠剜了他一眼。

    郭尉笑笑。

    路上清净极了,一条宽阔马路仿佛可以通到天际。

    苏颖没好气:“下车记得付车费。”

    他却问:“刚刚你们在聊什么?”

    苏颖抿了下唇,当然不会告诉他:“知道太多容易被灭口。”

    又强调:“还有存车费,记得付。”

    郭尉没说话,舒适地闭上眼。

    苏颖:“付钱!”

    隔了会儿,他轻飘飘吐出两个字:“欠着。”

    当晚,苏颖没有接到周帆的电话,拿起手机犹豫再三,终究没有打过去。

    第二天,周帆发消息和她请假。

    苏颖隐隐觉得有事发生,刚想问原因,那边又发来一条:“颖姐,我决定了,两边都没有坚持下去的意义,我全放弃了。”

    苏颖:“你没事吧?”

    她盯着手机看了会儿,直到屏幕转黑才收到回复。

    周帆:“没事,放心吧,我可能多请几天假,有些事要好好处理一下。”

    苏颖说:“安心去办。”

    隔几秒,又回:“照顾好自己。”

    周帆不在的日子,苏颖又恢复到忙碌状态。

    工作日较冷清,傍晚时分光顾的客人才会多起来。

    休息日红色票子多一倍,却要从早忙到晚。

    可是,不知为何,某个周末的顾客忽然也变得稀稀落落,问了隔壁老板,才知道瀚阳路的星海广场今天开业庆典。

    苏颖想了想,觉得应该抽个时间过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