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8章 撒泼

    早起惯了,公鸡只叫了两遍,关晓柔就醒了。

    看着睡在枕边的金锋,心里倍感满足踏实。

    忍不住往金锋怀里拱了拱,小猫一样,用脸轻轻蹭着金锋的胸膛。

    在金锋怀里赖了一阵儿,然后轻轻掀开被子,起床做饭。

    吃过早饭,金锋去镇上把野兔卖了,换了三十斤大米和一些零碎的日常用品。

    当然,还买了些花生梅干之类的小零食,打发熊孩子。

    三十多斤东西不算重,但是山路难行,布袋背着也不舒服,走走歇歇,回到家都过了午时。

    关晓柔毕竟初经人事,关晓柔走路姿势都不太对,可还是忙着跑前跑后,端水擦汗。

    “行了,歇一会儿。”金锋把关晓柔按到椅子上,瞄了一眼大腿位置:“还疼不疼?”

    关晓柔红着脸摇了摇头。

    “撒谎可不是好孩子。”

    金锋伸手在关晓柔琼鼻上刮了一下。

    “人家早就不是孩子了!”

    “对对,昨天晚上已经是个小媳妇儿了。”

    “当家的……”

    关晓柔又羞又恼,小脑袋拱进金锋怀里,差点把金锋顶个跟头。

    “嘿,看我怎么收拾你!”

    金锋一把把关晓柔搂进怀里,上下其手。

    关晓柔一下子变得烂泥一般,瘫在金锋怀里,一双大眼睛变得水汪汪的。

    小夫妻俩正玩闹着,门口传来一道不和谐的声音:“金锋,出来!”

    关晓柔听到有人说话,触电一般腾的一下弹了起来。

    往外看了一眼,发现从院子看不到这里,这才松了口气,娇嗔的白了金锋一眼,红着脸整理衣服。

    两人走进堂屋,看到泼皮谢光一步三晃的进了院子。

    一进来就盯着关晓柔猛看。

    关晓柔厌恶的瞟了谢光一眼,低头进了里屋。

    “你来干什么?”

    被打扰了二人世界,金锋的语气也非常不爽。

    “你爹以前找我借了十斤麦子,以前看你可怜,我一直没来找你要,现在我家多了一张嘴,揭不开锅了,你把麦子还我吧。”

    谢光像回了自己家一样,大大咧咧的拉了个凳子,坐到院子里。

    “我爹找你借了十斤麦子?”

    金锋被气笑了:“你见过十斤麦子吗?”

    西河湾谁家最穷,嗜赌成性的谢光绝对排第一,名副其实的家徒四壁,睡觉的床都被他卖了钱赌博。

    如果不是村里人念着他爹当年的情分,不忍心看着谢家断了香火,在过不下去的时候给口饭吃,他早就饿死了。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十斤麦子借给老铁匠?

    摆明了是来讹诈。

    “赶紧滚蛋,别在这里丢人现眼招人烦。”

    对于这样的泼皮无赖,金锋实在懒得搭理。

    “金锋,看你的样子是准备赖账了?”

    作为资深泼皮,谢光既然来了,就表示做好了准备,哪里是金锋三言两语就能打发的?

    往门口看了一眼,站起来扯着嗓子喊道:“大家来评评理啊,金锋借粮不还啦!”

    门口,一群在后山挖野菜的妇人结伴回村喝水,正好走到金锋家附近,听到谢光的嘶喊,全都凑到低矮的围墙边。

    观众已经就位,谢光往地上一坐,开始了他的表演。

    “大家给评评理啊,老金大前年找我借了十斤麦子……”

    一边喊还一边拍地,把耍赖大法施展的淋漓极致。

    娱乐匮乏的年代,这绝对算个大瓜。

    村妇们一个个的眼睛都快要放光了。

    “你们说,老金有没有找谢光借粮?”

    “怎么可能,谢光这样的,不找老金借粮就不错了,哪儿有粮食借给老金?”

    “那谢光怎么跑来要粮?”

    “还不是知道金锋卖了兔子买了粮食,过来讹人呗。”

    “金锋也是,刚刚有点钱买粮食就瞎显摆,这下好了,被谢光盯上了。”

    “不是金锋显摆,他从镇上回来,在村口打谷场遇到了三婶子,非要扯着他的布袋看看买了什么,三婶子那个人你也知道,是个大嘴巴,这不就传的整个村子都知道了。”

    “这下金锋倒霉了,谢光就是个狗皮膏药,不给几斤粮食,谢光肯定不会走的。”

    看热闹的村妇,七嘴八舌议论着,看得兴趣盎然。

    “父债子偿,天经地义,金锋,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读书人,你爹死了就赖账,对得起你爹吗,对得起读的圣贤书吗?”

    谢光指着金锋,演得更卖力了。

    不得不说,谢光的演技还是可以的,语气、表情都很到位,对人心的把握也很准确。

    如果还是之前那个书呆子金锋,很有可能会觉得丢人,选择息事宁人。

    但此时的金锋从大一就开始兼职,早已受过各种社会的毒打,谢光这种撒泼在他看来就是小儿科。

    见谢光撒泼打滚不肯走,冷笑一声,点了点头:“要粮食是吧,没问题,可以给你。”

    谢光脸上一喜,刚准备接话,就听到金锋继续说道:“不过你先把你娘欠我的二两银子还给我。”

    “我娘什么时候找你借银子了?”谢光一脸懵逼。

    “十年前,你娘得病那一年。”

    “十年前你才八岁,哪儿来的二两银子?”

    “你十六岁能有十斤麦子,我八岁为什么不能有二两银子?”

    “我……我……”谢光一时间竟然找不到话反驳。

    院子外,一群村妇都嘻嘻哈哈笑了起来。

    “行了,别演戏了,要么你拿出凭据,证明我爹找你借了十斤麦子,要么赶紧滚蛋。”

    金锋指了指门口。

    “书呆子,你是铁了心要赖账是吧?”

    谢泼皮发现说不过金锋,也懒得演了,起身拍了拍屁股:“既然给你脸不要脸,那我也没必要再跟你客气了,今天这粮食你给也得给,不给也得给!”

    “怎么,你还想硬抢不成?”

    金锋不屑的瞥了谢泼皮一眼。

    前世为了挣钱,金锋曾经在拳击馆做了两年陪练,挨得揍多了,身手也就练出来了,不少专业拳击手都不是他的对手,区区一个经常吃不饱饭的泼皮,还真没放在眼里。

    “不是抢,是讨账!”

    谢泼皮撸了撸袖子,面目狰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