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二章 一切还来得及

    直到小赵夫人嫁进宁府,众人才知宁光焰早在外置了外室。

    小赵夫人的娘家是商户,在京城算得上屈指可数的富商……

    “小姐,你怎么了?”桑叶见宁蔚愣怔得出神,出声问道。

    宁蔚回过神来,问道:“今儿府里有客人?”

    枣花与桑叶对视一眼,两人往前走到宁蔚的床边,一个伸手摸宁蔚的头,一个伸手握住宁蔚的手。“小姐,你忘了,今儿是大爷十九岁生辰。”

    桑叶口里的大爷,是小赵夫人的儿子宁阳,比宁蔚长四岁,比兄长宁宇还长一岁。

    小赵夫人嫁进宁府做填房以后,宁阳顺理成章的成了宁府的嫡长子,宁府的大爷,兄长宁宇成了二爷。

    宁蔚听到生辰二字,顿时一个激灵,抬起另一只手挡开枣花的手,坐直身来问道:“今日是永平二十年的五月二十四?”

    宁蔚惊讶的声音里透着期待,甚至有些激动!

    宁阳是五月二十四日的生辰!

    枣花一脸担忧的看着宁蔚,边点头边说道:“是,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觉醒来跟魔怔了似的?今儿是永平二十年的五月二十四日呀,大爷十九岁的生辰。有什么问题吗?”

    宁蔚顾不上枣花的问题,得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宁蔚边起床边说道:“给我梳洗,我要去给祖母请安。”

    宁蔚激动得浑身发颤,永平二十年五月二十四,她竟然回到这一天!

    此时,她神志清明,她的名声还在,祖母还在,一切还来得及,老天爷厚待她了!

    桑叶为难道:“可是,这些饭菜……

    还有,老夫人那边,这会儿,怕是有客人在。”

    听了桑叶的话,饭菜!

    宁蔚看向食盒,骤然冷静下来,对呀,一切尚未发生,她急什么呢?

    事情需一步一步的来,不急不躁,方能成事。

    既然回来了,她断不会让悲剧再重演。

    上一世的悲剧,她反复的想了许久。她曾怀疑过是饭菜的问题。可等她想起饭菜之事时,所有痕迹都被抹掉了。

    宁蔚重新坐了回去,想了想,说道:“桑叶,将这些饭菜一样取些留下来,其余的,拿去后角门喂大白。”

    大白是条通体雪白,不带一根杂毛的狗。这狗,还是石景扬送给兄长的。

    因宁阳不喜欢狗,小赵夫人不让兄长将其养在前院,兄长只得将大白送到后院来。

    “这……小姐,这不大好吧?”桑叶诧异又疑惑的问道。

    枣花也是满脸诧异的看着宁蔚,“小姐,这样做,确实不大妥。

    这府里,唯有老夫人与大爷真心待小姐,小姐将老夫人送过来的饭菜拿去喂大白……若让老夫人知道,老夫人该伤心了。”

    宁蔚的生母去世后,钱老夫人心疼孙子孙女没有娘亲,便将宁宇与宁蔚接到静安堂,放在自己身边照看。

    宁宇在静安堂长到七岁搬去外院。

    而宁蔚,则在静安堂长到十二岁,方才搬到现今住的芳菲苑。

    宁蔚在静安堂生活了十二载,钱老夫人的节俭,她何尝不知?

    宁蔚看眼沙漏,说道:“此时正值饭点,前边又有客人,这会儿,众人不是在前边忙活,就是在厨房那边吃饭。

    后角门这边,应该没人,你悄悄的将饭菜送过去,躲在边上看着,看大白有什么反应?”

    桑叶反应极快,难以置信的看着宁蔚,结巴的问道:“小姐,你的意思,这饭菜……”

    桑叶边说边指了指食盒,后面的话没有问出口。

    宁蔚没有接桑叶的话,看看桑叶与枣花,转而看向食盒,问道:“你们没发现有异常?”

    桑叶看看食盒,又看看枣花,最后将目光落到宁蔚身上,摇摇头说道:“奴婢愚钝,没看出有异常,还请小姐明示。”

    宁蔚看向枣花。

    枣花迟疑一下,试探的回道:“小姐,你是说,这食盒……不是老夫人院子的,这些饭菜,也不是老夫人让人送过来的?”

    宁蔚的祖父宁旭东在世时,只是鸿胪寺的一名小吏。

    宁蔚的父亲宁光焰资质不算出众,科考时只取得三甲,同进士。

    宁旭东花空心思到处求人,才将儿子弄进工部任职。

    在京城,宁府这样的人家,只是一般的官宦之家,日子过得算不上富足,与显赫的功勋世家没法比。

    宁蔚点点头,“祖母淡泊惯了,身边所用的物件,除了净空大师赠予的那串佛珠手串是紫檀的,其余的物件,有哪样是紫檀的?更别说在食盒上镶红宝石了。”

    桑叶眼前一亮,恍然大悟,“对呀,静安堂的物件,多是竹藤所制,这紫檀红宝石的食盒,该是夫人院子的。杨嬷嬷怎么拿夫人院里的食盒来给小姐送饭菜?”

    “可是……这饭菜?有问道吗?”枣花没接桑叶的话,看向宁蔚说道,“平日里,夫人待小姐客客气气,夫人她不会在小姐的吃食里做手脚吧?”

    宁蔚往后靠了靠,问道:“以往,杨嬷嬷待你俩也是客客气气的,可近来呢?待你俩如何?”

    刚刚,宁蔚从杨嬷嬷的话语里听出了嫌弃与不耐。

    想想她在静安堂住的那些日子,杨嬷嬷就是责备,话语里多少带有几分关切。

    杨嬷嬷何时变成这样的?

    好像从她搬出静安堂,不在祖母跟前后,杨嬷嬷待她的态度便大不如从前。

    待她这个主子是这样,待她身边的丫鬟就可想而知。

    枣花与桑叶纷纷垂下头,回不上话来。

    宁蔚看眼二人,说道:“不用沮丧,给你们说这些,只是让你们心里有数。照我说的做,赶紧去吧。”

    桑叶点头应下,转身将食盒打开,看着碟子里少得可怜的几样饭菜,嘀咕道,“这么点菜,还真是抠搜……”

    枣花看眼宁蔚,抬手扯了扯桑叶的衣摆。

    桑叶抬头看眼宁蔚,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从各碗里夹一筷子放到小碟里,再将其余的并到一个大碗里,端着碗准备出门。

    “等等!”宁蔚扬声叫道。

    “小姐还有吩咐?”桑叶停下来,转身看向所宁蔚。

    宁蔚说道,“从后门出,别让人看见。”